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习作

1、床

不是很大,但还算舒适。床单上的图案没有明确的意象,只是同一色系——大多是灰蓝色——的颜色渲染。床头放了一盏灯,但是事实上这盏灯并不经常被使用,买来这么久似乎也只是起到了装饰的作用——但它并不因为不被使用而落了灰,相反,这盏灯被擦得很干净。

2、冰箱

冰箱里放了两盒速冻饺子。还有一盒黑巧克力。

3、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打开电脑写备忘录——或者是随笔、日记,随便什么东西。用电脑记录使徐欣产生一种奇特的仪式感。

4、中学毕业于

平平淡淡、普普通通。

5、喜欢的书、电视节⽬

喜欢搞笑的综艺节目,但其实哈哈大笑之后往往觉得“快乐能量”消耗得更快了——但仍然每次都被吸引去看。

6、怎么跟妈妈说话

大部分情况下是电话联系,会用让人听不出来刻意的喜悦语调。

7、最好的朋友

和同事的关系都不错,似乎看上去朋友很多,但其实真正能交心的几乎没有。唯一可以交底的朋友还是大学时的室友,可以一起喝奶茶也可以一起大哭——毕业之后她几乎没有这么情绪激动的时候了,当然,也几乎没有那个朋友的消息了。或许应该敲开微信的置顶去约一杯奶茶?

8、包

不知名牌子的提包。

9、失眠时会

塞上耳机听电影原声音乐,或游戏原声——然后就更睡不着了。有时候只是静静地戴着耳机,什么也不播放,只是默默地放空脑袋,清醒又空白。

10、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经常表现得像一个很快乐的人,事实上正好相反,因此会担心自己迷失在两个极端里。没做过什么噩梦,美梦倒是做了不少——只是梦醒了,大概还不如噩梦吧。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在地铁上,正和她的同伴——可能是同事,聊天。聊天的内容似乎关于买车。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认为自己是个很情绪化的人,随心喜怒什么的,但事实上真正做决定的时候会相当理智地分析利弊。

13、最难忘的事情

小学的时候,在楼下小区里发现一只濒死的小猫。身体小小的,微微抽搐着,眼睛周围糊满了污秽。央求着家人送它去宠物医院——抱起来的时候那已没什么力气的爪子还试图伸长了发黑的指甲,但没有用。它还是没有活下去,徒留一具了无生气的躯体印在她无助的脑海里。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家里。“换个地方加班罢了。”徐欣如是说。

15、⾝体特征?

棕色的齐肩发,脸上会画很精致的妆容,笑的时候能看到眼角的皱纹。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17、喜欢(讨厌的⾷物)?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食物,一定要说的话黑巧克力可以算一样。是比较苦的那种。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徐欣,1992年6月29日

 

故事

云层压住了月光,暗沉的天幕未透出任何亮色。暴雨冲刷着这座刚入夏的城市,厚重的云层中雨水倾泻而下,跌落着,穿透了扬着灰尘的空气。雨滴砸落,与风交织着一曲狂响。

“2019年,5月6日,立夏。”

黎明前的夜被敛去了所有的光芒,前日的喧嚣都没入了无边的漆黑之中。旧城区的灯火已尽数熄灭,徒留几盏路灯亮着苍白的光,在雨水织成的帘幕中模糊了身形。风撞击着居民楼的门窗发出轰然巨响,卷携着雨水在玻璃上敲敲打打,引得老旧的楼房一阵震颤。

“2:00 Am. 暴雨,能见度低。清河西路,甲28号。”

雨声伴着键盘的敲击声在房间内混杂。电脑屏幕发出刺眼的白光,成了房间中唯一的光源。光线在床头靠着的白墙上勾勒出一个轮廓清晰的投影。许是照射角度不太好,亮光从下向上打在徐欣的脸上,映得有些恐怖。

敲击着键盘的手指停顿了几秒,随后在键盘最中间的一行从最左端快速地滑到右端,又按着删除键一段一段地将那串乱码抹掉。

“嗒嗒。”手指在桌面上叩击着,两个连续的单音为一组。

“今天与同事聊起买车的计划,可提上日程……”

删除。

“今天与同事……”

删除。

“……”

“路遇野猫,似曾相识。”敲击完这句话,徐欣的指尖在删除键上停留了数秒,却轻轻按下了保存。八个字,在文档中一众长篇随笔中显得简约而意味不明。徐欣盯着屏幕上这三两行,许久,才眨眨眼,视线低垂,伸手摁下关机键,掐灭了室内唯一的光源。

她没有入睡。闭上眼,那只猫的影像不停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与记忆中那个小小的身影重叠。那只脏兮兮的看不出本色的猫——或许是白色吧,那只猫,早该被抛进记忆深处了不是吗?偏偏是这种时候,这种天气……巧合吗?耳边好像出现了猫咪低声的呜咽,沙哑,干涸,一如那时候——

徐欣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包裹出来,只漏出一双眼睛望向天花板。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盏灯,什么都没有。

这场雨,或许到明天、不,今天早上都不会停吧。

 

“终于,下班啦!”隔桌的同事伸个懒腰,坐在办公椅上转了一圈。

“是啊,今天可是难得的早——我的意思是,居然是准点。”徐欣笑着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开口,低头将文件收好。

“说起来明天周末,怎样,有什么安排吗?——啊,又下雨了,难得休息啊。”

下雨……徐欣下意识抬头,才意识到自己的工位并不能看到窗户。看不到也好,总不至于让天气阴晴扰了心思。

“喂喂?”

“没什么安排,在家里待着呗。”但其实不是。她稍微回想了一下同事的问题,最终还是决定给出一个平常的答案,而后偏头向同事看了一眼,落在他人眼里的依然是个浅浅的微笑。

徐欣想起中午微信置顶亮起的那条消息。毕业之后那个聊天界面似乎就很少再点开了,从一开始的还算频繁到最后……感情都会有消退的一天吧,哪怕是当初最交心的朋友?

“这样啊……”同事眨了眨眼,似乎有话想说,但最后还是收回了目光。徐欣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决定不去理会。或许一句“你呢?”可以成功开启一段与同事之间的愉快交流,但——“只是想想要与不熟的人强行客套,就顿觉无比麻烦啊。”要在麻烦到来之前及时掐灭它出现的可能性,徐欣这样想着。

“不熟的人”这个定义略显模糊,但无论如何似乎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用于描述身边朝夕相处的同事的词——可是徐欣就是这样定义了。

“那,祝周末愉快?拜拜。”

“嗯,拜拜。”

徐欣想了想,还是点开微信。

“嗨阿欣,我调到你的城市工作了,有机会出来聚一聚?”聊天界面静静地躺着这一句话。微信上一众群组置顶中,唯一的一个好友置顶显得尤为特殊。徐欣的手在输入框里反复输入又删除,不知用什么语气回复。仔细想想,毕业以来,四五年了吧,突然就约出来见面……不知为何,她脑中忽然回想起大学时候两个人吵吵嚷嚷相约出去点奶茶的画面。那时候两个人总用喝奶茶会发胖来调侃对方,但心里总觉得她们的友谊是发胖也无法切断的。如今值得庆贺的是徐欣再不用担心喝奶茶导致的发胖了——相比较奶茶的甜味,她更愿意吃几块巧克力来获得好心情,至于获得热量则不必计较太多。“但没关系,反正我也联系不到一起拼奶茶的朋友了。”

……不过,或许,她回来了。

“好啊,那么,约奶茶吗?”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