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终稿——眼睛

在以前

世界上有两个大人

一个是冰冷的学者,

一个是温暖的医生,

各自雕刻出属于自己的小人。

 

学者总是胸有成竹,

犹豫的医生却在迟疑,

一阵穿堂风,

钟乳石上的水滴,

小人们由此出现,

为学者和医生各自尽忠。

 

唯有一次,

风也缓了下来,

断断续续地摩挲着,

“完美”

想着

甚至在微微颤着

柔和、光滑

这是小间谍

一个如此亲昵着医生的学者的孩子

 

思维的敏捷

真理亘古不变

去探索、去发现、去观察

书后是与真理一般的亘古不变的寒冬

沙沙沙

笔尖划过

会有墨色的冰吗?

 

一段旋律轻柔飘过回旋

手术刀把它变成水彩

这是小间谍的世界

嘘……

体会,而不要思考

任它流过

情感汇聚后散发着温润的光

 

蒲公英开了,

是明灿的黄色,衬着绿绿的叶子,

让人期待夏天时的半透明白球,

被风吹成雪

小间谍留在花旁边,

冰定住,寒风乍起。

小间谍围着她转,

转了一圈又一圈,

央求想让学者下令带她回去,

手被牵走,

花还在原地,

挣脱了手,

小间谍陪着花一起,

直到会找不到路

怎么会找不到路呢?

温暖的

能融化那块寒冰的温暖的风

就在身后等你回家

 

一个女孩来了

医生霎那间变得激动

想对她说很多的话,

却笨拙到不知道如何表达

偷偷告诉了小间谍,

或许除了小间谍,

再没人能表达如此炙热浓厚的情感。

不管学者的劝诫,

陪伴着她

歌唱舞蹈。

所表达的甚至小间谍自己都不懂了,

波光流转,蝶舞翩跹

只有医生笑着,试图发出所有的光和热

就像是黑洞一样,

光已然逃离不了。

 

小间谍熟悉了女孩,

熟悉了她最喜欢的歌,

熟悉了她所喜欢的夏夜与蝉鸣

熟悉了云朵一样的棉花糖

熟悉了她的笑,

也熟悉了专注、停留在她身上,

明明是人类,

70亿的数目如此之庞大,

能够熟悉至此的却只有1个

医生的温暖更甚于以前,

学者似乎也融化了些许,

熟悉了

习惯了

却不腻

或许就这么一直呆在棉花糖上也不错……

就这么一直围着一个点转着

转着……

 

“不累吗?”

起身

“不腻吗?”

转身

“不无聊吗?”

离去

女孩没再回来了。

 

有点疲乏、酸酸的

沙发空空的

原来已经褶了有一会了

一会儿

是多长时间呢?

茶叶把热水染成红褐色,再慢慢变凉

嫩嫩的橘子瓣长出硬硬的脆脆的盔甲

天空从黑色变到黑色

月亮从圆圆的又长成圆圆的,

柿子从青涩到被橘红色的糖浆充满,

又或者

只是眨一下眼的时间

医生像是要碎掉了一样

学者依旧冰冷冷地看着

默不作声

指挥痛苦转移

悲伤席卷了小间谍全身

水滴无声落下

 

从此

真正的间谍

出现

流连于色彩光影的美之间

总是笑着

却摸不到底

艰涩隐讳的文章也看的懂,

各色数学地理的图纸,

各色的方程式与生理结构,

这是间谍,

学者的孩子。

 

阴冷,

灰白,

如此慢慢变化着

向冰靠近,

渐渐远离了春风,

“还是…离开了”

风如此想着

……

冰也是炙热的

只有冰才知道的

只有冰们才知道的

 

小小的间谍,

唱着小声的歌,

医生坐在它身边,

静静地听着轻轻的歌声,

歌声停了下来,

医生的怀里抱着一小坨,

学者走了过来,

接着哼完未尽的歌。

 

这是学者最怜爱的孩子,

不仅因为它精雕细琢,

而是学者虽然是冰冷冷的学者,

却依旧会被小小的间谍所迷惑,

小小的间谍像极了,

像极了它所爱的医生,

温暖的医生会知道吗?

知道远处爱着它的

除了有小小的间谍,

还有冰冰凉的学者?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