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终歌

巷子终歌

“嘀嗒——嘀嗒——嘀嗒——”

似乎是一个堆满了钟表的走廊?为什么表针转得飞快?

“咚————咚——咚”

是谁在奔跑?

“时间要来不及了——

来不及什么?

“呼哧——呼哧——”

什么嘛,原来是我啊。

“嘀嗒————————”,再也不会响起了

咦?表停了。

“嘀嗒——”,细小的声音

是什么呢?为什么在哭呢?

但没有人能回答我了,这里只剩下了缓缓流淌的泪水。

大概过了十分钟,望着熟悉的天花板,慢慢摆脱这个梦带给我的影响,但脸上依旧感受到湿润。

“嗡”,手机传来响声,打断了宁静。

9:36【林家崽哥】我这边已经都完成了

9:36【林家崽哥】谢谢

9:37【林家崽哥】你要是想去看看,随时叫我

9:38【林家崽哥】最近可能不上线,急事你知道怎么找我,和以前一样

9:40【林家崽哥】谢谢

眼中倒映着手机屏莹白色的光芒,房间里短暂地响起了键盘的敲击音效。

9:41【青】好的

9:41【青】谢谢

9:41【青】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9:47【青】谢谢

我的时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过得很快。

缓缓穿上衣服,出门,似乎是漫无目的的样子。

在小区门口,看到长队,排了上去,可等反应过来,手里却是两个热乎乎的烤红薯。

我愣愣的望着烤红薯,咦,另一个,要给谁吃呢?

———————————————————————————————————————

夏天买烤红薯的人不多,买了一个热乎的烤红薯,放在厚纸袋里,我抱着他们开始前进,穿过人流,走过高架桥,进了大门。

红薯遇到了等待自己的人——“巷子!俺来啦!带着你最爱的红薯来啦!”

“我爱你!”这可真是充满激情的回复。

一个环境一般的旧小区,楼里面的白墙上贴满了小广告,我要找的防盗门里面两个板凳中的一个上面坐着一个女孩,那是巷子,她今天很开心的样子,戴着一顶帽子,眉眼柔和,温柔地像是春风拂面、杨柳抚头。

她总是很温柔的,别人总说,这么温柔懂事的孩子,真难得啊。

把烤红薯掰成两半,一人一半,两个人抱着烤红薯坐在板凳上吃,烤红薯稍微有些凉了,但依旧不减美味。

巷子小口小口的吃,我每次看她吃东西,都会产生一种这是什么珍宝的错觉,大概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巷子把自己的一半仔细地吃完,每一丝红薯都被她吞下了,然后望向了我。

我想了想,给她撕了一点点:“趁崽哥不在,下次不行了,你不能吃这么多。”

巷子很快消灭了这一小条红薯,打了个嗝:“嗝,真想任性一次啊。”

我凝视她,巷子假装没看到我的凝视。

她扭头凝视着手里的红薯皮,做出了一个决定:“我每个月,不,每星期都要吃烤红薯!”

“好啊,”我说着,“虽然你每次都这么说。顺便,这是第几种你每周都要吃的食物了?”

巷子“唔”了一声,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但很快便放弃了,“我的本子上都写了的!不会忘的!”

缓缓打出一个“?”我看着她,“这是忘不忘的问题吗?”

巷子挠了挠头,准确地说,挠了挠她的帽子,也没说什么。

我们都知道,这些是肯定会被完成的,肯定,肯定,不管对我们中的谁来说,都一定会完成。

只要可以的话。

我们在小公园里溜达,巷子听我讲学校里发生的事,一边吐槽,一边说自己这边的情况。

找了个长椅坐着,今天是工作日,只有我那坚决不遵照北京市放假规定放假的学校才能跑出来了,附近没人,天气有些热,她把帽子摘了抱在怀里。

“崽哥什么时候回来?”我踢了踢地上的石头,问她。

“哥哥过两天就回来,那个节目组的节目要结束了,”她把石头踢到了草丛里。

我从包里拿出来给她带的书,接着说:“那样也挺好的。”崽哥是弹钢琴的音乐老师,之前被一个小节目组邀请去参加一个去乡村给孩子们弹钢琴、献爱心的公益节目,虽然具体不太清楚,但巷子很开心,她说哥哥你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你去做公益很好啊、我这边出不了事的有大姨看着我、放心走吧我最近身体很好、去做些美好的事情吧、咱也不差这一个月的钱……她说了很多,于是崽哥还是听她的去了,打点好了一切、嘱咐了一切能嘱咐的,去了这个节目,虽然我觉得崽哥是为了给巷子积福,但大家都说,巷子是个懂事的孩子。

对啊,懂事的令人心疼。

“呀!”耳边传来幼童的呼声,打断了思绪,轻轻地撇过去,立刻知道了原委,“妈妈!那个姐姐没有头发……”那孩子很快被母亲捂住嘴抱走了,临走前还冲我们歉意地笑了笑。

虽然我和巷子已经习惯于这样的事情,但为了节省麻烦,她苦笑一下,还是把帽子戴上了。

这件事并没有打扰她的好心情,她继续笑了。

但我不笑了,不管多少次,发生这样的事,都很难过。

所以巷子才会对我放不下心来吧。

但我觉得这样挺好,她多了一个要牵挂的事,也挺好的。

巷子看着我:“小白很温柔呢,每次都为我难过。不用这样的,不用的,不用为我难过。”怎么可能啊,我在心中喊道,怎么可能不难过啊,“除了你和崽哥,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她盯着脚尖。

我还是忍不住说:“你接着说一个试试。”我知道,她要说,死掉就死掉吧。

“是红薯不好吃,还是我们的表现让你产生什么误解?”我把她的脸扭过来对着我,“林巷子,听好了,我们希望你活下去,为了你做的一切,不是让你因为‘我们想’而努力,是想要让你为自己而活,为林巷子而活。无论什么样,只要是林巷子,我们照单全收。”

“白血病并非不可治愈。”

“小白,我见过太多怀着微小的希望而死去的人了,从七岁到七十岁,没有什么人挺下去。”

“但是巷子,你是一个普通人,想要普通的活着很正常,感到绝望和不公很正常,嚎啕大哭也很正常,你此时此刻正‘活着’,我们尽力做好一切,就够了。”

“要是还不行呢,毕竟现实可没有什么奇迹。”

“我们会哭的很难过,你再也吃不到你本子上的烤红薯。”

“那我就试着,为了烤红薯而活吧,真没出息啊。”

“这样也很好了。”

“竟然被比我小三岁的你说教了,真是抱歉,明明是我的痛苦,却也变成了你的痛苦。”

巷子是有很多想要做的事的,她想看大庆阅兵,她想穿旗袍,她想去旅游,她想继续画画,她想吃很多美食。

唉,都没做到啊。

———————————————————————————————————————

林巷子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与她有着一个和遇到所有人一样普普通通的初遇,普通到我都想不大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了。

我不喜欢忘记和巷子有关的事。

我不喜欢这种巷子逐渐脱离这个世界的感觉。

-2017.12.??

屏幕亮起

【巷子不是港子】你以后不要忘记我啊!

【“巷子不是港子”撤回了一条消息】

【白白不要拜拜】我看到了

【白白不要拜拜】不会忘记的啊,你这狗女人让我流了这么多眼泪还想转身就跑指望我把你忘了?想都别想。

【白白不要拜拜】[动画表情]

【巷子不是港子】我仔细想了想,不能拖累你们以后的生活,你们尽快忘了我

【白白不要拜拜】放噗!你说忘就忘啊傻缺玩意儿给我好好活着啊喂!

【白白不要拜拜】屁

【巷子不是港子】对不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放噗,噗噗噗

【白白不要拜拜】你傻缺吧

【巷子不是港子】嘿,小白,你要好好生活

【巷子不是港子】不用因为逐渐淡忘我而感到愧疚,真的不用

【白白不要拜拜】巷子,不要这样

【巷子不是港子】听我说完,这很重要,这不仅是一份朋友的期望,更是一份长辈的教导

【巷子不是港子】不是“代替我活下去”,也不是我“活在你的心中”,是你要继续生活,可以感激你拥有的一切,可以为悲剧而悲伤,但小白,你要继续向前走,哪怕你有一天遗忘了我,我会为此高兴,因为你是小白,因为我知道你是小白

【巷子不是港子】不要被我束缚啊,让我成为你人生里一朵普普通通枯萎的小花吧,我希望倘若你以后回忆起我,想起的是我们一起吃红薯、半夜连麦、去看电影,而不是让自己沉溺在这种悲伤中,我知道你不会溺死,但我更希望,你想起我时,脸上带着的是笑容

【巷子不是港子】嘿,你看,要是我这么年轻就死了,然后别人想起我还总是哭丧着脸,我得多惨啊

【巷子不是港子】在这点上我和你妈妈有着共识,小白你啊,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享受着你的温柔,让你承受了来自我的悲伤和烦恼,但既然我自称一声你姐,我就不能让你对我的温柔成为刺伤你的刀刃,因此,让我们给予你的一切,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坚强,成为你的亏甲吧

【白白不要拜拜】姐,盔甲打错了

【巷子不是港子】收声,你姐我一生大概就一次这么严肃的讲话了,好好听

【巷子不是港子】我对社会做的最大贡献可能就是帮你成长了,你以后可得给我出本书

【白白不要拜拜】通过往我心上扎刀子的方式助我成长吗

【巷子不是港子】[嘿嘿]

【巷子不是港子】少年啊,前进吧,向着光明的未来,奔跑吧

【巷子不是港子】好!说完了!

【白白不要拜拜】这段话你准备多久了,巷子老狗

【巷子不是港子】马马虎虎,某一天起就开始打稿了

【巷子不是港子】别哭啦,这次我都没哭

【白白不要拜拜】我知道了。给我好好活着啊,混蛋

【巷子不是港子】yes,sir,那么sir,该晚安了,记得洗脸,要不然第二天眼睛会肿

【白白不要拜拜】晚安,混蛋巷子

晚安啊,巷子。

谢谢啊,巷子。

我常常因为你的悲情色彩而自动遗忘你的傻缺。人果然不能太中二啊。

也许有些辜负你的期待,我花费了比你估计的要长很多的时间,真没出息啊。

到了现在,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我想起你时,更多是为“林巷子”而轻笑吧。

巷子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乐观但偶尔崩溃,坚强但偶尔想放弃。

但对巷子来说,最不希望的景象,是把我们也拖进沼泽吧。

她对崽哥是很放心的,同样对我们怀着愧疚,但她对一个有生活能力的成年人有着相信他自己前行的放心,对一个爱哭的小辈有着来自长辈和朋友的担忧。

所以我不自量力地想要把巷子拉出来,而巷子把我往沼泽外推。

她带着一份温柔,抚摸我的头一样轻声说着每一句话,含着笑意,带着泪花,强装长辈,摆脱不掉自己的那份傻缺。温柔和傻缺,这是巷子被给予的礼物,而她又给予我以温柔和傻缺。哭笑不得的是,温柔和傻缺,都是白血病给予她的。

疾病给予她温柔的目光对待一切,临近的死亡给予她跳脱地傻气。

她给予了世界什么呢?

她给予了世界同样的温柔和跳脱。

但她被给予的痛苦和绝望,却藏进了自己的角落。

她被拖进了死亡和绝望的沼泽,她挣扎得太久,一次次探出手来摸到天空,但又一次次被拉回黑暗,不知道还有多少力气。

———————————————————————————————————————

15年的时候,巷子有一次说:“我有时候觉得死了也无所谓,死就死吧,我不在乎了。”

我剥橘子的手顿住了,张开了嘴,但感到有些失语,眼睛又开始湿润,嗓子却没用地干涩。我沉默了良久,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巷子不缺少什么千篇一律的安慰,大脑充斥着“我真没用啊,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要是能像动漫里的主角一样用嘴炮激励自己的朋友就好了,真想能自己说出动漫台词一样的话。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可恶啊如果是为了巷子的话我连圣杯都能打下来!大脑啊!!!动起来啊!!!嘴啊!!说点什么啊!!!”

人生贫瘠的阅历和语言组织能力不足以让我说出什么格外有用的话,这一点我在第一次想要安慰巷子时便感受到了,无比痛恨话废的自己。

我想得太久,久到巷子看起来已经开始想其他事了。

但我忘不了她的眼睛。

橘子早就剥完了,橘子皮已经被我撵出水来,我把橘子掰开,递给她一半。

我的声音带着奇怪的哭腔,“巷子,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像是会说话的星星。”

巷子看着手里的橘子,没有动,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没有吃的欲望,“那现在星星在说什么呢?”

我把两瓣橘子分别塞进我们的嘴里,努力克服手指的颤抖:“在说,救救我。”

橘子躺在她苍白的手里,巷子的手一动不动,橘子也静止着,像是躺进了小小的墓地。

巷子的嘴唇轻轻张开,又合上,她似乎花了很长时间消化我的话。

终于,她慢慢地咀嚼,那一小瓣橘子,被她轻轻地咀嚼着,小心翼翼地,她咀嚼、品味、吞咽、消化,巷子享受这个过程,但这份享受,带着求而不得的渴望和伸手探向微光的绝望,这让我产生窒息感。

她动了动手指,张了张嘴,大概是和我一样发不出声音。

巷子轻轻抚摸着手里的橘子,摩挲着,凝视着。

她在想什么呢。

她是不是在想,自己和这个橘子,谁活得久呢。

巷子的眼泪划过脸庞,像是星星,在坠落。

她哭了,开始是无声地流泪,橘子从她手里滚到被单上,她开始抽泣,然后是如同嘶吼地、洪水决堤般地大哭。

女孩儿在悲鸣。

她说:“我也,想要活下去啊。明明只是,想要活着,为什么这么难,这么难。”

哪怕是大雁被弓箭射穿胸膛发出的啼鸣,也不会比她悲伤,更不会比她绝望。

我抱住她,我说:“你会活下去的,你一定会的。”我重复着,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巷子像是溺水的人,抱住了我,但我既不是她的稻草,更不能把她拉出水面。

那时候,更像是,我反而被她拖进了黑色的沼泽吧。

巷子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啼哭,她含糊不清地说:“我要活下去,我也想活下去。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呢,凭什么,凭什么是我呢,怎么就,偏偏是我呢。”

我也想着,为什么呢,我总想着,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巷子呢

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作答。

也许除了统计学家,没人能作答吧。

———————————————————————————————————————

我和巷子坐在长椅上,巷子突然说:“我啊,以前有一个病友。”

我的心微沉,“病友”和“以前”碰撞在一起,往往不是什么好事。

巷子把手里的书放下,抬头看着天,“是个小男孩儿啊。”

“嗯。”

“我们一起治疗了两年。”

“嗯。”

“然后他死了,那时候他也就九岁吧。”

我没应声,巷子自顾自地继续说:“原来人的生命,会这么简单地逝去啊。

我茫然地盯着手里的书,心脏像是被攥住,我再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没有经历过她的痛苦,也许会因此第一次经历生死的离别。

我扭过头去,看到巷子注视着天空的眼睛闪着泪花。

也许,很多年后的我,也会有一天是这幅表情吧。

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立马把它拍散了。

“那孩子,一直在幻想着天堂,满心期待地睡着了。为什么呢?”

“明明是深渊,人们为了避免他的痛苦,告诉他那是乐园。所以他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经历的是什么。他经历的所有痛苦,被告知那些是通往天堂的考验,可是不是啊,明明应该是为了活着,为了活下去啊,我们经历那么多痛苦,是为了‘活着’啊,如果是为了‘死去’,那我们经历的一切磨难和痛苦,还有意义吗?所谓天堂,又有什么意义?太可悲了、太可笑了。”

我想了想,没想明白,就说:“是因为家人对孩子的爱吧。”

巷子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像是教诲一般说着:“所谓‘向死而生’,我们的一生,就是走向死亡的过程,可如果到‘亡故’时都不知道自己追寻的终点是什么,‘生’的意义,又在哪里呢?我知道我追寻的‘生’和‘死’是什么,任何人都有知道‘死’的权利,正因为‘死’,我们的‘生’才弥足珍贵啊。”

我那时候大概只是似懂非懂,巷子清楚地知道自己所面对和拥有的,她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死,最终却拥有了自己的生死。这个认识让我既感到悲哀,又为她高兴,也带着来自后辈的仰慕,我什么时候能明白呢,我想知道巷子看到的世界,我想理解她的思绪。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就像巷子不能理解那个男孩在幻梦中死去的经历,我也无法切身感受她经历的痛苦、挣扎、绝望又希望、希望又绝望、豁然……

我无数次去尝试理解她,想象自己在她的境地——父母早亡、身患绝症。

却感受到如同浪潮的压抑和悲哀,而这或许不及她所承受的千分之一,她人生将近一半的时光,都在这样的处境中挣扎。

巷子的人生就像是被阴雨雷霆覆盖,常年黑暗寒冷,我真希望有光能照进去。

而巷子给自己磨出了火花,她给自己点了一盏灯。

———————————————————————————————————————

巷子死在一个普通的清明节,我当时不在北京,被崽哥告知这个消息时,产生了被寒冰冻住般的悲伤。

我没有陪她走过最后一段路,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遗憾。但对我们两个人来说,却没什么影响吧。

她并不在意死在哪一天,死在什么情况下,她有着足够多的遗憾,不缺这一件。

巷子迎来死亡的日子,对她来说大概无所谓吧。仅仅是“这周有没有吃红薯”的区别吧。

那个傻缺,也许只是:“今儿天不错,就今天死了。”

巷子何尝不悲伤,只是悲伤太多了,便只能带着悲伤前行。

我和崽哥给她办了后事,选了一个小小的墓碑。

林巷子

2002.3.26-2018.4.5

向死而生

一个曾与白血病抗争的普通人

巷子是一个普通的人,普通的活,普通的死,不像小说轰轰烈烈,却是她自己的歌,由她自己书写的歌。这大概是一首充满了遗憾,但又满意的歌,是悲歌,也是颂歌。

巷子的离开像是一场大雨,她却早有准备,给了我一把雨伞,但我连打开伞的力气都没有,被大雨淹没。

我花了太长时间,才打开这把伞。

我撑着巷子的小伞,走出了阴雨,看到了阳光。

巷子的阳光,从云层照进去了吗?

歌曲末了,余音犹在。

生如远舟,向死而生。

【END】

作者阐述:

这篇写作的目的是我自私的个人理由,出于想要让她在世界上留下更多的痕迹的想法,拿起了笔。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对自己的问询。

很多事情没写,就这样好了,白血病病人为了体验人生下载王者荣耀啥的扯淡事给她留点面子不写了。

巷子是小名,墓志铭那里手动打码勒。

从头到尾,我都想把巷子的脑壳撬开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无时不刻不这么想。

嘿,巷子,这个你满意吗。

【敲黑板】按照时间顺序,第一个发生的事是两个人吃红薯,第二是巷子的大哭,第三是向死而生,第四是微信那段像交代后事的话,然后巷子死亡,但文章最后一段类似于总述,巷子刚刚离开时完全是哭得昏天抢地要死要活属于被大雨溺死的阶段,所以第五件事是开头巷子刚刚离开崽哥问我要不要去墓地看看,最后是走出大雨。

*17年末的那段聊天记录有个小彩蛋,事件起因是《寻梦环游记》,所以人果然不能中二啊

向死而生是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提出的生死概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

生如远舟,向死而生 是前阵子在yys的卑弥呼活动里看到的一句话,共勉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