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习作修改版

2017年的晚秋,处处变得萧瑟起来。

夕阳西下时刻,阿清一手拿着从新中关买的奶茶,插上耳机走进地铁站,耳边随即响起沙哑的歌声。

“不明白的是为何这人世间,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

“不明白的是为何你情愿,让风尘刻画你的样子。”

她一面端详车窗中的人群,一面思索,“你的样子…这首歌说的是他自己罢。那么,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不觉中,她的视线转移到面前的自己。

“是我的样子吗?”

貌似,她把自己逗笑了,可车窗中是一张苦涩的脸。

总是这样,她发明自认为荒谬的笑话来取乐自己,如此才不至于太过失望和无聊。

然而,想到后天的考试,阿清心中便一阵烦躁。是自己不擅长的科目,自己又还未复习,要是考的不好,父母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她想不明白,这科目她不感兴趣,和她未来的规划也没有关系——“自然,我高考不会选它,但父母为何要强迫我学呢?”她喃喃道,又将视线转移到门上方的地铁线路图。

“公主坟站到了…”

阿清回到家,她将书包放置一旁,随手拿起书架上的本子,想要写点什么——或许是她喜爱的诗歌。她无从灵感,便随手写下一句:“我不明白你的样子。”

她斟酌几下,却望见母亲正要进门催促自己温习功课,便停下思绪。她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母亲制止了。

“快复习吧,这次考好点。”母亲说道。

她蹙眉一阵,沉默不语。

母亲见她无有动作,便又催促道,
“快去复习吧,这个科目是很有用的,你最好将来选,还不好好学?”

“妈妈,我说了多少遍…不想选这一科…而且它太耽误我学选科的时间了。”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考试的是你,考出低分的也是你——总不能让分数太难看吧!”

“好吧。”阿清不再说什么,将书本拿出,不情愿的看了起来。

不觉夜深,功课复习已毕,留下阿清与满天繁星。阿清拿出本子,借着灵感写下几行字。

“孤独的人儿,你究竟是什么样子?”

“聪明的人儿,你究竟是什么样子?”

“你究竟是什么样子,世人为何憎恨你的样子?”

“你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不愿摒弃你的样子。”

阿清打开窗户,闭目听风,她不禁回想起三年前的日子,回想起当年风光无限好,秋夜凉意抵不住对未来的无限向往。她与同伴坐在人民大学的草坪旁,望向H系教学楼的方向,对一旁的同伴说,“你看,我不求考上清北,只希望将来要在这里学习,做一名H学研究者。”

她依稀记得,话语间好似有星星零零的微风拂过,带来远方不知名的芳香。恰有一流星划过晴空,她便与同伴一同,许下那夕仿佛已触手可及的愿望。随即,远方传来阵阵夜跑的歌声,似是那首《你的样子》。

然而,不曾想,那进入H系学习的愿望,不过几年,如今却几近沦为空想。
“流星呵,你什么时候再来,再来吧那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我的模样许给我呢?我已然找不见它了。”

2019年的深秋,今年的秋叶似乎比往年零落的早了一些。

夕阳西下时刻,阿清从学校东门走出。她的右手拿着书本。这正是那个她曾经无论如何都学不好的科目,终于在父母的督促下提升了它的分数。随即,她插上耳机,向地铁站走去。耳边随即响起沙哑的歌声。

她本是想全程复习P科的,然而,她复习的意愿还是被歌声击退了。

“不变的你 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

一阵秋风瑟瑟,教人泪眼婆娑。
一阵寒意袭过,教人步履蹉跎。

歌曲这样播放着,播放到第三遍。

“聪明的孩子 提着心爱的灯笼,”

地铁上,她又拿出练习册做起题来。

这歌声似是那般熟悉,似是那两个秋夜的祈愿的呐喊,似是那流星迟来的关问。

然而,她这样想:
“不能停下字里行间的目光,因为有沉重的生活。往后还要与繁星做伴,还要为人生逃脱。”

歌曲如此播放着,播放到第六遍。

“潇洒的你 将心事化进尘缘中,”

她的面颊无有苦涩,现在她有麻木的喜乐和最纯粹的哀歌。

“我的灯笼教人提取,我的意义难失再难得。”她的心说。
她的心,她的心终是再一次被触动了,她放下书本,任由音符在脑海中跃动欢唱。

歌曲播放着,播放到第九遍。

“孤独的孩子 你是造物的恩宠。”

拔掉耳机,不觉步入家门,歌曲也随之终止。书桌前,她随即从书架上拿出本子,想要将一路的知识点与导图总结。然提笔一行字,却感似有秋日凉风和银星从月夜来过。

再看纸上分明字样,如有故人归。

“我已接纳你的样子。”

“我已明了你的样子。”

她的心,已明了她的明了。
她的找寻,也有了起色。

她放下书本,再看一面恼人的习题文字,终是抬起头来。她找出不算荒废却而冷落的H科课本,认真的读起来。

“我想,我的样子,便是在过往的秋夜流星下,便是彼日的H系楼里罢。”

她想,她的明了,不是因着沉默。
而是泪水,早已将那动人的模样无声的描摹。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