场景构思

1、名称

 

惠新里小学废旧物资堆积处

 

2、地理位置

 

学校在北京市朝阳区的惠新里社区里。

 

堆积处的校内具体位置在操场旁边,学校最西南的角落,北面是操场,东面是L型教学楼。

 

3、大致面积

 

100平方米

 

4、存在的时间/历史沿革

 

1992年,因为城市建设规划,学校搬迁至新址——惠新里示范街内。校园西南角有一处没有合理利用占地资源建筑后的残余空地,后被用来当作物资堆积处。

 

2015年4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与惠新里小学正式合作,共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附属小学,展开资源共享和全面深度合作,共同探索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的协同创新路径。校内进行了大型整改,重建操场、教学楼、校门等,废旧物资堆积处因过于破旧且浪费占地资源被移除。

 

5、建筑特色

 

不存在建筑,是一块长方形空地,差不多长20米宽5米的比例,整体看起来更像一个废旧仓库。开口处与操场相连,是一扇普通的黑色铁门,破旧到轻轻推开一点角度就会发出嘎吱声。

 

6、内部格局

 

不存在格局,其中物件多为学校的废弃桌椅、体育器材,上面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它们摆放地毫无规律,像是一个放置大型废旧物的垃圾堆。

 

7、文化

不存在文化,它只是一个堆放废旧物资的地方,存在的意义在于作用和一点点不太重要的历史,像文化那种精神财富在这里是找不到的。

 

8、出没的人(居民、职员、其他……)

 

人的种族/民族/阶层/性别/思维特征……

 

出没的人:

较为常见的:

山哥,汉族,性别男。名字像黑社会长得也像黑社会,看上去挺凶神恶煞的一个糙老爷们儿,其实是负责巡查以及搬运物资的学校职工。如果按照薪水来划分阶层,在诺大的北京城里属于收入下层人。山哥为人直率,就像脑子里比别人少长了几根脑筋儿,心里从来没那些弯弯绕绕的想法,这估计也正是他始终停留在下等阶层的原因。

 

小源,汉族,性别男。样貌英俊的篮球男孩,家里很有钱,但脾气太好以至于大家可劲儿使唤他也不介意。废弃物资堆积处和球场离得近,男孩子们打球的时候球一不小心就会滚进去,小源就是那个每次被指派来捡球的。

 

阿智,汉族,性别男。样貌清秀气质忧郁的文艺青年,中等家庭,因为孤僻的性格不太受同龄人的欢迎,但他也不是很在意。他喜欢一个人享受午后的阳光,最好还能搭配一本书和一杯浓茶。每到学校周三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他就会拿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溜进废弃物料堆积处独享他的午后时光,扮演一位偷走时间的思考者。

 

较为罕见的:

其他学生和老师,可能是跟小源一样来捡球的,也有可能是像阿智一样想找个安静地方想事情的。

……

 

(自然界)

 

5、地貌/地质构成

地面是由有些凹凸不平的砖头砌成的,它们的颜色很杂乱,一看就知道当时在搭建的时候没有用心。

 

6、气候

即北京的气候,温带季风性气候。四季分明,春秋短促,温度宜人。

 

7、季节性变化

春天时堆积处与旁边小区的边界土地上会冒出一些小野花,花瓣小而娇嫩,颜色多为粉、白、紫;

夏天时艳阳高照,外面任何一块地都像是一个大蒸笼,堆积处到处的阴凉也解救不了这般酷热;

秋天秋高气爽,会有几片杨树的叶子被愈演愈烈的风吹落下来,轻轻铺在这一小块地上;

冬天,堆积处上方的杨树叶子早已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脆弱的枝桠在寒风中颤抖,而作为必杀技,偶尔的银装素裹会将那些不堪重负的枝桠全部折断,让它们稀稀拉拉落在地上。

 

8、植被动物习性

植被:七棵高大的杨树、砖头缝中生长的野草、边界处冒出来的几朵野花。

动物:麻雀,蚯蚓、蚂蚁以及其他容易被人忽视掉的小虫子,偶尔出没的野猫。

习性:小麻雀们会在杨树上筑巢,偶尔降落在地面上寻找附近的食物,顺便在铺满灰尘的器材上留下两只可爱的小脚印;小虫子们的存在感很低,它们就爬行在堆积处的几处杂草丛里,直到下雨天蚯蚓才会从隐蔽的地方爬出来,然后因为找不到水被隔日火热的阳光炙烤至死;野猫喜欢出没在堆积处旁边矮房子的屋檐上,像是大爷遛弯儿一样在上方巡逻来巡逻去,再轻盈地跳到地面上,从不知道哪里的出口消失。

……

 

9、发生过的大事

学校里疯传的小动物离奇死亡事件:

连续六周,每周在废旧物料处的同一个角落发现一只麻雀的尸体。

第七周,那个角落又出现了一只野猫的尸体。

 

10、它外部世界的环境(政治/经济/文化/地理……)

堆积处的外部是一所学校,而这所学校则建在一个社区里,充满着浓厚的生活气息。社区里除了大面积的住宅区外还有咖啡馆、小卖部、文具店等等,在学校的对面则是某一个忘记名字大学的附中。

 

11、其他

无。

 

故事:

事情发酵于五年级疯传的一段怪谈。

在几乎没有人到访的废弃物资堆积处,整个校园的最西南角,人迹罕至又神秘的地方,已经连续六周发现一共六具的麻雀尸体了。凶手作案很有风格,他每周残忍地杀掉一只可爱的小生灵,再把它血淋淋的残破不堪的肢体摆在堆积处最明显的一个角落里。然后下一周,他以同样的手法处理掉另一只,再将新的尸体摆在前一具旁边。六周过去了,那个本应该只挂着蜘蛛网和灰尘的角落里躺了六具残破的尸体。

于是校园里本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地方突然变得热闹极了,寂寞的西南角里填满了好奇的年轻人——学生们挤破了头都想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堆积处的铁门被络绎不绝的学生推搡到嘎吱声不停。

 

十岁左右的孩子对这类怪事是又向往又畏惧,他们对于凶手的身份十分好奇。

凶手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怎么做到的?

同时大家又害怕着,能够残忍杀害六只小动物的人绝非善类,这在某种程度上足以证明他是一个无情又冷血的人,而在第一次的杀戮之后他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是继续着自己的可怕行径。谁知道他之后会不会做出更恐怖的事情呢?

孩子们凝视着角落里的六具尸体,它们被摆放地十分整齐,连位于脑后的致命伤位置都是一致的,这不禁让人怀疑凶手是不是有强迫症。由于出血很多,那一小片地面都被染上了血迹,整体看起来的效果十分恐怖。

 

出于对不确定性的恐惧以及来自学生家长的压力,校方决定对这个小动物离奇死亡事件展开调查,逮到凶手来排除未来可能的危险。如果是老师做的,那么他会被开除;如果是学生,学校就会给他进行心理治疗之后再做决定。但这块地方本就是一个被学校遗忘的角落,当初设计校园时根本没有为其安装监控,这使调查只能以较为古老的方式进行。

 

于是山哥、小源和阿智就被召唤到了主任办公室……

 

TBC

 

作者阐述:

想写一篇类似于悬疑破案的文章,但是这种一般需要大量的情节支撑,而且感觉之后故事的展开(除了重现场景)也跟这个堆积处没什么关系了,有点不知道该咋搞。这一篇的故事只是一段小小的构思,现在我对后面的情节有了一点想法但感觉也没有到能够继续往下写的程度,所以就先到这里!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