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作品最终稿 李青阳

这是一个蘑菇——一个伞状的蘑菇。虽然很容易辨认出来,但是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是担子菌门伞菌纲伞菌目蘑菇科的蘑菇。这个蘑菇大概生长在热带地区的很深很深的山林里,还没有人发现过它,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人发现它,因此我们并不好确定它是什么种的。但是这并不重要。

有一天,这个蘑菇起了神奇的变化。蘑菇的菌褶,也就是伞盖下面的褶皱部分的担子,这个真菌的生殖细胞,发生了变化。两个位于同一个细胞内,平时互相“爱答不理”的细胞核,竟然互相主动靠近了。只见两个像吐出来的桃核似的细胞核逐渐互相靠拢,慢慢地,慢慢地,细胞核的膜逐渐融合了起来,然后就这样,两个桃核融合成为了一个大桃核。生物机器开始全速运转,细胞核内部的各种分子开始或改变自身的构象,或往来于溶胶般的基质当中,逐渐地,大桃核变成了原来的几乎两倍大小,又从两侧向开始隆起,中间部分要被撕裂一般。最后分子剪刀“咔嚓”一下终结了大桃核,两个携带了原来两倍的基因量的细胞核诞生了,并且又在这个基础上分裂出了四个分别和原来的一个细胞核携带同等基因量的核,里面的染色体被有序地从中间分开,由“一对”变成“两条”,四个细胞核分别“抢走”了担子的细胞质,分成四个小孢子,从蘑菇上脱离下来,随着一阵风悄然远去。

其中一个孢子随着风飘了很久很久,然后,缓慢地落到了一颗倒塌、腐朽、生满了苔藓的树木上面。以部分正午的阳光透过密密的树林照射到了孢子上面,幸好有厚重的细胞壁的遮挡,孢子才免受遗传物质被紫外线轰击受损或被活活烤熟的命运,并且骤然升高的温度使它的某些生物机制开始工作。几个小时过去了,厚重的细胞壁瞬间开裂,原来是内部的复杂的生物化学反应导致的压强变化造成的。孢子开始燃烧担子留给它的一点点营养,很快,或许过了20分钟,真菌的细胞核先分裂开来,几条染色体划过细胞质内部,分别向两侧靠拢,随后细胞质也增了一倍,但是却没有完全分离开来。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真菌细胞数量变得逐渐可观了。然而生存下去并不容易,千千万万的细菌发现了尚未完全形成细胞壁的真菌细胞,对它发动了攻击,有的分泌出蛋白酶和纤维素酶,企图将真菌分解掉,还有的则索性用二氧化碳、尿素这样的代谢废物来淹没周围的环境。但是真菌也一声不吭,在等待细胞壁完全生长的同时,又分泌出强力的抗生素类的物质,细菌无法穿透厚重的细胞壁,并且在化学攻击下数量开始越减越少,只有少数苟活了下来。真菌开始快速产生木质素酶,富含酶的液体从细胞壁的空隙中流淌到朽木表面,在长时间的作用下,将构成木质的顽固物质分解成了可溶性的糖。真菌就缓慢地吸收这些苦苦得来的养料。这时,一只变形虫被朽木表面的水中溶解的糖类吸引而来了。虽然是单细胞生物,但这个微型猎手也有着灵敏的感知能力,马上就探测到真菌这个“更加肥硕”的猎物,向真菌全速爬行而来。伸展开它的拟足,变形虫包围住一个新生的真菌细胞,这个细胞的细胞壁不完全,没有抵御这个捕食者的能力,很快地,细胞膜就破裂了,内部的细胞质流出来,这个细胞死亡了。由于真菌的细胞分裂很多次后行程的菌丝中每个细胞没有明显的界限,因此细胞质不断从破裂的细胞处流出,被变形虫取食。最后过了30多分钟,先经过几个细胞“自毁”凋亡,然后细胞壁逐渐生长,危机才算解除,变形虫也早就不知去哪里了。真菌没有顾虑生存的难度和随时会出现的各种危机,依旧奋力地分泌着消化酶,吸收着营养,等待进一步的生长。

终于,两天后,真菌成为了一片肉眼可见的,十几厘米大的菌丝。它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在经历了各种危险后还是存活了下来。现在它的大小可以保证它基本安全了。在晚间,它感应到了另一个同伴的存在,于是两个菌丝开始了融合的进程,形成了一条新的菌丝,只是两个细胞核不融合,就像它们的上一代一样。再后来,这条菌丝凭借着厚实的细胞壁和坚实的营养基础,变成了几千条,几万条,几千万条,竖直向上攀升。最后,一个新的蘑菇诞生了。

再然后,某一天,这个蘑菇的担子也开始分裂,形成四个孢子,随风远去……

作为人类,我们很少去关注这些“低等”的生命,它们甚至是没有意识的,但是却和我们一样,自然而然地显现出生存的愿望和面对伤害的坚韧毅力。又有谁想到,它们所具有的生命特质也是和我们相同的呢?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