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终于施工完成啦!)

1、床

新搬家之后因为硬是要在屋子里塞一张双人床,整个屋子的空间都显得很挤,再加上地上很多时候还摊着一些四散的书籍,很多时候只能侧身进来。床上放着很多毛绒玩具,她最喜欢一个在她的生日的时候展送给她的同人公仔,是她最喜欢的角色,即便是现在已经分了,她依旧会把那个公仔放在床上。床很软,有两层枕头。

2、冰箱

冰箱里总是很空,冰箱也不是很大,上面还摆了一个微波炉,家里的灶台几乎就是个摆设,她的所有伙食除了学校的食堂就是便利店。冰箱里大多都是饮料,还有一些从熟食店买来的熟食,角落里还有一罐子妈妈寄来的自家腌的酸豇豆,还没开过封。旁边还放着半箱杯面。还有一盒子零食。

3、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入睡之前的那段时间,她总是会频繁的来到冰箱前面,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可以充饥的东西,但是在确认到冰箱里并没有什么解饱的东西之后就会失望的关上,可是在也就不到十分钟,她就又会打开冰箱门看一眼。睡之前总是要先把明天要穿的衣服(如果不穿校服的话)找出来。

4、中学毕业于

北一中学初中部

5、喜欢的书、电视节⽬

正儿八经的世界名著大部头她总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有时候也会去看看同人小说,也有尝试过自己写一写,但是因为想不到怎么写所以就半路放弃了。

6、怎么跟妈妈说话

只有要钱的时候才会打电话,几乎不做额外的交流。

7、最好的朋友

大部分男生,她只要主动靠近点就会回应,她觉得她的朋友很多。

8、包

和某个联动款的书包,上面还挂着很多周边,像是徽章啊,书包链一类的,而且这个书包只有上海有卖的,这也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来上海有没有那么糟。

9、失眠时会

失眠的时候会索性起来追剧或者看综艺,刷微博,也有的时候因为这种事,在反应过来已经天亮了,导致第二天一天都没什么精神,她也反省过,但是都以反正是失眠了嘛的理由把自己说服了。

10、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她总是告诉自己,自己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还总是说些什么只要我自己控制好自己不觉得害怕,就没有东西能吓到我!这样的让人听不懂的理论。其实她不喜欢孤独。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地铁站的过道中,扶着栏杆,拖着一条受伤的腿,贴着墙壁的边缘走走停停。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她希望成为一个理性的人,但是很多时候,本能和情绪让她难以拒绝,或者说是她不愿意承认自己在某件事情上面过于情绪化。

13、最难忘的事情

在中考出分的时候。本来自己的分数可以让自己去到心仪的学校,但是由于家庭原因自己不得不去到不熟悉的环境,离开自己初中的伙伴回自己都没怎么去过的老家独自生活。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和朋友出去玩,逛商场或者去吃晚饭,反正她不喜欢一个人在家待着。

15、⾝体特征?

160左右,中等身材,短发齐肩,除了校服以外,总是穿着白色的衣服,她喜欢白色。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虽然现在带ok镜,但是以前带过很长时间的眼睛,现在依旧会在自己紧张的时候想去扶眼睛,手伸到一半想起自己不戴眼镜的,于是为了避免尴尬,会很快变成揉一下自己的鼻子,有时候还会装模作样的抽一下鼻子或者咳嗽两声。

17、喜欢(讨厌的⾷物)?

她喜欢甜食,极端的喜欢甜食,对于别人来说甜得发腻的糖对她来说也可以接受,但是却喜欢吃咸粽子,可能是因为虽然她在北京出生,双亲都是南方人的缘故吧,她爸爸和妈妈都是上海人,她从小就吃咸粽子比较多。父母都在外企上班,属于他们那一代的精英阶级吧,大概。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常宇白 生于2004.5.17

僧太与(便乘)

1、照镜子

啊,这个不行啊,这个妆又要花了啊,这可怎么见人啊。倒霉。不过果然还是不够,还是不够,周末去跟爸妈要钱去看看有什么能买的吧。客观来说,这孩子确实挺好看的,也是因为她打扮的比较勤快吧。

2、个人头脑风暴我是一个…… ”

我是一个……挺无聊的人。也没什么可说的,每天就是这几件事,来回来去的倒腾,但是也不差。事实上她不是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她总是想要回到初中,无论是学业上还是人际关系上,人生地不熟毕竟带来了影响。

3、座右铭

那种东西没有意义吧。

4、内心最在意什么?

在别人眼中自己是什么样的

5、生命中十大经历 喜、悲、转变、奇妙……

能有什么转变,她一直这么认为,但事实上搬家这件事对她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小故事:

      于是,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成了个高中生,在人生地不熟的南方都市一个人生活,开始她确实期待过摆脱父母的束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直到高中开学的前两天,她在机场送别父母的时候,看着提着行李箱的父母的背影,意识到自己和父母,朋友,熟悉的环境就此完全别过,今后只有一个人生存在这个寸土寸金的都市的角落中,她这才感到了一丝的违和。

        上海的学校至少不像她想象的那样会用比英语还难懂的方言授课,学生们也都说普通话,这让她感到了一丝欣慰。但是她明明已经靠着比较理想的成绩被本校录取了,但是却因为家庭原因在第一学期都上了几周课之后紧急转学,本来就是外来的转学生,更别提开学已经几周了,自己新的班级中的人际关系已经基本固定了,中午吃饭的伙伴,上课时的小组等等一切都已经基本固定了,在这时自己往关系很好的团体中硬挤只是自讨苦吃,所以她成功的成为了离群者。一个人的午饭,一个人一组,实验课虽然会被老师强制分组,但是和自己一组的孩子也会跨着组和自己的朋友聊天,没有人在意这么一个离群的人。

       但是,女生的团体她是插不进去,男生就很简单了,稍微打扮打扮,只要往前一靠,对方就会有所回应,所以她也就不怎么和同性交流了,把自己的人际关系的着眼点放在了异性身上,好在她打扮的很勤快,自己也总是很注意,在男生中还是挺有人气的,虽然这个行为让她在同性群体中更是被彻底的炎上了,不过反正也不用理她们了,再不济,自己的朋友也会站出来给自己撑腰,也就无所谓了。

       男生啊,超级好相处的,尤其是很多人都很傻,只要稍微暧昧暧昧就会自己擅自的乘着氛围迎上来,说一些很奇怪的话,只要随便附和附和,他们还会自我满足的以为自己多了个异性的知音而特别高兴,就算不用主动去累死累活的维持关系,对方也会来找她的。不过再怎么说,自己追剧的时候微信响个不停也很烦,但是只要设置上静音,事后说一些啊对不起,刚刚在洗澡。或者昨天睡得早,不好意思没看到。之类的话,再随便敷衍两句,他们就会像没事人一样了,还是会主动迎合上来,所以宇白一点都不发愁,因为她的朋友很多,有时候,有的人找到了女朋友为了避嫌而疏远她,她也只要稍微打扮打扮约他出去玩几次也就好了,也因为这个,她的男朋友也换个不停,基本没有断过,反正那些男生,只要稍微说些暧昧的话,就会自愿的站出来,还会给她买很多想买的东西,反正男朋友也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只不过是对方单方面自我满足的过家家而已,所以不论怎么换都无所谓。

       又是一个周日,在家呆着也待烦了,作业之类的草草写写或者找朋友借一下一抄就完事了。之前有一个朋友,宇白苦思冥想,想起了那个人的名字,叫什么序祥来着,姓氏实在想不起了,嘛,反正叫名字也会显得很亲近,所以也无所谓吧。那个人跟她说他今天要和一个女生去约会,宇白觉得那个女生特别烦,仗着自己的交际圈广,在她刚刚转来时简直就是带着头排挤她,就是那个阮婧宁,简直就是绿茶的典型!所以她也请求了她的朋友一下,让他带着宇白一起去,随便说了两句,对方就简单的同意了,果然还是这边简单。

       讴歌什么青春啊,爱情啊之类的家伙一定是超级自我中心的自恋狂。

       约会的地点很简单,是学校附近的一个商场,去着也方便,当然了,看到宇白也来了,那个女生当然也很生气,表面上应付应付姐妹相称也只能骗过那个男生了吧,话说这家伙还真是没有一点约会的自觉啊,这说不定是干了件好事吧。

       这不过,就是场戏而已,为什么这家伙会真的认为有谁喜欢他?这是傻子吗?不过片酬还是要拿的吧,随便说几句的话至少之前看上的那个还是能买到的吧。不过那个女的真的很碍事啊,能怎么把她给支走啊,啊,正好那个**上厕所去了,好机会。

       序祥啊……现在想起来,我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明明你们难得出来约会的……”

       啊呀没事啦,你不是也有男朋友吗,婧宁也不会在意的,就当是一起出来玩就不好了。

       呜哇,果然是自我意识爆棚啊,这个什么序祥,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演戏给我看了,这没心没肺也太理想化了吧……“我也想跟她交朋友,但是,她嘛,你也知道,就是总是顾忌我和你的关系嘛……本来你们也都互相喜欢,为我闹得不和什么的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

       啊,婧宁就是多心了吧,我们也就是普通的关系好一点的异性朋友而已吧,这种的,我会当面跟她好好说说的,放心吧!

       看吧,这样就行了吧。

       啊,那个**回来了啊,嗯,这里就稍微刺激她一下好了,只要假装没看到她回来了就好了吧。这么想着,宇白故意把胳膊搭在了那个什么序祥的肩膀上,直到阮靖宁完全走进她的视野,宇白主动打了招呼:啊,回来啦,接下来去哪?

       啊,婧宁,你回来啦,正好今天当着宇白的面,我们好好聊聊吧,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已,你不要在难为她了,她也很想跟你做朋友来着,你看她之前都快哭出来了……”

       哦,这家伙是传说中的神级ky吗,这也太强了吧,战力极高啊这个。

       “……”

       啊,对了,上次我看上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内衣来着,这里果然还是要让同性的宇白给点意见才好啊,序祥啊,能在这里等等我们吗?

       ……啊,哦,好的。

       啊,居然听傻了,这个家伙,一说到有点私密的话题就这样吗?真是够恶心的啊。

       那个**就这么拉着我向着商场的另一头走去。

       我有话直说了,你要干嘛?

       嗯?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啊,打扰你们约会我也很不好意思,要是知道你和他出来我就不问他了嘛。说起来,你要看什么内衣啊,什么牌子的?没错,我们是好姐妹吧(笑)

       “……行吧。那就算了。也没什么,不买了吧。

       于是今天的剩下的一整天,无论怎么刺激婧宁,她都没再说些什么了,想买的东西,那个什么序祥也主动掏腰包帮我买了,真是太感谢他了(笑)。

        终于到了晚上九点左右,看来快乐的一天是要结束了,我们三个人走在了商场的扶梯上,缓缓地,扶梯下降到了一层,马上就到底了吧正好回家试试新买的那个和我搭不搭,这一天真是收获颇丰啊,这都要感谢那两个傻……

        失重感。

        啊,好痛啊,这个绝对摔到了腿了吧。**@##¥倒霉,好痛啊,痛痛痛痛痛。

        好在扶梯快到底了,能站起来说明没伤到骨头吧,虽然比起这个,身后被谁推了一把的感觉更明显就是了。啊,那个什么序祥凑上来了,真不愧是我们亚萨西的大好人啊,这家伙叨叨叨的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啊,好疼啊,我真是太不小心了,啊,好痛啊呜呜呜呜呜呜。虽然没听清那家伙在说什么,不过只要这么回应一下就好了吧。要是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家吧。果然,亚萨西发话了!啊,来了来了,阮靖宁,你的敌意已经露出来了哦。那,我怎么办……”“婧宁没事的吧,你不是可以自己坐车回去吗,宇白可是摔得都哭出来了啊,作为朋友我怎么能不管呢!

       那个**居然真的自己回去了,就这么被那家伙搀着,我走上了公交车,啊,这家伙身上有汗味啊,恶心死了,不过都给我买东西了,这点福利就卖给他好了。

        这一路上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只要带着哭腔说说话那家是似乎就会有一种英雄救美的自我满足感。终于,公车缓缓地驶到了我的家门口,终于可以告别这个神烦的家伙了,啊,最后再添点料吧。

        序祥啊,那个……”

        怎么了?

        其实,我要跟你说个事,你千万不要生气哦?

        什么啊,你说吧。

        其实,是婧宁推得我,我很明显的感觉出来了……”嘛,虽然这是事实就是了。

        什么,她居然是那样的人!我真是瞎了眼了!

        啊啊,千万不要生她的气,她也只是误会了而已吧,我怎么都好,千万不要生气啊。

        不行,这个是原则问题,等着吧,我必须为你讨回公道!

        他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在了寒风之中,真是帅气啊,自我意识的王子大人,那么,等他失恋之后再安慰安慰他就好了吧,下次就可以不用费那么多力气把那个**支开才能让他给我买东西了,啊对了,对那个挨千刀的#%#¥的报复计划也要提上日程了啊。

       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常宇白缓缓的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作者的碎碎念:尝试着写了一个从没写过的带恶人形象,应该说是一个理想化的讨人厌的两面三刀的人,偶尔想想这些人物该怎么写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所以才有了这篇文章。可能写的有些太理想化了,导致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什么十分明确的更好的修正的想法,就更要请各位海涵了(当然有意见也可以直接回复)。这篇文章就是顺着思路写着写着就顺成了这个故事,契机是之前看到了一个在新中关地铁站的拖着一条受伤的腿的人,当然,只是由这个结果脑补了这个故事而已,所以这个故事不能说是有什么原型之类的,毕竟我也觉得那是在是太伤人了,只是一个脑补的小故事而已,拖了好久,终于施工完成了,也是万千的艰辛啊。最后,再次感谢您耐心看到了最后。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