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河卒》~团子

在这个世界上,从那一粒不知名的电子摆脱原子核束缚的时候,它已经回不去了,属于地心文明的时间就开始流动了。

这是一个极简单的世界,是一个最常见的球型空间。按照地球的长度计量单位,半径约为五千三百公里。在这个空间当中,无论你向着那个方向走,都会碰到无比致密滚烫的岩石壁。这种岩壁被称之为——致岩。

于是,远在地心文明出现以前,他们的第一宇宙模型就建立起来了。

这是一个半径约为五千六百公里的空间。在这空间外面,是无限向外延伸的致岩。他们的世界就是这固体宇宙当中的空泡,他们将其称之为泡世界。这个宇宙论被他们称之为——密实宇宙论。

许多年以后,面对奇点的船长张凡一定会想起他孤身一人从细缝中窥见璀璨银河的那个遥远的清晨。

……

一、地心世界

刚刚进化出机械臂的地心人走出了炙热的岩浆,这是地心中第一处不是因为致岩震动而泛起波纹的岩浆。

那里没有阳光、没有空气更没有水。他的机械生命,肌肉与骨骼都是由金属构成。电流和磁场就是他们的血液,无数次流入由超高集成芯片构成的大脑之中。他们以放射性岩块为食物,以此获得所需的能量。没有哪位上帝去刻意地制造他们,这一切都是自然进化而来,由最简单的单细胞机械,由放射性作用下的岩石上偶尔形成的PN结进化而来。对于我们意义上的火,他们那里从未发现过。他们的祖先,从一开始,就发现了电磁能。

那里的岩浆在我们眼中的确是漆黑一片,而在他们那里,也只是发出淡淡的荧光。在地心文明开始建立灯火辉煌的城市之前,那里终日满天繁星,这是放射性物质作用在地核内壁上产生的。有一条放射性物质分布比较多的一带,那里就是地心人所谓的“银河”。

那银河横跨天际,在它的某一段上,诞生了第一个有着“眼睛”的地心人。因为光线很弱,而且总是游移不定,他们就进化出了眼睛。

硅基生命的进化要比碳基生命慢许多,在这个地球人看被拉长了许多的“进化长河”之中,与人类文明相同,无一例外地产生了部落、宗教、国家,甚至是以后的联合政府。

不同人类的是,地心文明的宗教早在地心纪元37898624年就诞生了,并且持续了几千万年,从未被推翻。你们应该很难想象没有太阳和星空的文明是怎么产生宗教的吧。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联合政府应该是在宗教产生后的七千万年左右产生的。

在这之前的几千万年时间当中,地心文明起起落落。随着一个个国家的建立,大家各自将“属于”自己的地盘圈了起来,一个个虚拟的故事就此诞生。

虽然国家如同璀璨繁星般点缀了这地心世界,但受技术限制,直到宗教诞生的六千万年后,地心人对于世界的探索也不过万分之一。

这时,宗教活动与宇宙理论日益活跃,地心人开始慢慢认为——我们的宇宙是无限的,虽然明知四周都是致密的岩石,但却没有丝毫的压迫感,只是每每看向银河时,莫名有种电流颤动带来的空虚感与恐惧感罢了。

不知是哪一天,一个叫作作张凡的地下人,从铁板铺成的城市路面的夹缝处,窥见了那被城市灯光“污染”了的璀璨银河。至此,地核文明长达三十多亿年的进化历程,即将改写。

二、无限世界

“嘿,小凡,我先走啦。”张凡的父亲大声说道。父亲的嗓门自打他出生的时候,就一直很沙哑,可能是之前组装探险者号的时候吸入和过多的金属碎屑。每天晚上,他都会很晚才回地下,为张凡带回新捡来的放射性岩块来当晚餐。对于地面上的人来说,他们那里每天都是黑夜。而张凡对此完全不会觉得恐惧与担心,因为他对着狭小空间再熟悉不过了。

每天收工回家,张凡都会去那个离家不远的垃圾场寻找这个他世界没有的东西。直到有一天,他意外地在一个破碎的金属管子里发现了一本介绍地上空间的传单,杂志中这样写道——据科学协会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世界无限论”已被推翻,预测地心世界直径约为五千千米(根据人类的计量单位换算)。”

这一理论的提出轰动了刚刚诞生不久的联合政府,他们知道——边界就在那里,总有人会去触碰。

三、我看到了银河

张凡把那张传单收了起来,藏在了自己的小箱子里。他从小就听父亲向他工作时与地上人那里听来的地上世界的故事,但关于这种“研究报告”,地上人是绝对不会让地下人知道的。帮助政府挖矿的工人一定最清楚——埋藏在致岩中的岩浆,更容易喷射出来。

张凡不断思索着这张薄薄的铝片传单,仿佛在他眼中,无限的致岩也只有这般厚度……

第二天醒来,张凡同往常一样打开了电灯。但不同以往的是,房间的另一侧靠上的阴暗角落里,出现了他从未见过的一束紫红色的光。他跑了过去,扔开遮挡住他的箱子,吹走覆盖在上面的金属碎屑。随着金属碎屑在紫红色光束照耀下形成的魔幻烟雾的升起,不知什么东西挡住了那束光,随即又更加明亮。

张凡把眼紧紧贴在上面,向上看去——灯火通明的街道。再向上看,一条从未见过的泛着紫红色的光带遮住“天空”。他久久沉浸在着迷幻的世界之中,哪怕只是从一条缝隙之间。他极力向上望去,地面人走在上面带下来的金属碎屑从缝隙中落入他的眼里,痛感与奇幻色彩交织——我要去那里,去白色光带那里!

四、向银河进发

那时候,受技术所限,探险队的飞船都无法持续航行超过一千公里。联合政府虽然在名义上支持个人的探险运动,但暗地里还是在政策上百般阻碍。联合政府从暴乱中走来,深知群众的力量,他们为了不让群众在这次理论的提出后组织巨大的探险队,刻意延缓了理论公之于众的时间,直到相应法律体系逐步完善。

各地民间组织不断开始了私下的科研活动,关于探险船的驱动设备不断进步,对于泡世界外部的猜想也此起彼伏地被提了出来。其中最为著名的猜想当属“多空泡理论”了,关于这些想象中的空泡,有着很多绮丽的神话,对于远方其他空泡的幻想构成了泡世界文学的主体。许多底下人也是受此感染,开始向托人向联合政府提议,让底下人也参与到新的探险活动当中。

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当属张凡了。

在他从那铁板夹缝出窥见银河的那时起,他就立下了一个远大的志向——去白色光带那里。他是唯一一个看到地上世界真实场景的地下人,尽管父亲在地面上工作,也只是在一个略高于地面的封闭空间内组装探险飞船。地上人总是把那些犯过法的人派去组装工厂工作,因此他们成为了地上世界与地下世界之间的一块儿透明区。而这透明区,就像是一块儿有色玻璃一样。

张凡并没有受那些地上罪犯对于地上世界的偏见的影响,而是对那里充满了向往与好奇。几年之后,他成功考入了地下世界唯一的学校,并在那里以从未出现过的满分的成绩保送至地上世界的一个小公司当销售员。但是,作为代价,他将终生与地下世界再无联系。

他所进入的公司是个刚刚成立的生产探索飞船的公司,在那里,他如鱼得水,很快便成为了公司里的核心人物。

几年过后,第一支由地下人建立的探险队成立了。为了筹集资金与争取政府的支持,张凡连夜与政府工作人员会面。张凡向政府提出在地面上建立更多的地下人工作岗位,可这一提议立刻被政府驳回,并开始以冷眼看待他。

从来没有一支探险队是与政府没有瓜葛的,既然得不到政府的支持,那就自己向民间筹钱好了。

几年之后,张凡这个地上世界中唯一一个出自地下世界的公司核心人物坐进了自己筹集资金建造的飞船当中,向着银河飞去。

五、致岩与边界

“张凡,快醒醒,看!那是什么?!”飞船上的一位领航员大声叫道。张凡连忙回过神,趴在飞船厚厚的舷窗上。“那是?那是银河么?”张凡瞪大眼睛喊道。

飞船现在已经行驶了五千一百二十三千米,已经接近泡世界的边缘。他从未看到过如此绚丽的场景,他对那里充满了向往与爱恋,那是他一生所追求的东西。先前还从未有人到到达过这么远的地方。

张凡回头一望,那是深沉的黑暗。在璀璨银河的光芒下,泡世界另一边灯火辉煌的城市顿时显得暗淡无光。张凡忽然间感受到一股强有力的电流通过周身,短暂震颤过后归于内心的平静。这时一种对黑暗的恐惧,尽管他儿时一直生活在城市中最黑暗的地下世界。

张凡注视着现实航行里程的仪表盘——5648赫然摆在那里,似乎永远也不会增长了。此时的飞船停靠在了银河上,停靠在地心世界的另一侧。

张凡下了飞船,站在银河之上,忽然想到了那将地上世界与地下世界永远隔开的铁板之间那条狭窄的缝隙,回忆起薄薄的铝制传单。张凡站在世界的边缘,站在这个永远无法超越的地方。在这个世界中,已经不可能在有其他人的航行里程超越他了,他不仅仅是第一个达到这个里程的人,也是最远里程记录永远的保持者,不管接下来有多少探险队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就是世界的边缘的么?”张凡趴在地上对嘴边的一块儿放射性岩块说到。

张凡找来飞船上携带着的工具,向下挖去。

他与飞船上的几个船员在这里不知挖了多长时间,借助飞船所剩无几的燃料提供的动力,一个深度大约在十三米的洞摆在了他们眼前。船上随行的科学家采集了洞中不同深度的致岩样本,并带回了城市。

在那是,所有科研成果都将由政府统一保管。科学家只是将众多致岩岩本中的其中一小块儿交给了政府,以向他们展示世界另一边的致岩的构成。

他拿着其他的岩石岩本回到了研究所当中,使用当时最精密的仪器,在极小的差异之间的得出一个直接撼动了在地心文明中存在了上亿年的密实宇宙论——宇宙是有边界的!

六、有限宇宙

在地心纪元38345723年的一天,地心世界的岩层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洞,从那洞中飞出的一堆碎岩在空中飘浮着,放射性物质产生的微弱光亮像是一群闪烁着的星星。“致岩的密度随着深度的增加儿减小,预测致岩深度为一万九千二百千米时,致岩的密度将达到零。”——最新的科学杂志上这样写道。

后来,越来越多的地心人开始争先购买飞船,揭开了史无前例的探险热潮,这也使的张凡的公司越发壮大,甚至富可敌国。

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组建自己的探险队,各个研究院所也开始将研究方向定在了飞船材质与推进技术上,之后,迎来了技术爆炸。

地心纪元38345864年,地心世界被全部探索完成,并建立了大大小小上千座城市。

之后,爆发了一场巨大的战争,史称“地心争夺战”。存在不久的第一联合政府在这场战争中名存实亡,代替它的是由张凡建立的第二联合政府。

新政府全面支持探索活动,它与其说是政府,不如说是一个探险联盟。

地心人的生存空间直径只有五千六百四十八千米,探险队挖出的碎岩会在地心中堆积起来,由于还无法确定致岩厚度是否是分布均匀的,因此在但是人们心中,知道致岩一定存在边界,但它还是一个接近于“无限”的事物。那么这样的话,探险者的隧道就需要挖得无限长,最终挖出来的岩石还是会把地心空间全部填满。换句话说,地心的球形空间就换转换成长长的隧道空间。

之后人们想出了一个办法——把挖出来的碎岩放到飞船后面挖好的隧道中,只留下供探险者容身的空间就行了。

后来的探险者们的确是这样进行的。他们容身的小空间相当于一个个移动着的微小“地心世界”。但是即便是这样,仍然有相当于探险船空间大小的致岩进入地心空间,只有等待探险船返回时,这一块儿碎石才能被重新填会岩壁。假如说探险船有去无回,民众会在意着块儿被他们“偷走”了的空间,而不是船员们的安危。对于这个如此狭小的世界来说,这么一点点空间也是宝贵的。

天长日久,随着一艘艘泡船渐渐深入致岩,被占据的空间越来越大。同时,探险活动在那个时代也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活动,探险队中都会有若干名挖掘手和领航员。因为当时的船的钻头材质和推进技术并不发达,他们只能以及其缓慢的速度向前前进。

地心世界各个地区的民众们集结起来,开始抗议联合政府。

各地暴乱此起彼伏,很快,第二联合政府垮台了。一个全面禁止探索运动的第三联合政府就次诞生。

张凡作为探索运动的领袖,将在地心世界的首都被处以极刑——短路死刑。

这一天,几十万人聚集在行刑的中心广场上,等待观赏着张凡被短路时那奇妙的电火花。

张凡在站在真正星空之下前一刻,的确看到了一片明亮甚至刺眼的星空,只不过,那星空是张帆身体里无数超高集成度芯片间迸发出了璀璨火花。再之后,取代繁星的,就是最深沉的黑暗。

七、密度为零的天堂

“张凡先生,现在是地心纪元38346726年。”人工智能说到道。

“啊,两千,我不是在,在广场上么?”张凡半睁着眼问到。

……

这还要从张凡被处以死刑之后讲起。

那时,张凡的几个好友拼死冲进人群,把部件连接处还在闪着火花的张凡救了出来,抬向他们在地下的临时住所,一路上还拖着淡淡的白烟。

以当时的医疗技术,张凡同死亡无异。他们将他放进休眠舱当中,等待几千年后医疗技术的飞跃再将他“复活”。

后来探索活动仍在进行,尽管规模很小,但从未停止。探险者们在一个刚刚容身的狭小空间里机器般劳作,在幽闭中追寻着渺茫的希望。由于探险船的返回一般是沿着已经挖好了的来路,所以相对容易些,但他们赌徒般的发现欲望往往会驱使探险者越过安全的折返点,继续向前,这时,返回的体力和给养都不够了,探险船就会搁浅在返程的途中,成为探险者的坟墓。

后来的几百年间,随着探险运动的慢慢恢复,无数探险船飞向那未知的遥远彼岸,那密度为零的天堂。

后来,一艘名为发现号的探险飞船在致岩中行进了四千三百千米,创下了地心文明史上最远的记录。他所带回来的岩石标本,将原先政府支持的密实宇宙论彻底送进了坟墓。密度为零的天堂最终被确立在了42789千米厚的致岩那另一段。

太空宇宙论被最终确立了下来,地心文明迎来了第二次技术爆炸。

地心文明至此长达三十八亿多年里历史,就是一场血腥的空间争夺史。如今却惊闻外面的世界是无限的。

理论被正式确立之后,追寻外部无限空间的第一个代价就是消耗了地心世界的有限空间。无数的探险船把大量的岩石碎屑排尽地心空间,这些落在城市周围,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联合政府作为地心世界的保卫者,近乎疯狂的探险活动遭到了政府的严厉镇压。政府组建探险船舰队,深入致岩当中去拦截探险队,追回被他们偷走的空间。这种拦截行为自然遭到了探险联盟的强烈抵抗,于是,在地心世界,爆发了一场持续了近千年的战争。

地心战争的影响并非全是负面的,事实上,在战争的催化下,地心世界迎来了第三次技术爆炸。出了高效率的掘进机器外,还发明了地震波仪:它既可以用于地层中的通讯,又可以用作雷达探测,强力震波还可以用作武器,最精致的震波通讯设备甚至可以传输图像。

之后,出于对无限空间的强烈渴望,探险联盟彻底打败了联合政府,在致岩中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第二地心世界。在这个空间当中,探险联盟宣布摆脱联合政府正式独立。

随着掘进深度的不断增加,底层的密度也在不断降低,使得掘进变得更加容易了,以后的探险任务变得顺利了许多。

大约七十年后,一艘名为加加林号的探险飞船走完了最后五百千米的航程,到达了“宇宙”的边缘。

当时,震波通讯仪的图像突然消失了,通讯完全中断。后来才得知,这时高压海水涌入加加林号产生的。地心世界的机械生命和探险船的仪器设备时绝对不能与水接触的,短路产生的强大电流迅速汽化了渗入身体内部的海水,探险队员们同机器一样,瞬间炸裂。

接着,联盟有相继派出了几百艘飞船,可都是同一下场。

探险运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以往无法返航的探险船所占用的空间,理论上还是有希望收回的,但现在,泡船一旦接近宇宙边缘,其空间可能就永远损失了。到了这一步,就连最坚定的探险者都动摇了,金薇在这个底层中的世界,空间是不可能再生的。联盟决定,再最后派出五艘探险飞船,如果再遭遇不测,就永远终止探险运动。

之后又损失了四艘探险飞船,而最后一艘“创世纪”号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在接近海底的时候,它以极慢的速度向前推进,海水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瞬间涌入,而是通过岩层之间的缝隙向内喷射。

”创世纪“号上的船员眼看着海水逐渐将这个狭小的空间填满,他们疯狂的向联盟发出报告。一个小时后,这狭小空间被海水全部灌满,船员同飞船一起轰然炸裂。

根据他们最后传回来的图像可以看出,他们炸裂前最后一刻都是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其中相机定格了这样一个画面——一个船员正在将手伸向极速推进按钮,而不是返程按钮。

在爆裂之前,船上的震波记录仪记录了海水的形态,并将数据和图像完整的发回联盟。就这样,地心人第一次见到了液体。他们将其称之为——无形岩。

探索联盟的之后,倾尽全力,在四十三年后,打造出了地心文明第一艘“水火箭”。

张凡坐进水火箭,随着“轰隆”的一声,岩层顶部在无形岩巨大的压力之下轰然崩塌,水火箭浸没在深海的无形岩当中。

八、全新的我

待周围尘埃落定,他惊奇的发现自己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上移动。科学家们按照海底的压力,很容易就计算出了上方无形岩的厚度,大约一万米左右。如无意外,上浮的水火箭将在十五分钟内走完这段航程,但以后会遇到很么,谁也不知道。水火箭在一片寂静中上升着,透过舷窗,张凡看到的,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偶尔有几粒悬浮在无形岩中的致岩碎屑在舷窗透出的光亮中飞速而过,表示着水火箭上升的速度。

张凡很快便感受到了一阵恐慌,这种恐慌不同于之前在地心世界边缘时的那样。他是生活在固体世界中的生命,现在第一次进入了无形岩的空间,一种无依无靠的虚无感攥住了他的全部身心。“等到了密度为零的天堂,我会爆裂么,我会消失么,我会……”他不断地问自己。

十五分钟的航程是那么漫长,它浓缩了地心文明长达数十亿年的探索历程,仿佛永无止境……

就在张凡濒临崩溃之际,水火箭水火箭上浮到了这颗行星的海面。

上浮的惯性使水火箭冲上了距离海面十几米的空中,在下落过程中,张凡从舷窗看到了下方一望无际的广阔空间。这巨大的平面上波光粼粼,张凡并没有时间去想这表面的反光来自哪里。水火箭重重地落在了海面上,飞溅的无形岩白花花一片撒落周围,水火箭就像船一样平稳的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波浪轻轻起伏着。

张凡小心翼翼地打开舱门,慢慢探出身子去,立刻感到了海风的吹拂。好一阵儿,他才悟出这是气体。恐惧使他战栗了一下,他曾在实验室中的金刚石管道里看到过水汽的流动,但宇宙中竟然有这样巨量的气体存在,是任何人都始料未及的。

张凡很快发现,这宗气体与无形岩沸腾后转化的那种不同,不会导致机体的段路。之后他在回忆录中曾这样写道:我感觉这是一只无形的巨手温柔抚摸,这巨手来自一个我们不知道的无限巨大的存在,在这个存在本身面前,我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我。

十、璀璨星空

张凡躺在飞船的甲板上,在群星之中,凝视着那条更为深远的银河。

他又看了看海面,他知道,他再也回不去了。

十一、新世界

随着新世界的发现,地心文明开始了快速扩张,不过百年,他们就借着第四次科技爆炸的浪潮在这颗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建立起了新的城市。

又过了几百年,张凡建立起了地心世界第三联合政府,随后,张凡进入了长达三十万年的“冬眠”。

随着空间再次被挤满,地心世界爆发了一场持续时间不长,但最为惨烈的战争。

核战争的爆发顷刻间摧毁了星球上绝大部分的土地,即使几百年过去,那里也不再适宜居住,那些繁华的都市变成了充满辐射的荒原。虽然此后地心文明彻底摒除了战争,封禁了武器库,担受战争影响,地心人的生存空间极为有限。所以,星球外部的探测成了当务之急。

这次征程的目标被定在了宇宙的边缘,一个时空的边界,一个思想所无法触及的地方。

十二、启程

近半个世纪以来,地心人向太空中发射了无数探测器,其中室女座a星系就是收获之一。探测器显示这是一个很适宜地心人居住的星球,随后政府便发起了这次探险计划。他们从社会各个阶层挑选出身体、心里素质良好且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人群,经过培训,他们成为了克拉斯号的船员,船长由联合政府主席张凡亲自担任。

准备工作完成了,起航的日期也近在眼前。雄伟的克拉斯号如同一把指向群星的匕首,就是这艘耗资巨大,集合了地心文明无数智慧结晶的产物,将载着地心人飞向无垠的太空。

船上携带者二十五名男性船员和二十五名女性船员,和必要的生活用品还有科研用具,以及开拓新殖民地所需的一切补给,都将一同飞往太空。

船长张凡发表了讲话:“我们将前往32光年外的室女座a星系,不过,介于飞船趋于光速的航行,时间将在飞船上变慢,我们只会觉得过去了五年。”

准备完毕后,张凡下令起飞。飞船的离子引擎苏醒了,反映物料被送进燃料室,热核反应启动了,克拉斯号从星球的近地轨道上正式起航。

旅程刚刚开始的时候,空气中充斥着一种异样的欢喜与惊奇,似乎所有的船员都在这里找到了消遣时间的方式。

时间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慢慢过去,之后,克拉斯号的速度已经到达临界点。当舰首指向黄岛带室女座区域的时候,克拉斯号展开了它的力场网。

飞船内部的动力装置将能量送入力场发生器,一道强劲的磁氢联合力场从控制网络中喷薄而出。力场网,是飞船在太空中与获取燃料与反应物料的途径。在真空中充满了氢原子,在他们所属星系的太空中,大约每立方厘米只有一个原子。飞船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行,每秒钟就会有三百亿个原子撞击到飞船每一平方厘米的表面上,原子撞击船壳的瞬间会产生数百万伦琴的强烈辐射。

飞船采用磁氢联合力场,使得该力场,能驱散星际尘埃与大部分气体。并且,氢原子被压缩,成为飞船驱动器的燃料,随着时间的推移,飞船的速度也呈指数级增长。

室女座a与他们所属星系的距离32光年,飞船以1G的加速度持续加速,一年之内就可以飞行半光年,而最终,它的速度会非常接近终极光速,飞船只需要五年便可以飞完32光年的路程。

十三、无法回头

在克拉斯号以趋紧光速的飞行第三年时,一个突发事件打破了这份宁静。张凡船长被自动响起的警报声惊醒了,船长飞快地启动了全员警报系统,命令所有成员到公共活动区域聚集。经过调查,船长公布了这次突发状况。

船长冷静地说:“我们的飞船,发现了一个障碍物,是一片小星云,少量尘埃和气体的聚合体。它距离我们大概几十亿千米,正高速移动。这片星云也许是一颗超新星喷发后留下的残余物质,仍被磁流体力束缚在一起,也可能是一颗原恒星。我们的探测器之前没能发现它,我们将与之相撞。即使我们全力转向,也无法在遭遇那片星云之前大幅改变航线。即使减速,发生碰撞时,速度也不会降低多少。我的计划是:启动飞船侧部减速器,提供减速转向力,结合整个加速系统提供的推进力,就可以从密度较低的部分穿过去,这样会使与星云团相撞的时候尽可能降低伤害。“

不久之后,撞击发生了,飞船上的成员感受到了重力的变化,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异常难受。飞船在短短几分钟内就穿过了这片稀薄的星云,但由于极高的速度,稀薄的星云几乎就像是一堵固态墙,飞船上的外部防护力场吸收了气体质流所带来的固体物质。虽然保护了飞船本身,但它无法消除使飞船减速的拉力,因此,热核发动机熄火了。

张凡挣扎的清醒过来,空气中有轻微的烧焦气味,整个舱室一片狼藉。经过排查发现幸运的是无人身亡,但船长在撞击后却迟迟没有发布公告。

在控制室里,控制台的面板遭到了严重的损坏,张凡面露沮丧,因为热核发动机的宕机,意味着飞船将在这漫漫宇宙中,永远无法停下来。最终,飞船大副向全员进行了事故报告。他说道:“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星球,失去了室女座a,也失去了我们所属的种族:地心人。然而,我们还保有勇敢和爱,还有希望。”讲到此处,他已是泣不成声。

现场一度陷入混乱当中,此时,冷静的船长站出来维持秩序。他说道:“飞船的减速发动机坏了,但目前我们不能维修减速器,是因为在高速的状态下,为了防止飞船遭到星际气体的撞击,必须保持力场的存在,这就要求加速系统持续运转,但我们有机会成功。根据测算,我们只需要找到一片几乎没有星际气体的地方就可以安全关闭能量场,到舱外去修复减速系统。在我们星系,星系气体的密度都是相对较高的,唯有星系与星系之间的空间,气体密度会相对低一些。距离我们最近的星系团是室女座超星系团,他与我们的星系有着上亿光年的距离。在星系之间的广漠空间当中,气体将足够稀薄。届时可以关闭防护力场,去舱外维修减速系统。我们的计划是:飞船环游半个星系,沿其悬臂内作螺旋形运动,然后进入核心,再从另一侧穿过来,此时就能达到我们的星系与室女座星系之间的太空当中。由于上次的撞击,飞船的加速引擎当中最重要的部件被损坏了,我们只能等到到了星系间空间的时候,才可以前去维修。现在,飞船的速度已经接近光速,以我们的寿命,可以到达那里。但是到那时飞船上的补给已经少之又少了,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十四、永夜

在两个超星系团之间,张凡抱住自己缩成一团,这动作也使他在失重中慢慢旋转起来,他看到壮丽的星系团绕着自己运行,自己成了宇宙的中心。

张凡心想:“光速只有每秒三十万千米,真是慢得要命。这意味着,光永远不可能从宇宙的一端传到另一端,由于没有东西能超过光速,那宇宙一端的信息和作用力也不可能传到另一端。如果宇宙是我,那我我的大脑就感受不到四肢的存在,我是一个不断膨胀中的死尸。”

张凡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但是对于地心人来说,他们永远也不会丧失语言能力。他总是看向飞船内部,回忆几百年前的景象,而此,船舱之中已是空无一人。

他又想到:“我是舰上存在时间最长的地心人,起航的时候到现在也不过过去了十几年,但宇宙在我眼里,已经由所有美和信仰的寄托物变成了一具不断膨胀的尸体……我感觉我已经老了,我现在只想回家。”

在那次事故以后,飞船上的食物越来越少,继而引发了人吃人的现象。在绝对与世隔绝的地方,在生存本能面前,尽管大家都收到过最顶尖的教育,一切伦理道德还是会沦为尘埃。

十五、星系氏族

飞船到达了一片氢原子云的前面,它的质量会变得很大,而且可以攫取到更多的氢原子,飞船上的时间也会变得更慢。飞船会继续飞向室女座星系团,并在那里进行减速,然后进入其中一个星系,重新寻找一颗适合居住的星球。

飞船用了几个小时就到达了,两个星系之间地方。张凡对这里的气体进行了检测,但结果令人震惊——星系间的气体密度没有明显降低的趋势,甚至在两千万光年之内,气体密度都无法达到关闭力场的程度,即使在本星系和室女座的中间点,仍然不能停机修理飞船。

他想到:“室女座,本星系都可以称之为星系家族,而本星系群和室女座星系群是属于同一个氏族的,想要停下飞船,就要离开整个星系氏族。在那及其遥远的距离之外,是另一个物质丰富的地区。但在那星系氏族之间的空间,接近于完全真空的地方。”

克拉斯号载着张凡,向着更远的宇宙空间驶去。

只用了几周时间,飞船便进入了星系氏族之间的空间。

十五、抉择

这里是全然的黑暗,是绝对的暗夜。那里没有恒星,没有声音,没有重量,没有阴影。飞船的防护力场关闭了,张凡在这暗夜之中,修好了飞船的减速引擎。

张凡将到达数十亿年之后的未来,数万光年之外的距离,也许到那时,地心人早已灭绝,地心文明早已沦为宇宙尘埃……

对于张凡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生离死别,甚至是一场与地心种族的永远诀别,他屏息凝神,忍受着光阴的飞速流逝。

但是,他却可以在另外一个时空从新开始,就像地心人走出地心世界那样,寻找一个真正无限的地方。

在这道跨越光速、时间、种族、文明乃至命运的抉择面前,谁也不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

十六、失之交臂

在星系氏族之间的黑暗空间当中,创世之初的氢原子变得过于稀薄,飞船无论是加速系统还是减速系统都无法投入使用。在几周之内,飞船都将以惯性向前飞去。

星系氏族的光点逐渐分散为一个个星系群,但是,飞船却无法到达这个星系氏族了。减速引擎需要磁氢联合力场来获取能量,目前的空间物质过于稀薄,无法提供动能,就算现在有了足够的氢原子,飞船也没有足够的距离来减速停机。即使飞船现在开始减速,它所航行的距离也会从这一个星系穿堂而过,与其失之交臂。

张凡对次思忖良久,但它的声音依然坚毅如钢:“我们还有希望,根据自然几率法则,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对我们而言就都有意义。在无限的速度中,肥粗汗上的时间会无限慢。我们或许需要飞行数百亿、数千亿个宇宙年,知道真正发现一个可以利用的航程终点。”

两天后,克拉斯号离开了这一星系氏族,再次进入了虚无的空间,到下一个星系氏族的距离又有数亿光年那么远。

飞船进入了下一个星系氏族,飞船的力场吞噬了它所能利用的一切星际物质,让速度逼近极限。飞行的时间已经达到了十亿宇宙年,宇宙也在发生着巨变。”

十七、归于虚无

张凡透过飞船观测镜可以察觉到,该星系正在加速衰老。他决定立刻离开这一星系群,继续向前飞去。

然而,每一次克服难题之后激发出的希望只会更加渺茫。克拉斯号穿过一个又一个星系,飞船的重力和动能也出现频繁交替的情况。

根据航程日志显示,飞船走过的距离大约是五百亿光年,几乎已经把整个宇宙弧线绕了一圈。

曾经的恒星早已经熄灭了,曾经的本星系也已经死亡,能发光的物体只剩下暗弱的红矮星。地心人所了解的一切本源,都已经死亡。在飞船现在的速度下,每秒钟就等于宇宙十万年的时间渊薮,在飞船行进至宇宙一千亿年时,它略过的星系都在变得暗淡。衰老的恒星亮度减弱,新的恒星不再产生,但这些对于张凡来说,并无影响。他孤注一掷,只为寻找那一颗和本星系恒星差异不大的小小恒星。

飞船最近的飞行中,遇到的星系越来越多。大量的星系聚集在一起,星际间的气体被压缩,宇宙空间不再扩张,开始向内收缩、坍塌。整个宇宙都在走向灭亡,而张凡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已经停不下来了。因为等到他停下来时,宇宙中将不会剩下任何东西,出了无边的黑暗,燃尽的恒星,绝对零度和死亡,一切都将归于虚无……

十八、过河卒

最近一周以来,飞船上的重力情况经常发生急剧变化,飞船也在这种震荡中发出恐怖的异响。张凡明白,在宇宙毁灭之前,这种震荡不会停止。绝望的情绪顿时充满狭小的船舱,张凡的眼睛里仿佛布满血丝,但怒光依旧凌厉。

他不认为地心人已经穷途末路,他肩负着一种责任,就是要对整个地心文明负责,尽管地心文明在这个宇宙中的唯一痕迹,就是这艘飞船。

他决定,到宇宙的下一个震荡周期去。

随着宇宙的持续塌陷,物质的密度也会越来越高,飞船的加速度也越来越快,空间本身正在被压成紧密的弧线,飞船将可以反复换行整个宇宙。宇宙是震荡的,它必将重生。所有的物质与能量都将聚集在一个高温高压的奇点之中,一切物质的核心外围还会有一层氢原子覆盖,之后,宇宙的体积会变的非常小。

到那时,整个地心文明就可以脱离宇宙的怀抱,向一颗电子那样环绕奇点飞行。

等到奇点爆炸,宇宙再次扩张,飞船就可以沿着螺旋线飞出去。

张凡顿时对宇宙充满了敬畏,他好比被宇宙嘲弄的赌徒,已经没有什么可输的了。他接受了宇宙的这次豪赌——飞向宇宙创生的奇点!

飞船在风暴与雷霆之间翻滚,周围的空间燃烧起来了,在一切物质的中心正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恒星,越来越多的星系物质落入这颗恒星之中。大量物质穿越辐射、电离、火焰与雷暴的屏障,进入到新生恒星的中心。无可抵御的巨力将物质结构的每一层都彻底撕碎,电力、磁力、引力、核力全部不复存在。震荡波回荡在数百万秒差距的空间当中,物质的湍流经久不息。

而在这创生的边缘,那艘地心的飞船在与一团飓风搏斗,剧烈的咆哮让飞船外壳产生了共鸣。张凡必须让克拉斯号远离质量逐渐增大的奇点,而同时,又不能离开气体充足的地方。他需要在几个小时之内,度过宇宙涅槃重生的几万亿年。

宇宙重生的韵律是如此狂暴。

终于,奇点爆炸了,新的宇宙诞生了。

克拉斯号飞行的速度逐渐减慢,他飞向新生的光芒。此时星系群之间还没有完全分散开,大多数还只是氢云。这个宇宙是全新的,也是混乱的。

在周围不远的范围之内,存在着大量的原始星系。飞船可以选择一个星系,把他们当成最终目标。飞船可以在所选星系计划到恰当程度之时,将与这个星系的相对速度,减速至零。

张凡想:“地心文明需要的,是一颗富含重元素的行星,这是建立起工业文明的基础条件。我们应该找一个年龄与本星系差不多的星系,使得我们可以在那里定居。我们将会成为生活在那片区域的第一个智慧种族。我希望找到这样一片星空:当我们的后裔开始进行恒星移民的时候,我希望地心文明能成为这片星空的前辈,并且成为后起物种的良师,建立一个属于更广义的地心人的银河,甚至是宇宙。”

张凡驾驶着飞船开始调整速度,寻找着一个个发育成熟的星从,寻找着克拉斯号与地心文明最终的归宿。

十九、尾声
         一个小男孩站在旷野之上,指着天上的银河问父亲:“那是什么?白白的好漂亮。”

“那里啊,是我们来的地方。”<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