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习作修改版

我起身对着玻璃整理下衣服,摆弄下发型,确保脸上没有脏东西。地铁空荡荡的,但只是暂时的。下一站是我的终点站,却似乎永远都下不去,上车的人总是那么多,没完没了。“先下后上”无论工作人员多卖力的喊,都只是徒劳。好像世界掉了个个儿,我才是上车的人。

“XX站到了,请乘客有秩序换乘,先下后上,给老幼病残孕等乘客让座。”伴随而来的是一股热浪和酸酸的汗臭味,我皱皱眉,在稳住自己身子的同时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勉强可以听到工作人员的嘶吼声,也仅仅是听到。

“滴、滴、滴”在门开始闭拢的瞬间,我终于被扔了出来。我并不着急走,等到列车开走,站台再次空旷,我又一次对着玻璃整理下自己的形象,才放心离去。

出了地铁站,才是最难熬的——一个狭窄的巷子。行人和墙面,烟酒味和发霉的墙皮,无论哪个我都不想接触,免得自己粘上令人厌恶的气息。在我努力躲避这些令人作呕的东西时,还要挂着练习无数次的笑容,迈着尽量优雅的步伐,与陌生人打着虚伪的招呼。明明只是同街关系,毫无交集,还偏偏要装作一副很亲的样子,嘘寒问暖,在“不经意”间,小小地展露下自己的目的:炫耀自家的生活状况。还要紧紧地盯着你的眼睛,想要看到那想象过无数次惊讶的表情。我也违心地配合:“那真是太棒了,一定很让人羡慕。”好让她们达成目的快点离去。现在正面走来的,就是那样的一个老女人。

“呀!小楚,回来啦?今儿挺早的啊。”

“嗯?哦,是秦阿姨您啊,我还在想您,您就来了。”

“嘿,我跟你说啊,现在换季了,天儿冷,多穿点,别着凉了。”

“承蒙您的关心,一定不会的。”

“哎,你看我这衣服,暖和的很呐,好看不?”

“当然是了,远处就望见您的衣服了,我一直盯着看,才没认出您的,不过这种衣服,只有您穿才好看的。”

“哎呦,这小嘴可真甜,”她突然压抑了音量,凑到我跟前“我跟你说,这衣服,那不是一般人能穿的,我家那老鬼可特意托关系给我弄来的,你可别说出去了。”

“啊?是么,那一定很棒了。”为了让这句话显得真诚一点,我可以摆出了副吃惊的表情。

她盯着我看了3.75秒,好像在辨别真伪,才满意地离去。

“呀!老李,回来啦?今儿挺早的啊。”

走到家门口,稍微整理下衣服的褶皱,悄悄地打开门。从玄关到我房间有十步距离,这点距离是最后的考验,能悄无声息地进去是最好不过了。如果被发现了,一定要说些他们爱听的话,免得惹他们不高兴。

打开房门,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布景。一定是那个母亲又自以为是的改造了这个房间,一会儿准会过来得意地向我炫耀这些对我的施舍,还要以圣母的口吻对我开恩,宽恕我房间杂乱的罪行。我只能急忙道谢,忏悔般地表示下次不会了。

送走了麻烦后,锁好门,拉上窗帘,把书包丢到一旁,我终于可以卸下全身的紧张,打开电脑。

“麻溜的,赶紧上号,别TM墨迹行不行?”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