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作品-于洪菲

他走进这个在自家房子后面不远处的荒凉小园子。这里有些年头了,大概在他出生时就已经少有人来了吧。只有他时常在空闲时间来到这里,也许是散散步,也许是坐下来自言自语,对着一个土堆、对着瓦砾诉说自己内心的烦闷。

他只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运动长袖和破旧的布外套,却踏着少年人最轻松的步伐。一如既往地,他走进园子,坐在电线杆旁边。又是平平常常的一天,发生的事在脑海中一幕一幕地闪过,他只觉得乏味。抬头,仰望杆子高耸的身影,他心中忽地荡起一层一层波澜。他举起手,想去触碰它的最高点,但电线杆坚硬冰凉的触感只会为他更增一层寒意。他失落地放下手,本应该稚嫩但已经有些生茧的手落下来,被什么东西接住了。他迅速看向下面——一棵不起眼的幼苗正费力地撑起他的手,似乎也在拼命抵抗着严寒,又努力撑起他怅然若失的心情。

他一看便知道,这是一棵藤蔓。它太小了,小得只剩下几片绿中透黄的叶子,小得似乎熬不过严冬,小得不足为道。但它散发着那么蓬勃的气息,像隔着很远就能感受到似的,让他精神为之一振。那是种生命的力量,让他第一次感到自惭形秽。

此后,每到放学,他都会一个人默默坐在这里,藤蔓的陪伴让他感到不再孤独。在没有人关照的地方,默默地,又顽强、倔强地生长着的小藤蔓,似乎带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力量。他经常会想象着藤蔓慢慢伸长,伸长…壮丽伟大的生命终将直冲天际。他忽然想走出这个小得可怜的村庄,走出现在这样平庸无为的生活,不再如此沉默。他腾地站起来,小跑进屋里,取了一只碳棒,在电线杆上重重这下一句话——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

 

可他在考试中失利了。一贯的好成绩也没能使他拥有去往大城市的机会。他极度失落的心情大概没有人可以理解——大概除了他,也从来没有人想过要走出去。但他没有被所谓的“机会”束缚住。少年人的满腔豪情与壮志促使他自己拿着攒了很久的钱,背起行囊。临走前,他去看了看自己的藤蔓,已经长大了些,但依旧那样有活力的它,像是在激励他不要退缩。他悄悄地,离开了。

 

城市的喧嚣热闹起初让他倍感不适。因为是拿着攒好的钱偷偷跑过来的,他的自信也就没那么足了。他明白找到一个工作的重要性,但他无从下手,因为没有好大学的证书,即便学识渊博,也没有机会展示,被企业看中也是难上加难了。对城市的规则一无所知的他自然是到处碰壁。

他无助地彷徨在街上,第一次感到自己这样渺小。

风吹过来,轻轻地撞到他怀里,又溜出来,急匆匆地奔往下一个目的地。旁边的树枝树叶哗哗的声响让他抬起头——他看到了,一棵很大的藤蔓就在他旁边。一个生长在马路旁的藤蔓,好像有着和家乡藤蔓不一样的味道。它是那样粗壮,似乎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敬意;但又是那样谦虚敦厚,似乎在友善地对着人流微笑,似乎在和他说着它也只是从一棵小苗长起的,也是历经风风雨雨但却没有倒下的。

他想起他的家乡,那棵与自己相伴数年的小藤蔓,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感慨辛酸与感激几乎喷涌而出。他写了一篇文章,关于藤蔓生命历程的想象与自己的往事。想着把这份感动带给更多人,他投了稿,没想到几天后竟获极大的赞扬,收到大笔稿费。他就这样找到了他所热爱的,将每一份小感动记录下来,每天都在发现着以各种形式存在的美好。工资似乎已经慢慢成为了附属品,而这份工作带给他的乐趣与享受是无法言表的。

 

下了火车,他几乎是一路冲回来的。已经步入中年的他边跑边辨认着以前走过的路。这片土地他太熟悉了,是他长大的地方。尽管已经在城市里许多年了,但他不可能忘掉这里。到家附近了!他放慢速度,缓缓走近。是小园子!园子里面的景色已经大不同于以往,长满芳草,有一派春天花明柳媚的气象了。忽然,他周身一颤,心里像有一股汹涌的激流将要喷薄而出。他看到了那棵藤蔓,那棵常常出现在记忆中的、丰富了他情感的、曾经激励他出门闯荡、而如今已经快要爬到电线杆顶端的藤蔓。他不自禁地跑过去,要用双手去拥抱它。再次碰到它,它已经从几片叶子长成强壮的笔直的棕褐色枝干,变成缠绕在电线杆上的一条巨龙了。他轻轻拨动叶子,哗啦哗啦的声响令他恍惚,又生出无限感慨。那个曾经周身沾满泥土的孩子,也一样长成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撼动的青年了。

他的目光落在从前那行黑字上。早就已经模糊看不清的字迹似乎依然能提醒他他的初心,敲醒他,让他清晰地看到未来可期。

他就地拾起一根树枝,用力刮去过去稚嫩的笔迹,又在藤蔓边写了一句话——沙漠里某个不知道的地方,也可能藏着一口水井。

他明白,这个从前无人光顾,以后可能也不会有人踏足的小园子,这颗或许不为人知的藤蔓,便是他在沙漠中找到的水井了。

他希望自己一直热情、感性、细腻下去,不仅为自己的家庭,更为自己一直坚定要往前冲的信念,为小时候就有的梦,为对得起半生的拼搏。

 

而如今,他颤颤巍巍走过来。离开城市回到这里有好几年了,儿女们说家乡这里对他来说是养老的好地方。每天都要来的,就是这个小花园了。他记得这里以前是荒废的土地,大片大片的,连着远山。现在是鲜花,带着幽幽草木清香,环绕在他的房子旁边。那里有棵藤蔓,已经又粗又老,像垂暮的老人。甚至褐色粗糙的枝干与纹路,也已经和他褶皱的皮肤很像。花园里以前的土堆,废品、断壁,都被拆掉、搬走了,那根已经快要倒下的电线杆还保留着,也许是被藤蔓层层缠绕和支撑的缘故吧。人们把这颗藤蔓当作一种景观,而他却把它当作最亲的亲人与挚友。他总是在花园里转转,去轻轻摸一摸那根藤蔓,心里已经没有太多波澜,只剩下无法言表的满足与欣喜。有时,雨后初晴,藤蔓的叶子上会有晶莹剔透的露珠,像极了他清澈的心境。然后他会看到露珠轰然坠地,甩开万道金光。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