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观察

1、床

他的床是双人的,但是只有他一个人睡。偶尔睡着时头往下出溜,脚会露在床外。两个枕头应该会是软的。一个上面躺着他的狗。被子是米色的,如果天气稍冷,会在上面盖上被罩,是浅棕色的。枕头是白色,整张床不是一套。

2、冰箱

很高的双层冰箱,约莫有2米。酒在上层中间的位置,在刚好不要弯腰和仰头能拿到的地方。上层最上面还会有一些酱料,和一些打着酒店logo的保温盒的食品。下层有许多食材,一层是蔬菜,一层全部是生肉。最底下是一堆冰袋。

3、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一边刷手机一边撸狗,随便看看一些公众号。按疲劳程度,有时候会去阳台抽烟。

4、中学毕业于

外国私立学校,比较贵和好的那种。

5、喜欢的书、电视节⽬

书:涉猎很多,偶尔也看网络小说。没有很喜欢,只是大家都说是名著的,都会去看。

电视节目:经常看烹饪节目,但是很少做饭。喜欢电影频道。

6、怎么跟妈妈说话

礼貌并且冷淡。和母亲不熟。但偶尔在对方有唠叨的时候会把手机放在枕头边去干别的事情。

7、最好的朋友

同性异性占比差不多,数量很少。会一起去酒吧,一起去看剧。一般是听别人说。朋友话也不算很多。偶尔一起晚上去兜风,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相反,也有一两个话特别多的朋友。

8、包

黑色公文包。看起来很贵,是稳重的人拿了才会更稳重的包。

9、失眠时会

抽烟,或者到顶楼放风。或者去酒吧,找一个姑娘。亦或是去自己房子的小放映厅。看几个贼无脑的打斗片,慢慢就困了。有时候醒来会发现自己缩在放映厅的沙发上。

10、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他是一个由于长相比较受欢迎的人。他害怕有家庭,过度地被介入或者被关心。

但他也害怕哪天房子大得让人空虚时,他想打电话找女孩来却没有一个人理他。

但是他的噩梦与这个无关。他的噩梦是自己杀完人后,离开昏暗的破楼小巷时,有一堆人在围着他看。一堆人会看到他身上的血,他手中的刀会把他吓醒。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那天的他一定计划有变,他和地铁太不搭了。他有可能要回家,或者是酒店酒吧。总之,他在去一个能把时间消磨掉的地方。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他以为自己是按逻辑解决问题,诚然,他的脑子一直很清晰。但其实是本能使他作出了绝大多数的决断。

13、最难忘的事情

隔壁搬过来了一个人,是个比较壮的西装革履的男性。在搬来的第二晚,他在阳台抽烟时,隔壁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咒骂声、打击声,和女人的哭声。然后在声音淡下来后,男人走到阳台,对上了他的眼睛。男人的手上拿着刀,但刀上没有血。

男人笑了起来,称兄道弟地对他说要不要来喝一杯,他接过了男人扔过来的啤酒,同时,听到了女人蹬着高跟鞋离开的声音。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健身房,或者在公司。

15、⾝体特征?

由于衣着搭配显得很瘦,但其实有不少肌肉。很高,皮肤偏白。手指相对较长。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会习惯性抱手,指尖敲打胳膊。有时候指尖会做出转笔的动作。一般是微笑,闭着嘴的很和善的表情。偶尔,在地铁上,坐在他旁边的人如果岔开腿,身上有油烟等比较大的味道时,会流露出很明显的厌恶感。也因为这个被人找过茬儿。

17、喜欢(讨厌的⾷物)?

喜欢精致的食品,稍微偏甜一些。但也喜欢吃串

讨厌吃油大的或是小饭馆

不讨厌吃快餐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名字:弋何篡

出生日期;1988年11月24日(外表看起来会年轻一点)

难得见到的没有秃顶没有变肥还有点帅的(生活中极少见到)跨入中年人士

 

故事:

(作者阐述:第一次写有同性倾向的爱情(?)故事,有点激动ww

逻辑有可能不太通的地方。相信我,它就是一片爽文!不知道你爽没爽,反正我爽了。里面出现的另一个有名字的男人就是难忘事情中的邻居,此为难忘之事后面发生的故事。而之所以这件事不算那么难忘呢,是因为这个有暴力倾向的人估计第一次见邻居就意识到这个导火索早晚得把自己点了。因此脑内模拟他人死亡场景变得更频繁了。之所以写一个暴躁老哥,主要是那天在地铁上偶尔有一个工人坐在他旁边,他故意咂嘴的声音很大,而且一直在玩钥匙。结合我自己偶尔也会去对陌生人模拟那个场景,于是就写啦!

就其实你对于那些不太熟的人的行为有时会特别烦躁,希望对方去死。但是之所以我们没有这么做,个人认为比起愧疚舍不得最先出现的应该是不值得。而在一个天天都有一个很出格的人在身边无时无刻暗示着这个行为很正常,想干啥干啥,那么有暴力倾向的人也许就会在突然的某一个甚至很平静的时刻跨过那条线?而且对方好几次没被逮,还愿意帮你善后。你杀完人,爽了,还不用承担后果。对于一些压力大的暴力倾向老哥老姐其实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吧?)

Have a good dream

那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弋何篡拿着撕开泡沫纸,露出了封面已经被划烂的光碟,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古建筑的轮廓。

这不会是什么黄片吧篡总?一个已然秃顶的红着脸的男人一巴掌搂住了旁边已经换上居家服的男人,咱们这里可是有女生哦。秃顶说罢打了个嗝,谁又能想到弋何篡比他大了整整一轮呢。

他喝醉了舌头都摆活儿不清了,阿弋你别生气啊。明明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面前缩着肩的高大男人却立刻挤上前推开了秃顶,眼睛还死瞪着他,好像秃顶干了什么天大的坏事。

你也醉了吧。弋何篡用袖子抹了抹碟,轻轻地把额头贴了上去。冰冷的触感让他从屋子里的酒气暂时解放了出来。

虽然没人不喜欢听好话,但是马屁拍多了会很恶心啊,大叔。

你谁……啊。高大的男人在看清面前这个估计有一米九的比他还要高了一点点的黑衬衫男时,直接瞎了火。公司聚会还他妈带外人,还跟个被宠坏的鸭的德行,不知道他是人事主管吗。“说白了还是喜欢健壮的呗,“他小声嘀咕着瞥了正在玩手机的一个长头发女性员工,“一样高就是不会喜欢我这种肥子。”

而且什么阿弋,大叔,这一般是亲昵的爱人才会这么叫吧?那两个字好像在嘴里转了好几圈,被黑衬衫掐着嗓子顶着舌头说出来,恶心之余居然还让旁边的姑娘笑出了声来。

你你你……cao……”

哎行了行了,哥你别生气,盛冰你也收敛收敛。弋何篡绕开比他都高了半头的黑衬衫,抬手按住了男人的颈部,冰冷的手轻握着那温暖的骨头,手指摩挲着血管。这个呢,是个动画电影。并且是外国的。我年轻的时候投资过它,但因为里面有比较露骨的女同性恋暗示,所以没能在电视台播放,光碟都没能公开卖出去。

你看我就说是黄片!秃顶爽朗地笑了起来。别吵啦都快看咱篡总露一手!

哈哈,但我还是很喜欢这部电影的,希望大家都能认真看。重重地拍了一下男人的脖颈,弋何篡收回了手,盛冰是我邻居,看他太孤单就叫过来了。盛冰,你之前是说想看这部电影对吧。

……

人物相对设计得比较美型,有强烈的欧美风格。画面是黑白,光线灰暗,一开始就是在教堂里唱着圣歌的孩子们,领唱是一个表情痛苦的女孩,男主在下面捧着一本书,镜头给过去,是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哎篡总,这怎么是动画啊?没想到您这个年龄还挺幼稚!秃顶又笑了起来,弋何篡冲哈哈大笑的男人耸了耸肩,一个一个摁着泡沫纸上凸起的小点。

我其实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活着。黑衬衫嘴咧到了耳根,弋何篡转头看向他,他立刻摆了摆手,你想的,我没想。

你说的,我没说。

这也是个很狗血的故事

镜头随着女孩逃离想将她的身体出卖换取钱财的父母在夜色下在下行的石砖路上狂奔而晃动着。这里取的是一个远景,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就像一个白色的小点儿穿梭在黑色而又扭曲的石砖道上,从光亮的,热闹的上面,一路逃窜,直到消失在浓浓的,没有生气的黑暗中。

哎我这肚子,我去一趟洗手间啊篡总。秃顶打了哈欠,自来熟地起身出去,连路都没有问。然后,弋何篡听到了马桶冲水声下剧烈的呕吐声。

女孩不敢回去,像一个幽灵在贫民窟游荡,在女孩出走的那天,做完礼拜的男主在车站售票工作时,被逃票的小孩儿抹了一西裤的油。当晚,在和第一次约的同事欢愉时,因为对方一句你身上怎么有股穷人的油烟味儿,愤怒地抬起双手,狠狠捏住女性的脖颈,看着她一点点在自己手上死去了。除了掐人的地方给的是男主脸的特写外,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成年人暗示。女性一直在抽烟,光忽明忽暗,被那细小的火光照到时,男主的表情也有不同的变化。尸体翻着白眼,脖子上有紫色的指痕。男主盖着一层被子,像一只小兽一样,靠近而又不触碰尸体,好像要汲取那最后的温暖,小声地,哭了起来。

来看的一个女孩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害怕,小声哭了出来。旁边的女孩忙着安慰她,表情却是很明显的不耐烦,声音也逐渐拔高。再转头,那个高大的胖子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上了弋何篡的视线,赶快摁灭了手机别到身后。弋何篡转回身来,一只手伸进口袋里,不停地摩挲着钥匙齿状部位。

我也去个厕所。他转过头,冲员工们笑了笑。起身时看都没看黑衬衫。

女孩走进一个酒馆,因为那是整个下城唯一亮着灯的地方。她现在已经不在乎会不会遇到危险了。只是有亮光,有温暖的地方也许能让她苟活下去。虽说不是哪里都有善良的人,但是女孩也没有受到预想中的排斥与欺负。或者说,零星的几个人并没有时间也不想去惹麻烦。缩在酒馆角落椅子上的女孩最后收到了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一些的姑娘给的食品。“她身上有股 难闻的油烟味儿”这是女孩的第一印象,可女孩还是拿上吃食追着那个姑娘消失在了镜头里。

切回男主,痛苦中的他睡了过去,醒来后的尸体却告诉他一切不是梦。草率藏了一下,男主坐上了最近的一班车去了下城。

响起了刺耳的玻璃摔碎的声音。溅起的玻璃碎渣砸到了弋何篡的脚。他站在自己的卧室里,整个房子还能闻到一点呕吐物的味道。“去死吧。”他的声音特别小。“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也许他是因为没有人认真看自己作品生气,也许是因为他们的长相。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尸体要切成多碎才能从马桶冲下去。

你不能为了垃圾而毁掉自己!”这是电影里位数不多的台词。女孩在那天晚上的姑娘的照顾下在贫民窟长大;男主在贫民窟一直穿着那件西服,用仅剩的钱财买了一本《圣经》,几年下来成了人们所爱戴的牧师。而这句台词,正是女孩儿在祷告那天看到了男主,为其善良的外表所迷惑,决议去和他一同继续回去为神奉献时那个姑娘说的话。

但这没有什么用,男主让女孩成为了唱诗班的领唱。

或者说,不用马桶,可以换一些做法。但在这之前先得学会黑掉摄像头的做法,还有嫁祸……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太麻烦了?”不知何时,广盛冰已经来到了卧房门口,正蹲着一个个捡玻璃碎片。“回去看电影吧,毕竟是你自己拍的。”

“你是不是有……”

“这个人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哎,你就甭担心啦。现在我们需要关心的是,哪个?哭着的女孩,不耐烦的女孩,爱奉承的男人,还是自来熟的秃顶?”

……

变化是一瞬的,政变推翻管理者们的行为也仿佛毫无预兆,或者其实一直植根于人们心中一样,新的小城市的统领们需要一个象征,一个从底层来的,纯白无暇的,代表着胜利的女神。毕竟这样才能让对外已经忙得不可开交的国家的统领们放下戒心,不至于拨哪怕一点稀缺的兵力来针对他们。

只要管理得够好,只要人们还不至于反抗国家,那么闹就闹吧。已经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地步。

女孩回去了,以光荣的身份,这让她非常惶恐。

“别开玩笑,我回去了。”弋何篡路过那个有鼾声传来的酒味发源地的厕所,拐了回去。现在正好播到被人利用的女孩本以为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教会的门却在某一天晚上被敲响,开门后是一群举着火把表情愤怒的人。

也许是操控木偶的人们想这个落灰的玩具了。

有可能这部电影争议最大的就是下面那一场了。一个人设计的抽象的画面总是能区别谁是真正喜欢看你的作品的瞬间。人们破门而入,女孩儿顺着台阶跑到教堂顶楼,人们有跟上来的,但大部分却是直接跑到下方墙边,一个个踩着对方往上爬,堆起了一座人山。女孩无处可走,翻过栏杆踩上墙沿,下面是“人山”,左右有挤过来的人。女孩的胳膊被烫伤,腿被划烂,血顺着划下,“人山”变成了红色。无路可走的女孩只得两手抵着墙壁,流泪抬起头,看向穹顶上帝的壁画。

然后,她被一把剑刺穿了心脏。

随着她摇摇晃晃着匍匐着踩着人山向空中伸手想抓住什么,男人把剑抽了出来,镜头给过去是男主的脸。他踹了女孩一脚,女孩从人山上翻滚下去,发出了一声巨响,沉闷了一会儿的人群立刻发出巨大的喝彩(此时他们的脸上是被铅笔道覆盖的)围着女孩一边转圈一边鼓掌。

之后就是一些善后处理了,男主获得人们的爱戴,没过多久却也殒命。照顾过女孩的姑娘来到城里却也被不怀好意的人算计,在一番痛苦后找到了教会,掀开桌子上东西的一层布却发现是女孩腐烂的头颅。最后,剧情在女二张开嘴时黑屏,只留下了痛苦的嘶吼声。

“回去的时候都小心点啊。下周公司见。笑着冲几个人招了招手,弋何篡转身推开厕所的屋门,套上了搭在水龙头旁的塑料雨衣,拖着一个袋子出来进了隔壁。浓浓的烟味儿混杂着血腥味儿扑面而来。可以说,刺激人本性的两个毒品都齐全了。

“呦!”黑衬衫坐在玄关处,血漫了下来。他探了探头看向弋何篡身后的袋子,“怎么做到的?”

“唉。怪麻烦事的,你之前也是因为这类事搬过来的吧。”弋何篡接过男人手上的刀,那个先前脸上满是不耐烦的女人现在只剩下因为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嘴巴一开一合,发出来老式油烟机的响动。她的气管被割开了。听说这个时候人们因为缺氧与恐惧而拼命喘气,周围血管破裂,血就会进入气管,从而更加不能呼吸,慢慢死掉。

而这个所谓的死前所能听到的声音,血液流动混杂着风的不停灌入,再加上因恐惧而加快的心跳,仿佛要击碎你的耳膜。

“怎么说呢,本来啊,我最开始是挑你来着。这儿,老楼,监控几乎没人看,好几个还坏了。门口也不让停车,因此什么车载前置录像之类的也不用担心。得天独厚。”

“所以能在暴露前离开?你也许有些法子,我还有公司呢。”

“别老抱怨,你现在不笑得挺开心的嘛。”黑衬衫起身进入里屋,提出来了一大桶油,顺着屋子内部撒到了外面的走廊,整个楼层。最后,把剩下的一点悉数泼到了弋何篡的身上,看着他不受影响的生疏且果断地拿刀捅进了女性的身体。

“你刚才出去了?”弋何篡抹了抹嘴,问道。

“嗯……出了这个小区才能被拍到,而且我本身是通缉犯,你到只要说喝醉了没注意到我什么时候把人带走就成……”弋何篡一言不发地刺向了他。

“你不觉得火是个很好的东西吗。”刀没入大腿了2cm左右,弋何篡拼尽全力在里面转了一下刀的角度。

“不管是拖拽的痕迹,这个爱奉承的人或这个令人烦躁的女人,还是你的脚印都能被消除?”

“那就不知道了。”弋何篡脱下雨衣,扔在地上。“但我们至少得互殴显示出我反抗的迹象。

“那估计没什么必要。”抓起倚在鞋柜上的球棒,男人狠狠地打了一下弋何篡的头部。“警我会帮你报的,至于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这个烧掉的房子,我能不能拖着喷血的大腿跑掉,就得看运势了。”说罢,不顾倒在地上呕吐的弋何篡,把点燃的打火机扔了进去。

“祝你好梦。”

(只是很单纯的爽一爽啦!之所以没搞死秃顶是因为这个人灵魂都喝没了,到时候警察问起来啥都不记得。另一个哭的小女孩因为是认真看的,所以让弋何篡大哥非常满意。)

订阅评论
提醒
9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