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idgad 李鹿鸣

嘎靠在办公桌旁盯着电脑屏幕,鼠标光标在新剧本“the end”处闪动着,心想生活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平顺,甚至无聊。显然剧本创作的结束距离整个工程的结束还远着,但也标志着自己的一个阶段性胜利,毕竟作为编剧自己的职责到这里已经尽了一大半。嘎的名声一向很好,自从她参与编剧的第一个作品成为当季票房最大的赢家,各种各样的大导演就开始对她关照有加。随后她的事业成功到甚至有点夸张,几乎从来没有剧本被打回去过。嘎新写的剧本刚刚完工,电影导演表示非常认可,嘎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话时有一点……失望。

不管怎样,又是一个值得庆祝的事,所以昨天晚上嘎和几个朋友一起吃了顿饭。喝了点酒后,嘎拿着酒杯一脸傻笑地看着咕醉醺醺地跑去找对面桌的帅哥搭讪,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咕这个有点内向的女孩开始变得洒脱了起来。看见被搭讪的帅哥一脸惊恐的表情时,嘎和其他人都笑得肚子疼,后来旁边的噗又说了一句什么,大家便又笑得前仰后合。咕那边见事情仿佛不成,便又踉跄着回来了,冲帅哥的方向扬了扬手说了一句:“是他的损失”,便跌回椅子上,一口干下杯子里剩下的酒。嘎和咕还有噗从中学便是朋友,之后一直保持着联系。

那天晚上一切都很完美,恰到好处,正如嘎的人生。嘎应该庆幸,因为自己差一点就与它失之交臂。

 

 

嘎和父母在嘎十五岁的时候从原来住的大房子搬到了另一栋离学校更近的楼里,从此嘎的生活充满了水泥楼梯间的潮湿味道;满是鞋印的白墙上贴着的撬锁广告;生锈的防盗门合上时发出的那悠扬的“嘎吱——”楼很大,有两套台阶从不同的楼梯口通向每一层,这一点是嘎在走错多次,甚至曾经企图打开楼上人家的门后发现的。嘎的家门口就是其中的一个楼梯口,平时因为是走路上学,所以从来不从自行车库附近的那个门走。

高中是一个新起点,至少别人都这么说,嘎自己倒觉得高中是她人生下坡路的开始。在此之前,嘎虽然算不上名列前茅,但稳定的成绩什么的还是有的。嘎身边从小到大总有那么几个朋友,到了中学以后和咕、噗尤其要好,毕竟都是几个喜欢开玩笑,隔江观火而不喜欢卷入大事情的人。平常到也不像学霸们那样疯狂学习,仿佛一旦停止刷题自己的细胞就没有了继续工作的动力,“不如说是他们不学习就失去了与集体归属感”,嘎时常这么想。

嘎从小就不怎么哭,至少尽量避免在别人面前哭或表现自己的除了开心、轻微烦恼以外的情感,也许是不信任,也许只是逞强。生活就这样平淡而且比较顺利地展开,嘎逐渐有了“一切不管看起来有多坏,最终都会好起来”的感觉。嘎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大河里的一滴水,被水流顺带着往前走,并不知道目的地是哪,但是所有人都往这个方向走,自己也应该跟着走。

高中生活开始没几天,嘎的第一个倒数毫无警告地来了。嘎还来不及反应,接下来的坏成绩便接踵而至。第一张卷子发下来的时候嘎着实吓了一跳,安慰自己说这只是一次失误(但三十多是什么样的分数啊),那天晚上熬了夜改错,找自己的漏洞,收拾好散落一地的自尊心准备再战。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嘎感到无力,仿佛一座正在倒塌的大楼下站着的人,明知自己的末日近在眼前,却因为内心深处知道跑了也没用而选择原地不动。随后的几天嘎经常发现自己在发呆,有目的的什么也不去想,因为想任何事情带来的都是绝望与苦恼。有一天她回到家决定大哭一场,但是最后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发呆,也许发呆是心理上的应激反应,当大脑无法处理收到的信息也不想处理时它决定进入休眠状态。

咕和噗相对来说过的好些,虽然也表示自己被这些考试给整懵了并且开始考虑种田,但当嘎说出自己的成绩时她们终究脱口而出了一个“诶??”。是啊,确实很吓人,嘎心想,但是终究内心又沉重了许多。咕和噗很快开始跟那些学霸们一起疯狂刷题,连聊天时也开始全部讨论学习,嘎刚开始感觉惊讶,突然有点不会聊天,仿佛失去了共同语言,失去了……集体感。嘎刚开始内心是拒绝这样的变化发生的,但为了找回归属感,她也开始认真学习,只是心里“对不起原来的自己”。嘎有时候心想自己是不是无意之间走错了一个入口,到了另一个搞砸了的世界。

星期一晚上嘎骑车回家的,所以停完车后就从平常从来不用的楼梯口上的楼,这套楼梯很干净,竟然没有广告,估计是因为平常没什么人走。

啊啊啊后面就是嘎通过一系列判断确定自己真的走错了世界,原来两套不同的楼梯是通往不同世界的大门(好中二)!嘎发现原来世界里一切都好好的,于是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然后嘎学业有成,友谊一直非常的坚固。

最后很多年后嘎事业成功,有展有名望,有超强归属感时突然发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走错了!这不是自己从小长大的世界!就好像玩谁是卧底的时候正在开心地找谁是卧底,结果发现原来自己就是。然而嘎在这个世界却非常有归属感,而回到小时候的大楼是发现已经拆了。所以嘎就只能留在这个世界,但心里知道自己其实不属于这里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