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写作修改

顾寻的一天:

0点-8点:

顾寻正睡在他舒适的床上,头上本就乱蓬蓬的卷发被枕头挤到翘起来一搓,支棱在脑袋后面,而被子则只盖到了腰的位置,正好给他胳膊环绕着的黄色大狗腾出来位置。他不打呼噜,但熟睡状态中深深浅浅的呼吸声足以证明他优秀的睡眠质量。

 

8点-9点:

顾寻被自己前一天设定的手机闹铃吼醒了,他将晚上还在宠幸的大黄狗冷漠地扔到了一边,坐起来用手呼噜呼噜脑袋上的乱毛,再随意铺了一下自己的被子就去刷牙洗脸了。在整理发型时,他发现自己有一小撮头发以一个奇怪的角度翘在了脑袋后面,看起来不伦不类很是难受,于是他又比平时多花了十分钟来打理自己的发型,总算是把那撮不听话的头发压下去了。当他终于坐到餐桌前准备享用自己的早餐时,惊讶地看见他的室友、最好的朋友、帅气的兄弟于烷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从隔壁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哟,起这么早啊。”顾寻用叉子叉起一片烤面包,眼睛盯着于烷脚上穿反的拖鞋。

于烷是顾寻好多年的朋友,俩人从高中开始就称兄道弟,到现在大学居然也考到了一块,一段兄弟情简直羡煞旁人,不得不让人称赞一句缘分是多么奇妙。于烷读的是艺术,灵感对于他们这种艺术生来说可遇不可求,珍贵得很,他经常会因为追寻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作息颠倒,以至于到现在生活也没个规律,在阳光明媚的早上能瞅见这位大活人已经是个奇迹了。

于烷点了点头,显然是懒得理会顾寻的调侃,只道了一句早上好就又去捣鼓他那些画具了。

 

9点-10点:

吃完早饭的顾寻已经完全清醒了,他将用完的盘子和碗筷放进了洗碗池里,又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再端着热咖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日之计在于晨,拉开窗帘后温暖的阳光洋洋洒洒地照在顾寻身上,他趁着这份明媚带给他的好心情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做教授交给他的项目。指尖敲击在键盘上的声音在这一个小时里断断续续,但主人好像终于在最后十分钟内找到了自己的写作灵感,敲击声总算变得大胆而高频起来。10点到了,顾寻的开题报告总算是完成了一半,他伸展了一下自己因为长时间工作而有些酸涩的双手,在心里为自己鼓了个劲儿。

 

10点-11点:

顾寻在出门前又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本来是想跟于烷说一声再出发的,却在敲开隔壁卧室门之后发现这人已经又睡在了自己屋子里。

于烷的屋子跟他的外在形象极其不符,里面东西摆放的杂乱无章,吃的喝的以及颜料画纸到处都是,让人几乎没有落脚之处。对此顾寻已经习惯了,之前他跟于烷强调过这个问题,对方也看似乖巧地听取了他的意见,态度很好地在当天下午就将自己房间好好收拾了一番,结果好景不长,没过几天房间就又变得乱糟糟,于是在多次强调无效后顾寻终于放弃拯救室友的生活空间。还好这种杂乱的状态只出现在这一间屋子里,要不然顾寻真的会揍人。

顾寻进房间的声音不算小,甚至还开了灯,但就算这样也没有惊醒于烷,他的两个黑眼圈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显眼,简直跟被人打了一样。

顾寻不忍心打搅艺术生难得的睡眠时间,关了灯之后就拎着自己的小白包悄悄出门了。

 

11点-15点:

这是顾寻在便利店工作的第30天。实在是太累了,他想。

711海淀黄庄门店中午的轮班简直就是灾难,数不清的学生几乎要踏扁便利店门口的台阶,狭窄的门口已经不足以满足几个人的同进同出,而每天中午这样一副人头爆满的场面实在让他不得不开始怀疑旁边学校的食堂是不是个废的。

尽管场面一度让人头疼,他还是个积极的人。作为一名合格的店员,顾寻手上有条不紊的节奏从来没有乱过——拿起顾客的商品,提溜起手旁的扫描仪,在键盘上利落的敲击几个数字,再对准顾客手机上的二维码进行最后的收款。而当必要时,对顾客的“谢谢”做出温柔的回应也是体面到极致的。每当午间的高峰期结束,他的完美状态才会终于出现一点裂痕,但这当然也不是面对亲爱的顾客的,他只是在员工休息区适当地、习惯性地在心里感叹一下生活的不易罢了。

下午3点,顾寻这一天的轮班终于结束,他将自己的员工服轻轻挂在门口的架子上,跟店员姐姐打了声招呼就背着小白包回学校上课去了。顾寻是学传媒的,学校里提供的专业课程相对其他学科来讲不是很多,而他偏偏又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于是就决定来这个客流量巨大的便利店里打工体验生活。这份工作是他从高中时就开始向往的,提前积攒社会经验总比一无所知地进入这个大环境要好。但谁又能想到教授会临时交给他一个难度系数这么高的研究项目呢?研究和实习一下就让他的生活变得过于充实起来,晚间活动也从陪一些无聊的小女生聊天到自己呕心沥血搞项目了。这不是什么坏事,他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总是做没意义的好。

 

15点-16点:

顾寻的打工地点和学校离得并不是很远,以一位年轻小伙子的骑速来看大概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在两个地点之间来一个往返。今天下午顾寻刚好有一门传播学研究的课要上,于是他在离便利店不远的马路边上租了一辆共享单车,骑上去后两条长腿立刻开始飞快地踩着脚蹬子,额头上的卷发也被风吹起来,撩到了脑门上方的位置。

在等红绿灯时,有两位小姑娘一直羞涩地盯着顾寻看,顾寻冲她们礼貌性地笑了笑之后就又继续上路了。

 

16点-19点:

跟往常一样,顾寻进教室的时候引起了一小片骚动,女生们的眼睛好像在那一刻全都长在了他的身上,一边瞥着顾寻一边侧过头跟自己的小闺蜜悉悉嗦嗦地分享着什么。而男生那边则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这也很正常,顾寻不住在学校里,所以也不存在什么相熟的室友帮他上课占位置的情况。但这并不是指他的人缘不好,事实上顾寻在学校里参加了相当多的活动,在各个圈子里混的都很开,但很不幸的是这门课里居然一个他认识的人都没有,于是只能自力更生。

顾寻不讨厌这种情况,甚至他其实是有一点享受的。有时碰到了一些喜欢聊天的不愿意好好听课的朋友,出于关系,他不好让人家直接闭嘴,只能见缝插针地提醒人好好听课,但如果再遇上没眼色一点的,就只能忍耐着旁边的碎碎念渡过漫长的一节课了。

这节课顾寻听课的效率果然很高,笔记本两页纸上记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这让他颇有成就感。

 

19点-20点:

下课,顾寻被一个有点脸熟的女生拦在了班门口,直勾勾的眼神把顾寻吓坏了。

“学长最近为什么一直不回我信息啊。”女生眼睛通红地问。

“啊…可能是没看到吧,抱歉啦,我最近很忙。”看着这副委屈的表情,顾寻想起了她是谁。他喜欢在睡前跟女生聊聊天来消磨时间,这位就是他前一阵子暧昧的对象之一,但两个人现实中见面的机会不多,大多数交流都在网上,最近项目来了他根本腾不出那么多时间去登陆社交媒体了,自然忽视了女生。

意识到这点,顾寻象征性地摸了摸女生的头,本以为这样一个安慰的动作能让女生的情绪稍微好一些,却没想到她并不领情,甚至直接扭头甩开了自己的手。顾寻不禁愣了一下,又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挠了挠自己蓬松的卷发。

“你知道大家最近都怎么说你吗!他们说你……说你是……”女生突然又开始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两只手紧紧攥着自己上衣的下摆,头也埋的低低的,仿佛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会让自己很难为情一般。

顾寻耐心地等待着她的下文,他好像总是这样,对人抱有用不完的耐心。

“说……说你不喜欢女生!是同性恋!”说出来这么一句话好像用尽了女生所有的气力,她的一张小脸憋的通红,反应过来将头埋得更低了。而与此相对的是顾寻一脸懵逼的表情。

“啊……啥?”

顾寻就这样愣头愣脑地听完了女生的话,他怎么也没能想到现代人的脑筋能歪得这么厉害。好像是因为他和朋友每天都同吃同住,连看电影都在一起,再加上他们两个人大学以来都没有找过女朋友,才被大家怀疑了性取向。碰巧两个人长得都还可以,特别是那位朋友,以至于被网络文化深刻影响到的女性朋友们脑子里总会生出一些旖旎的、不合实际的幻想。哎,顾寻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女生的想法了。

“所以……这是真的吗?他们说的是真的吗?”女生直视着顾寻的眼睛,希望从那双对她一向温柔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

“当然不了,”顾寻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自然一些,“怎么会呢,我们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罢了。”

“我……我也觉得!不……不是就好!”顾寻的笑容就像是给女生打了一针强心剂,她艰难的求证总算结束了,而后好像也觉得自己这种贸然问人家隐私的行为有些失礼,匆匆说了再见又着急地踩着小高跟跑走了。

顾寻看着她跑走的背影,在原地站了半天。

 

20点-21点:

顾寻还是骑车回了家,北京一旦入秋了温差就变得很夸张,相比下午的温暖和煦,晚上的风是带着丝丝凉气的。顾寻从学校骑车到家一共用了二十分钟,在这段时间内,凉风总算是把他的头脑吹的清醒了一点。

他缓慢地走上回家的楼梯,因为脑子还在放空,没有留意脚下的台阶差点给自己绊了一跤,在楼梯间发出了巨大的一声响。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让精神稍微归了归位。

顾寻并没有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怀疑,而是在想万一于烷听到了这个传闻会怎么样。顾寻对于这个传闻也就是震惊一时半会儿,不太会在意,更不会因此拉远自己和于烷的关系,他相信于烷也不会因此疏远他,但他心里真的会不介意吗?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朋友了,他想他大概需要一点时间缓缓。而只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安静一会儿,他就马上又能理性地思考问题了。

顾寻走到家门口,将身后的布包转到了前面,手看似漫无目的地从包的开口处伸进去找家门钥匙,却发现自己今天早上上班急,而于烷今天下午按照惯例是绝对会在家里窝着的,所以他就很放心地没带钥匙。

于是顾寻就这样呆在了自家门前, 直到他看到门被人从内侧打开,那张帅脸就这么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了他面前。

“你还要在这儿站多久”,帅脸一脸冷漠地问。

 

21点-23点:

“点外卖吧,现在再做饭太晚了”于烷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冰啤酒摆到了电视机前的茶几上。

顾寻保持着呆呆坐在沙发上的状态。

于烷经过沙发时瞥了他一眼,那一头蓬松凌乱的卷毛看得他心痒痒,手控制不住地在上面呼噜了几把。

这时顾寻才终于反应过来,有些亲密的举动刺激得他整个人像是梦中惊醒一般,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头顶刚刚好撞在罪魁祸首高挺的鼻子上。

“我靠……你是狗吗头这么硬?”于烷鼻子受到了重创,边用一只手捂着受伤的鼻子边往卫生间冲,看样子是直接被撞到流鼻血了。

“对不起!”顾寻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做了什么蠢事,自从他听了那个传闻之后智商就像直接锐减了一半,反常到都不像他了。顾寻灰心丧气地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于烷冲进卫生间后处理了五分钟,再出来时右边鼻孔已经塞上了止血用的纸球,配合着冷酷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搞笑。

“到底怎么了?”于烷倚着卫生间的门框问,“你今天太反常了。”

顾寻想着自己告诉他总比之后从别人那里听到谣传要好,于是定了定神,发现比今天来找他那女孩还难以开口。

“你最好给我认真说。”于烷的表情看上去更冷酷了。

“就……”

“就什么。”

“今天……”

“嗯。”

“学校里……”

“继续。”

“有人……”

“怎么了。”

“就是今天我在学校上课直到下课有个女生来找我告诉我学校里有人传咱们俩喜欢男的而且在一起了!”

顾寻总算是一口气把想说的说出来了,就是音量有点高,隔壁主人养的狗都都刺激到开始叫了。他忐忑不安地看着对面于烷的表情,生怕他的表情有一点点反感。

“……哦。”于烷回应。

“哦?”

“这个传闻我前几天回学校上课就知道了,”于烷难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是不介意,怕你尴尬所以一直没跟你说来着。”

好吧,所以一切只是顾寻的瞎操心。

 

23点-24点:

在意识到一整个下午的闹剧都是无意义的之后,顾寻很难得的生了闷气。

他明明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于烷,只能说是自己太敏感,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突如其来的暴躁小情绪。

“凭什么只有我这么在意你就不在意啊?”

顾寻在冲于烷吼完这句话之后就气冲冲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顺便把门狠狠地往后一拍,差点让于烷的鼻子受到二次创伤。

 

晚上12点,顾寻准备入睡,他已经在床上想了一个小时今天发生的事情,情绪也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

他盖好被子,抱紧了自己的灵魂伴侣大黄狗,照例跟它说了一句晚安,闭上了眼睛。在睡梦中,又不知道是在抱怨谁,嘟嘟囔囔了一句:

“真讨厌。”

 

作者阐述:

通过将时间线拉长丰富了一些情节,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让文章看起来好一些?我到最后也不觉得自己是在写这个人的某一个特征,而是几个特征结合在一起展现出来的一个形象,因为人本来就是多面的,他可能存在这样又那样的一面,就像文章里的这位哥们,他很自律很优秀很有目标但是又很渣很世故,与此同时,看上去总是很nice的他其实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脾气,当然我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把这些特征都体现出来,但我在尝试在努力。写到最后那点其实是我困到不行了,感觉有点水,望担待😢。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