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门有苍桑——倾听作品终稿

红门有苍桑

风也潇潇 雨也滂滂
雷也声声 云也拢拢
黄色的人儿
浮动在广场的红影之中

我以这渺小的身躯轻拂你
我以这后生的身躯仰望你

黄河水儿也清
长江浪儿也涌
沧浪奔着你这北方的天擎

天安门呵 承天门呵
不要枉我来探望你
可将你今昔的风雨
诉于我倾听——

『“有圣上懿旨:

生于后土 始于皇天
行在为燕 明熙万千
承天启运 受命于天
朱染京华 永乐百年”

受命于天 安邦治国
清候废作 乱世为祸
革世立代 改新覆过
今承数载 惟有门郭

天运不时 万民受枉
承民夙愿 以为安邦

呔!实至大命有归!

“大命为何?新乃其旨矣!”

那么 要举起那新生的红旗
赤诚的同仁们
献身燃尽这腐朽的故国

血红的阳儿照在桑干河,
血红的浪儿扬潮波;
血红的步履是为了血红的头颅
要把新的世界染成红色”

广场啊广场 毋忘百年的悲歌
广场啊广场 毋忘屏日的战火
天安门母亲 毋忘哀恸的鸣泣
毋忘那坐落的厚土 满是蹉跎

广场啊广场 毋忘革命的号角
广场啊广场 毋忘儿女的火炬
天安门母亲 毋忘彷徨的青年
毋忘那托起的厚土 满是梦魔

年月不会蚕食——
留下不死意识——

今时今日 那年那夕
他们的呐喊依旧清晰
他们的理想依旧寻觅

他们说他们是芬芳的桃李
他们是夏草一季
他们说他们要做国家的栋梁
他们要燃尽自己

百年长风
吹不散这晴空的阴霾
百年岁月
并未因流光化作尘埃

婆娑世界 必有他们的一隅
大千轮回 必有我的一面

他们的魂灵依稀踏在我的土地
他们的愤慨与朝气令我难忘
他们说即使百年已逝
这永远年轻的广场上
亦必有永远青春的舞曲在激扬

那上升的火焰 是不怕隽永的
那燃草的星光 是不具寒风的
来者继青春 铺就彼日风尘

人们说那是新的日子
人们说那是鲜红的日子
寒冬将去 孟春在即
他们教我成为这时代的先驱罢
那么 教我随我的人民前去罢
这亦是我的命运罢

彼日北平新雨
彼日北平秋夕
我在远方聆听着
理想主义者的讯息

红星进了北平
要将它高挂门城
常言得之者得天理
今出四万万作皇太极

十里长街春风起 熙熙
星星野草燎原火 离离
正如五湖四海春潮急
正如江山如画红万里

亲爱的歌者啊 唱出来罢:
时代的车轮碾出红土地
滚滚九百六十万公里

一袭红装 纪念碑旁
带着五千年来的英灵
等待明日的朝阳”

敬听——

朝阳呵 你伴我四季轮回这寥廓的天地
朝阳呵 你留下一影猩红在我北方的门庭

当我们消沉在漫长的严冬
春风却又拂起它的清铃
可饱经风霜的土地晓得
真正的春天 还远远没有到来

春风啊春风 你吹向哪里
春风啊春风 你又将何去
春风啊春风 你止于仲夏
春风啊春风 我的愁绪从此无涯

可堪 可看——

夏月的雨
夏月的鲜血打在理想
失落的人们
失落的丁香失去芬芳
雾色苍茫 自由广场 目光所向
萧然守望 人声惊忙 满目哀怆

如盖翠碧
如盖天暮滂沱染夕阳
漫漫长夜
漫漫岁月魂灵仍游荡
华盖曾上 国章激扬 歌志骤狂
时代之惘 奴栋役梁 再无回响

人间苍桑
人间之过是覆灭希望
浮沉模样
浮沉之世是荆棘悠长
鄙者言谤 碎笔折章 凄态悲凉
重夕彷徨 风雨喧嚷 漫道尽殇

浮沉有时,毋愿明了错枉
雨夜打花红,后人总吟唱
“It was the 1989,you can hear the people sing.”
“oh children, blood is on the square.”

我的孩子啊 还有几多是你无知呢
我的孩子啊 还有几人与你这般自固呢
我的孩子啊 还有几多是你不曾耳闻呢
我的孩子啊 又有几多是你我皆不晓得的呢

山川壮丽 自由广场满地红
促进大同 尝求苍桑言由衷

于是有听闻人道:
“我们失败了、失败了!”
看那 我与他们同失败呵
却又着一袭红衣呢

日月轮转 婆娑已然三十载
四季如歌 长风乐道百人间
也笑我 随江河流落

今夕何夕,北风夜急
星稀云淡,暗火涌溢

你可见
故日的言语犹在
昔人的画像未改
那是明艳光热的盛大之梦
那是苍桑无异的黄色面孔

我的红衣呵
那是我儿女们交织的鲜血
那是长安街的华灯不灭

人儿就此伫立,教一时歌声起:

“帝国苍穹保,天高高,海滔滔。”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拿起笔,作刀枪。”

“但有一个梦,不会死,记着吧!”

“日月轮回依旧,花开花谢依然
多少青春继续不回
地下埋藏的 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是否已被忘记”

去罢!去还望四周
去罢!去踩你脚下的砖土
去罢!去以你的双瞳凝视街灯
去罢!去唱你的祖先 我的儿女们唱过的歌罢

如此便会知晓红的意义了。
如此便会通达我的故事了。』

须臾过客,即匆匆谢罢。
红门原是宏潮水,好教苍桑天下。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