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习作

关于陌⽣⼈的调查问卷

米色和棕色为主的那种,棉质,看上去很舒服,能让人想到阳光照在上面。

乱,有褶子,被子胡乱团在一起,但是还是很干净的,旁边是窗台,上面放着零食(饼干和薯片类的)、柚子茶酱和抹茶粉,再远一点的地方放着喝茶喝了一半的茶杯,内壁上有昨天的茶渍,(黑外红内)还有书和台灯

有一个羊玩偶(白毛黑皮红领结)感觉好像很有品位的玩偶其实是店里发的,意外的很软

拖鞋在床旁边,不整齐,两只拖鞋之间有一定距离,毛绒的🐖拖鞋(也是米色的)

单人床

 

  • 冰箱

冷藏:

上层:放着昨天和前天店里剩下的甜饼(第二天要扔掉,所以就带回来了)、

中层:昨天虽然觉得很好吃,但是还是剩了一些的外卖

下层:梨、生菜、苹果、鸡蛋、牛奶(鸡蛋除了蒸蛋羹和做西点之外不怎么吃)

侧拉门:黄油、啤酒、汽水

 

冷冻:

上格:一些肉和速冻水饺

下格:冰块和冰淇凌

 

  • 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边充电边刷手机(熄灯之后

摘眼镜+揉眼睛

看看自己喜欢的书+吃零食+喝茶

 

  • 中学毕业于

武汉一所还不错的中学

考了大学(北京理工)

念得工科(计算机应用行业)

 

5、喜欢的书、电视节⽬

书:

《人间失格》、《挪威的森林》、《白日梦》、《斜阳》、《四世同堂》、《三国演义》、《饺子》、《目送》、《源氏物语》、《伟大的盖茨比》、《月亮与六便士》、一些其他的网络小说、曾经读大学的时候看的教科书、一些养植物的书、一些关于花黑板画的和做咖啡的还有接人待物的书

 

6、怎么跟妈妈说话

通电话(也不是很喜欢视频)

主要就是回答“嗯”、“没事”这样的

会问问妈妈最近怎么样,但是总是有些无从开口(最后还是变成了妈妈最后主导话题)

不是很喜欢被催婚,但也已经被问女朋友的事情

也会跟小姨常常电话(跟对妈妈打电话差不多)

 

7、最好的朋友

大学时候的舍友(现在也比较少打交道了吧)

现在可能没什么朋友

 

8、包

有点乱,一个黑色灰色(感觉颜色不是很均匀)的双肩背(摸起来感觉有点像麻的或者什么的)

会有电脑、充电器、笔记本、文件什么的会放在里面,有的时候会放吃的在里面(糖什么的

总是会有莫名的渣渣掉出来

 

9、失眠时会

刷微博,但是其实并没有特别想看到的

会也会起来发呆(自闭的夜晚)看看小区里的灯,感叹一下和平年代的夜晚真的平静到了这种地步

还想再睡一会的话会看看书(画黑板画和调拉花的)

会抽烟(几乎不抽但是身上会备着烟和打火机)

 

10、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最害怕的应该是做选择(有点像《Mr.Nobody》里面的)会害怕自己这样的选择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困扰

也会害怕交不起租,会害怕睡着睡着觉突然脚抽筋,害怕喝酒被别人看到(真酒假酒分不清~分不清…咳,就是酒品不太好,喝完酒容易很幼稚,洗澡+喝汽水也有奇效)

 

小时候最开始的噩梦是最后成为一个有点碌碌无为的人

(类似于社畜,在写方案的时候突然心肌梗塞在公司的立方体显示屏前面,直到老板发现已经在电脑前面趴了快一个小时,显示屏上的光标一直hhhhhh…)

中学的时候也会有,但是可能是总是会梦到自己考不到好的大学之类的

大学之后就不怎么做梦了,有预感到自己以后也会在其他的方面做着小时候最不喜欢的事情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他啊…正在发呆吧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多年训练使得他靠逻辑思考,虽然本能早就告诉他答案是什么,但是总是会否掉

 

13、最难忘的事情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

在很开心的同时也有“啊…今后就要这样了”的失落感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店里(一家开在一大堆科研机构+居民楼+一家快倒闭的酒店旁边的咖啡店)

 

15、⾝体特征?

戴眼镜(黑色圆框)头发相较于一般人可能会长一点卷一点(大卷,跟一般的自然卷好像有点不一样)可能还挺高的吧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会撑着/手轻轻按着桌子发呆,会用手掌来指(比用手指头指感觉要好很多)

一个人的时候会看向远方(墙的更远方)有客人的时候会看着客人,让人不觉得很着急

 

17、喜欢(讨厌的⾷物)?

喜欢吃:排骨藕汤、珍珠圆子、汤圆、一些有芝士味道的菜或者面包什么的、7-11的盐荔枝糖

不喜欢:辣的(能吃但并不是很喜欢)蒿子杆(味道微妙)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1995.4.18

赵珏

 

P1

离开大学之后就在咖啡馆工作了,整天究竟在做些什么其实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可能就算在大学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吧…“想着

提溜着装了牛奶的塑料袋往回走(店里),从附近小区的小卖部买的,据说原来在双榆树的奶站搬到这里来了?不懂…

脱下外套,穿上围裙,谁能知道在咖啡店里的打工仔,其实也是好大学里出来的呢?站在柜台后面,今天又只有“阿珏”当值。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用粉笔画着小恐龙,绿色的,长着黄色的角,左手拿着书,时不时还是要再看看人家说的“技巧”,“感觉一开始大家也还是一起的啊”

回想一下当初入职的时候,店长感觉有点心不在焉,同事倒还是都可以,只是似乎都对业务不是很熟练(对于机器似乎还不是很会用,因为主要是女性所以会有叽叽喳喳嬉笑的声音)但似乎还都很好相处的样子?后来发现来的客人其实并没有很多,但是员工却换的很频繁,可能也是不喜欢一个人看半天的店吧,毕竟原来也是四五个人一起…店长也总是不在,留下谁该当值的信息就走了。甩手甩得是真的很彻底…

因为不能离开店的关系,午餐就用昨天晚上的外卖解决了,一上午了,总共来了两位客人,还挺熟的样子,估计是朋友吧,情侣可能还是更亲密一点……也不一定,当初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最后分的时候也是,不咸不淡,她说跟我一个哥们儿在一起了,“我**的哪来的哥们儿…”有点伤心,点上一根,没抽,灭了,喝了口柚子茶,比记忆中的似乎甜了一点,她还是走了,“可能我也没那么喜欢她…”后来她发消息给我,说只是说说看但是没想到原来无动于衷,就分了“果然…我没那么喜欢她…连她自己都知道”又点了根,这次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太久没抽了,有点生疏,烟呛得有点不舒服,咳嗽了几声。

恐龙有点画歪了,话说恐龙能跟羊做朋友的吗?算了…都这样了…

风又冷了一点,还是没有人来。

以后…会怎么样呢?作为人类,会不会做的有点烂?

不过就是活着然后生老病死,人生轨迹其实都差不多….世界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改变而改变,却会因为所有人的改变而改变…飞矢不动…..突然想到……所有乌鸦都是黑色的,所以所有不是不是乌鸦的东西都不是黑色的….那人呢?

斜着写了一行粉色的花体,其实写的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呢?没人认真看,这要是能称作孤芳自赏也有点过于无聊了吧…加上了黄色的影子,更立体一些

说起来咖啡店也会这么冷清啊…倒也不是不好,只是一个人都没有也有点太过分了吧…宿命…好唯心主义…可是也没有更好的借口了…

红色的墙上挂着白色的钟表,秒针一格一格走着,明明就是打转而已,还以为自己在沿直线跑吗,有点傻…我也傻啊…

外面总是能看到红日红枫和被它们映红的天,奔跑在雪白色的大理石地上,黑色的夜行衣,作用究竟在哪里呢?但究竟怎么样也还是比整天在昏黄灯光和白天黑夜下缓慢爬行的我要诗意很多,活得还不如一个秒针…

天花板是黑色的,整齐也冰冷的明亮黄线,配着要红不红要绿不绿的扭曲线条,虽说在天地间,却总觉得下一秒就要有幽闭恐惧症突然发作出来,这是回“家”的必经的一条走廊,只有到了小区里面,没有路灯的地方,和黑暗融为一体的时候,头发遮住脸的大半部分,竟然只有这种时候才觉得安心嘛?

打开门,抱紧了公司发配的小小羊(其实还挺大个的)脸在羊毛里埋了一会儿,知道呼吸的空气已经到了同温的地步时才撤出来,换上🐖🐖拖鞋

“谁会喜欢🐖一样的拖鞋啊…”他们当时一起买的,她离开之后,还没扔,,,鞋里面有一个完全贴合脚形状的坑,鞋底的花纹有点看不太出来了,家里尘土有点多吧…

冰箱里没什么好吃的,甜饼也不能总是起到振奋人心的作用,还要热,巧克力味更好吃一点,但是这样的话又得要牛奶才行…麻烦啊…算了

…再次打开冰箱,“啤酒…要不要来一罐呢?”拿了一罐燕京出来,又放回去,拿了青岛,在马上要听到 pu·cizzssss~~~~的时候又放了回去,拿了北冰洋出来,po~

橘色的甜汽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东西呢?”竟然有无论什么时候都适合的饮料吗?(其实是茶党,但是真的很喜欢北冰洋汽水)

冲了个凉回来,汽水稍稍暖和了一点,仍旧很好喝,头发滴答着水,乱糟糟的,更卷了一些,脸红扑扑的,眯着眼,感觉有点神志不清

“这么看来…没喝ビール。(啤酒)也没什么区别嘛~“…跟自己撒娇是啥鬼

“……噫”

看向镜子,“但爷真的是超帅气~”来了几个JOJO立,

“……噫”

眼镜挂在短袖上(没错,秋天洗澡出来都是穿着短袖的)镜片上溅着水滴和雾,香香的柠檬沐浴露和薄荷洗发水的味道,混着橘子味的北冰洋,夏天也还没结束~

向后倒过去,就像是从悬崖跳进海里

pu~shu~~~~~~~~

摊在床上,最喜欢的一瞬间应该就是躺在被子上,慢慢往下陷,感觉真的是在云上面。烧开水,还是柚子茶好了,订什么呢?炸鸡吧,还挺好吃的…那家。

盘着腿,刷了会儿微博,没什么好看的,抓起了《源氏物语》,“今日的光源君依旧去撩妹了…”光源君有妹子,但我没有….光源君有好多妹子,但我一个都没有….我连猫都没有….什么时候才能有猫呢~……

有点困,今天也就到这里了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外卖会到,先睡一会儿也不犯规啦~

(最后因为外卖小哥敲门和打电话都没有用,只能放在门口…于是又有了第二天中午的饭)

P2(一年后)

养了只猫…橘色的,不,它没有很肥,给它戴着一个抹茶色的布质项圈还带了一个抹茶拿铁的胸针在上面

后来阿珏觉得状态似乎总不是很对,上网查了一下,做了个测试,结果好像是抑郁症(中度)说是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生活,但还没有到非得去看医生的地步(不,其实应该去的)

“毕竟只是网上的测试….还是不要太过相信的好”

不知道是真的害怕了,还是本着一定至少要在死前做一件真正想做的事情,养了只猫,可能也不是“养”,因为并不是从商店带回来的(而是在从小区楼底上楼的路上听到有猫咪的叫声,结果发现猫咪趴在汽车轮子上面取暖,就用大衣裹着它回家了)

一如既往地摊在床上,抓着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看着自己已经读过一遍又一遍的书,夜又深了一点,索性关了灯看着窗外小区里的黄色路灯一闪一闪(电压不稳)看着光照着松树投射在地上的影子,黑色的烟花这么炸开,像海胆一样,在冬夜里防不胜防…团儿(是儿化音猫的名字,其实应该是单字“团”)趴到脚上,柔软而真实的压力透过皮肤传导到大脑皮层,诱出一种朦胧的安心感,一下一下缓缓胀大又缩小的毛球,捋了捋毛,不耐烦地抖动着耳朵,团儿又静静爬开,在阿珏的小小羊旁眯下,徒留一个人继续看着灯,看着灯在北风中打着寒颤,看着黑糊糊一片

作者阐述:

emm…其实不应该这么颓的,但没办法啊..shenleyiian.就是很颓。大概就是一个很丧的青年吧,是一个好学生,好孩子,好朋友,但究竟应该怎么做自己也不清楚(被女朋友试错了结果就…)很迷茫,会瞎想,但本性应该也还是好的吧….(大概)总是会有些不合时宜,觉得似乎跟大家不一样,却又在人群之中,或许有过很颓的念头,但是也还是会坚持生活下去…

还是要有个好朋友好了,或者有个猫什么的…但是我也想要猫猫,所以还是算了,等以后再稍微长大一点,一起有个猫趴~

订阅评论
提醒
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