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作品终稿

晨曦“少女”

 

“哒—哒—哒—”鞋跟与地面碰撞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正红色的高跟鞋带着一些细闪,像是掺进了星星的碎屑。令人惊奇的是,那鞋跟怕是有十厘米不止,穿着它的人却走的无比平稳,甚至走出了奇妙的节奏感。向上看去,一双纤细但并不干瘦、修长又充满肌肉感的腿被包裹在了贴满银色亮片的吊带连衣裙中。

“嗷嗷!AC宝贝!!”

“AC我爱你!!!”

狂热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来人双手叉腰,用料清凉的高开叉连衣裙被他穿的摇曳生姿,每走一步都沙沙作响,如同自带音效一般。亮片好像镜子,每一片都能反射出一张或激动或惊艳的面庞。而穿着亮片裙的人好像月亮,又好像KTV里球形的彩灯,折射着四周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与尖叫声,光芒四射。

“嘘——”

精致骨感的上半身之上,嘟起的唇上涂满与高跟鞋相呼应的紫调正红色,妩媚的眼睛轻轻一眨便引起了全场不退反进的尖叫。然而只要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发现,吊带下与脖颈间,该凸起的地方似乎颠倒了位置。肌肉饱满的身体也和一般女孩子的圆润柔软不大一样。面部线条更是如刀刻般棱角分明。而这些特征都指向了同一个惊人的猜测——

“It’s show time——!”

 

 

“AC宝贝,下面的问题稍稍有一点过分,是关于……你喜欢穿裙子和高跟鞋的。不想回答的话可以跳过哦。”

主持姐姐示意摄影小哥停下手中的相机,略带一丝担忧地看向AC,试图用尽量委婉的方式提醒他。这位最近炙手可热的街舞新星来到了他们节目做采访,短短不到一小时的相处已经让她对这个坦率又可爱的孩子产生了好感。称呼也从“AC”变成了“宝贝”

“没问题呀姐姐,问吧问吧。这个哪里过分啦。”AC笑着靠在椅背上,亮片和绒毛椅子摩擦出了沙沙声,微微拖长的尾音好像在撒娇。

“嗯……好吧。能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非常开朗外向的人呀,有那么多的好朋友,粉丝们也很喜欢你活泼的一面。而你在跳舞时变装的风格又不是很被大众所理解与认可。可以讲讲你的心路历程吗?“

AC微微一愣。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还真有点儿难以回答。不是因为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

雷曦没有“觉醒”之前,身边的家人朋友就很少干涉他的行为方式。虽然隐隐觉得他有什么跟别的男孩子不太一样的地方,但也不会随意恶意揣测。“觉醒”之后,即使是最严肃传统的父亲,也对他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别说原本就宠着雷曦的哥哥姐姐们了。

“其实在我一直生活的世界里,DragQueen也就是变装皇后这种风格本来就是有很多人在做的嘛。而且我的家人们对我也是非常的支持。爸爸妈妈都太宠我啦哈哈哈哈哈!”AC本来认认真真讲着,结果又笑了起来,演播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不过呀,我也曾经矫情过一段时间呢。那时候觉得自己不正常,又不敢跟别人讲,还好后来……”

 

 

雷曦从小就知道,他和别人不一样。

广西柳州一个温暖而潮湿的下午,14岁的小雷曦刚刚睡醒。新闻说今天是芒种,他决定穿那身暖色调的家居服。雷曦在杂乱无章的衣柜里专心找暖色调。某一眼瞥到一抹鹅黄色,便使劲扒开它旁边的黑白T恤,试图把它揪出来。然而,拿到手上才发现,那并不是家居服,而是一条鹅黄色的百褶裙。

彼时的雷曦正处于迷宫的拐角——一个由成千上万的镜子构成的自我认知迷宫。那条裙子静静躺在他面前,就好像是迷宫里的一个指示牌,连接着炸弹的那种。

可能是姐姐不小心放错衣柜了吧。雷曦盯着它,心想。初见稚形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像是压抑住了什么。我给她放回去好了。

他再次拿起裙子,转身大步走向门口。

好可惜啊。

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心底说。雷曦放慢了一点脚步。刚刚课本里穿着校服裙笑得像个红苹果一样的女孩突然在他眼前闪现。他把刚刚抬出去的脚收了回来。

况且家里没有别人。

罕见的认知鼓动了他心中的渴望。姐姐和朋友出去玩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爸妈在五星街享受二人世界、哥哥也约了队友在外边……

于是雷曦踮起脚尖,掩耳盗铃般地、一手抓着百褶裙,一手轻轻关上了房门。

即使在心中预演过无数遍,实际操作上还是废了很大的力气。雷曦第一次是从上面套上的——这是一个慌乱导致的错误决定。好不容易把裙子扯到了差不多的位置,却发现内衬还翻在外边。等到每个部分都基本顺溜了,雷曦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轻轻喘口气,低头看下去。亮黄之下只能看到两只白生生的脚丫子。雷曦抬起眼,带着隐秘的期待走近镜子。

然而他最先从镜子中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姐姐带着笑意的眼睛。

炸弹爆炸了。岔路口的一边被封死了。

雷曦愣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一瞬间竟没看懂那双眼睛之中隐含的意思。他害怕又羞愧,惊愕又恐慌。即使他再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也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的举动被别人看到意味着什么。

三秒钟的沉默,雷曦表面呆滞无神,心里波涛汹涌。一切一切的情绪在最后全转变为了破罐破摔。他低下头,像个即将被审判的犯人一样拘谨地站着,做好了被至亲嘲笑谩骂甚至鄙视的准备。

“我们阿曦真好看。”雷曦没有等到那些话。姐姐热乎乎的手心轻轻摸了摸他的脸。好像也碰到了他的心。

 

几天后,雷曦收到了一个匿名快递。里面是一条精美的粉色泡泡袖连衣裙。

雷曦锁上房门、拉紧窗帘。明媚的阳光被窗帘隔开,屋子里面光线昏暗。雷曦为自己营造了十足的安全感,才将裙子取出,抖落开来。

他轻轻抚过那条裙子,指尖上是前所未有的柔软触感。拉开拉链,从头套上。这次他动作很慢,也没有上次做贼心虚的慌张,显得熟练多了。雷曦比一般男孩要长的头发与裙子摩擦出了独特的声音,和穿其他衣服时的都不一样。

雷曦抬眼看向镜子。镜子里的人类充满了违和感。它比少年纤细,比少女干瘪,公主裙穿在它身上像是被梦幻泡泡包裹的竹节虫。雷曦盯着镜子看了很久很久,也没看出一点可以称之为“美”的地方。

但心中那个被碰过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世上很多事都有套路和标准解法,唯独“认识自己”这件事千人千法,是一场无人干涉也干涉不了的自我修行。

雷曦是个幸运的孩子。他身边的朋友与家人都十分包容,甚至支持他那与世间常理背道而驰的爱好。就如同他的名字“曦”一样,家人们带给他了无限的温暖。无数尖酸刻薄的恶意都被他们所过滤,剩下的很小一部分被他性格中的勇敢、自信和善良所消化。后来的一切便就顺理成章——接触街舞、爱上waacking*、走上某种意义上的人生巅峰。Waacking不止接收了他旺盛的表现欲、远超常人的激情和对女生装扮的渴望,还让他瘦弱的小身板锻炼出了肌肉、也交到了很多有相同爱好的朋友。

当雷曦已经能够留着金色波波头,穿着银色流苏短裙,脚踩十厘米高跟鞋跃动自如、四处放电时,那条粉色公主裙已经不合身了。

但他还是把它放在衣柜里。没有扔进储物柜深处。

 

“其实我也没有特意去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什么的,就是自然而然的成为现在的我啦。当然也有人骂我,说我恶心啊奇怪啊,但那些对我来说只是路上的几个小石子儿。充其量差不多是小孩考砸了一次试这样的程度。

像姐姐你在做主持,旁边的哥哥在做摄像,外面会有快递小哥在送东西,有白领在高楼大厦里对着电脑打字。我也跟大家一样呀,在为了想要完成的事情而努力着。不过是你成为了这样的人,他长成了那样,而我变成了我自己而已。”

AC微笑着说这些话时,他戴着美瞳的瞳仁一直看着演播室斜上方的天花板。亮片反射的光一块一块映在他脸上,忽明忽暗。

“不被世俗所理解和展现开朗的性格并不冲突,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荆棘中能开出一朵玫瑰,就能开出茉莉牡丹迎春连翘,更能长出藤蔓、灌木、参天大树。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呀。一切因真实而美丽。”

 

因真实而美丽的是你才对,我的AC宝贝。

 

* Waacking是一种起源于美国同性恋社区里Gay Bar的舞蹈,作为一种排解压力的表达,从精神上和身体上来反抗主流社会对同性恋的边缘化。以大量手臂的旋转挥舞和Pose、走位来表达Disco及Funk音乐。最初通常是男舞者男扮女装进行表演。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