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习作修改

五点十五分,小张坐在收银台前清点一天的业务额。眉头微蹙,眼神飘忽,手上的动作也慢了。儿子今年上大学,上个月离家去学校报到。她心里空落落的,反复剖析,不只是对儿子的想念,好像还有些别的东西令她揪心而无力。她放下手中的活儿,打开手机。正值高考季,新闻热搜榜上除了显眼的喜报“某某高中喜提30清北生”,榜单下面还有普通却刺眼的报道–“某省市家庭离婚率飙升,家庭矛盾现象普遍”。看到这,她瞳孔骤然收缩,心里五味杂陈,再也没了兴致看下去,便匆匆提上背包下班回家。

五点三十分,挤上晚高峰的四号线。站在车厢中央的人群中,身子随着列车开动而左右摇晃,小张又想起刚才看到的标题。从前—不说很远,就儿子高考前几天—她和丈夫虽说不上那么“甜蜜齁人”,但也算是相敬如宾,日子平凡而又幸福。所以之前每每听到高考后离婚的新闻她也只当是玩笑听,觉得这种不靠谱的事儿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现在,小张心里打起了鼓。“叮咚”,好友在群聊里转发了一条关于离婚率飙升的链接。小张揣着砰砰乱跳的心脏点开了链接,越看心里越难受。她费力地把自己从昏暗的漩涡中拽出来,抬头望着地铁上明亮的白色灯管,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瞥见站在一旁温存的年轻情侣,这一幕竟那么的刺眼!好不容易挨到了站,她飞快地冲出车门,逃离这个充斥着压抑气息的地方。

八点四十六分,小张做好饭等在餐桌前,看着墙上的挂钟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丈夫回来了,看到屋里不同往常而亮堂堂的,被等待的妻子吓了一跳,“以后用不着等我,我在单位都吃过了!”“怎么又这么晚!我等了你两个多小时!”小张窝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梗着脖子把菜放进冰箱回了卧室。不一会丈夫也进屋躺下,“怎么不说话啊?生气了?…再过两天咱们就可以轻松了……”小张背对着他,心中不解他所说的“轻松”,想着想着沉沉睡去。

太阳照常升起,奇怪的日子还在继续。年岁渐渐大了,她变得畏惧孤独,不愿一个人走完人生后半段,丈夫也成了她的支柱。一天早晨起床,她发现丈夫手机收到的推送“中国最适合情侣旅游的十大地点”–她越发怀疑丈夫那晚说的话是移情他人、想和她离婚。难道丈夫和自己呆在一起就这么受不了?小张暗忖,心里惴惴不安。

“叮咚”,丈夫发来信息:晚上回家等我一下,有事跟你说。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轰的一下炸开了,不会真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小张克制着颤抖的手指回了句:好。

七点四十五分,电视上的天气预报正好播到自己的城市,丈夫推门回来了。丈夫拉起窝在沙发上的小张,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好像故意控制住脸上的表情,木木地、缓缓地从皮质公文包里掏出一份白色的文件,递给她,“看看吧,我为你准备的。“小张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翻开第一页,眼眶里有冰冷的液体打转,她却愣住了—

“国旅云南团行程单”。她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看丈夫,又飞快的翻过每一页纸,直到最后停顿在了一行黑色钢笔字迹上:“老婆,生日快乐”。丈夫的钢笔字还是像年轻时那样骨节分明,字后面还有一颗歪歪扭扭的爱心。耳边声音恰逢其时的响起:“今天你过生日,忘了吗?哈哈!本来打算前两天我把工作都提前做完好腾出时间带你出去好好玩玩,结果没想到忙的不着家、没法陪你,我向你深刻的检讨错误!”看着丈夫一脸虔诚,小张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温热的泪珠从眼角滑落,正好滴在那颗心的中央。回想起自己在脑海里胡编乱造的戏码,她懊悔也被自己吓到。她一下扑到丈夫身上熊抱住他,把眼泪都蹭到丈夫的黑色外套上。

……

“我们的飞机即将起飞,请系好安全带…”丈夫再次检查好妻子后,小张歪着脑袋倚在丈夫肩头。坐在旁边的一个上岁数的老太太念叨着:“真好,现在还感情还能这么好难得喽…”

他们在苍山下洱海上泛舟,把他们爱情的足迹留在清澈的湖底。他们在傣寨体验泼水节,让圣水带着世间最美好的期许泼向对方。他们登上圣洁的玉龙雪山,挂上同心锁,将钥匙深深埋在心底。

……

不知多久过去,光芒露出云层,笼罩着高耸的雪山。金色的同心锁反射着金色的光辉,耀眼夺目。锁的边缘已有些磨损,几片晶莹的雪花落在上头,锁面上的字却有魔力般清晰依旧: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