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习作修改版-赌神

闪烁的LED灯下面,充满着香烟。绿色的桌上趴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穿着一褐色的衬衫,灰色的裤子。土黑色的脸上,有着更黑的斑。层层耷拉的眼袋下,他叼着一根中华,烟头从胡茬里亮着。他肥硕的手把球杆都攥湿了。

老吴,你这进球了也不能算呀,你这肚子压着桌子了。

别呀,昨儿我这样输了,你怎么就算了。

老吴曾经是台球馆的常客,但自从结了婚后就很少来了。最近倒是上了瘾,这周基本每天打到晚上,必须见天儿黑才走。

你这烟省着点抽吧,都要第四包了,老周说。

叮玲玲!叮玲玲!

老周,你帮我挂了吧。

你老婆的电话?你确定?

哎呀,没事儿没事儿,每天都催我回去,甭理她,今儿个又不是个什么结婚纪念日,昨天没来今儿打个痛快。” 他眯着眼眼睛算着击球角度,拿着球杆比划着。

 

 

叮玲玲!叮玲玲!叮玲玲!

又来了,她是真的烦死了,他把肚子挪了下来,把烟从嘴上拔了下来,怎么了!出什么大事儿了!他的大嗓门儿喊的全屋子都听得见,没啥事儿我就先打球了,晚上回去再说!

……大鹏……” ,吸溜着鼻涕,颤抖的声音,紧凑的呼吸,大鹏我过不下去了!你天天都不回家,整天去打球,家里什么你都不管!

老吴驼着背,看着地上的烟灰,我也没天天都来呀,我昨天不是就没去吗?你多穿点儿衣服哈,昨儿刚下完雪。

旁边儿老周撇了过来,咋回事儿呀老吴,难不成嫂子生气啦?

你们先打,我出去打个电话。

不用了,你打球吧!我和你离婚!

你等等!

 

 

来吧老吴,挂了继续来。  老张一回头,到你了嘿!

他披上大衣,手指摸着扣子,就像是摸到了烫手的铁红,使劲儿塞到衣服的扣子缝儿里。你们先打呗,我马上回来去买个菜要不一会儿人家下班儿了,没事儿没事儿,杆儿我先放这儿。” 说这老吴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台球馆。

天儿变得有些阴了,手机那扎眼的白光刺痛着眼睛,很酸,很多泪,在眼角里保留。老吴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心已经变凉的汗,打给老婆,但始终没人接。他又想打给了他儿子,可是又把手机收到了口袋里。他蹿到机动车道上,像一只奔跑的犀牛。

他看见地上的雪水,好像是一面镜子,映照着着自己老旧又紧张的面庞,他一脚踩了上去,溅得自己鞋都湿了。

冬天的街道上人很少,偶尔有几个放学回家的学生,背着包,带着手套和帽子。路两边的窗子里都亮着灯,是暖黄色的,照着周围死气的街道。

就在上周,老吴的母亲去世了,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他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母亲在外面摆地摊卖早餐,他则在旁白帮忙刷碗,负责收钱。那也是在这条街上。

都给我回来!!!

 

 

一口气儿爬上了五层老楼,老吴疯狂敲着门。咚咚咚!老婆你在嘛!” 咚咚咚!有人吗?” 他搜刮着自己的身体,抽出了口袋里窝藏的钥匙,对着钥匙孔一顿乱捅。

屋子里黑着灯,鞋柜上的照片还在,但地上少了一双鞋。有两张张片,一张是他和她老婆结婚三十年纪念日时候照的,还有一张是大学刚认识的时候,俩人第一次去颐和园的照片。老吴抱着两张照片,坐在一进门换鞋的凳子上,又打开了手机,手机的封面也是他的老婆,自从儿子去了国外读书,这个封面就没有变过。他看着这个为自己天天做饭,如今鼓励他走出来的女人。他对不起她,对不起这个家。粗糙的脸皱起了更多的皱纹,土黑色的脸变得微红,耳梢也开始发红发烫,心像是被冰刀刺穿了。

手机的屏幕都要被按碎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尝试拨打这个电话了。

 

 

……,是手机震动的声音。

他寻着声响,摸索到了客厅的台桌上,他老婆的手机就在哪里。

生日快乐!!!” 灯刷的一下亮了,老婆和儿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老吴哭了。

不许吓我以后!我他妈再也不打球了!,说着与老婆相拥在一起。别呀,那我着新杆儿不就白给你买了吗?我知道你最近很难,我还有你儿子咱们一起度过。把衣服穿好啦,你瞧你扣子都系错了。

 

 

 

作者阐述:

看了同学和老师的修改意见,我觉得十分的好,我也依次改了一下我的文章,加入了一些背景,解释了老吴这个人为什么特别的在意她的老婆,就是因为他的母亲刚刚去世,自己开始沉沦,而他的老婆一直鼓励他,他觉得辜负了老婆,而老婆现在也是老吴为数不多的亲人了。这个背景使得文章的角色更加容易理解,更加的符合逻辑。然后前面补充了一些多老吴的描写,修改了一下老吴一开始对老婆的那种态度,不应该是那种不尊重的(这的确不符合逻辑),而应该是那种消极的,明知道自己不对,但是不愿改正的那种固执。其实我还很想反映老吴的一个品质就是爱面子,通过不愿意告诉朋友老周和自己的儿子这些情节,希望看到大家的评论,谢谢大家。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