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作品初稿

倾听作品初稿

因为考虑到叙事结构可能还会有改动,要不要保留悬念大家自己斟酌?ygx等已经知道的人随意啦。

———————————————————————————————————————

“嘀嗒——嘀嗒——嘀嗒——”

似乎是一个堆满了钟表的走廊?为什么表针转得飞快?

“咚————咚——咚”

是谁在奔跑?

“时间要来不及了——

来不及什么?

“呼哧——呼哧——”

什么嘛,原来是我啊。

“嘀嗒————————”,再也不会响起了

咦?表停了。

“嘀嗒——”,细小的声音

是什么呢?为什么在哭呢?

但没有人能回答我了,这里只剩下了缓缓流淌的泪水。

大概过了十分钟,望着熟悉的天花板,慢慢摆脱这个梦带给我的影响,但脸上依旧感受到湿润。

“嗡”,手机传来响声,打断了宁静。

9:36【林家崽哥】我这边已经都完成了

9:36【林家崽哥】谢谢

9:37【林家崽哥】你要是想去看看,随时叫我

9:38【林家崽哥】最近可能不上线,急事你知道怎么找我,和以前一样

9:40【林家崽哥】谢谢

眼中倒映着手机屏莹白色的光芒,房间里短暂地响起了键盘的敲击音效。

9:41【青】好的

9:41【青】谢谢

9:41【青】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9:47【青】谢谢

我的时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过得很快。

缓缓穿上衣服,出门,似乎是漫无目的的样子。

在小区门口,看到长队,排了上去,可等反应过来,手里却是两个热乎乎的烤红薯。

我愣愣的望着烤红薯,咦,另一个,要给谁吃呢?

———————————————————————————————————————

夏天买烤红薯的人不多,买了一个热乎的烤红薯,放在厚纸袋里,我抱着他们开始前进,穿过人流,走过高架桥,进了大门。

红薯遇到了等待自己的人——“巷子!俺来啦!带着你最爱的红薯来啦!”

“我爱你!”这可真是充满激情的回复。

一个环境一般的旧小区,楼里面的白墙上贴满了小广告,我要找的防盗门里面两个板凳中的一个上面坐着一个女孩,那是巷子,她今天很开心的样子,戴着一顶帽子,眉眼柔和,温柔地像是春风拂面、杨柳抚头。

她总是很温柔的,别人总说,这么温柔懂事的孩子,真难得啊。

把烤红薯掰成两半,一人一半,两个人抱着烤红薯坐在板凳上吃,烤红薯稍微有些凉了,但依旧不减美味。

巷子小口小口的吃,我每次看她吃东西,都会产生一种这是什么珍宝的错觉,大概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巷子把自己的一半仔细地吃完,每一丝红薯都被她吞下了,然后望向了我。

我想了想,给她撕了一点点:“趁崽哥不在,下次不行了,你不能吃这么多。”

巷子很快消灭了这一小条红薯,打了个嗝:“嗝,真想任性一次啊。”

我凝视她,巷子假装没看到我的凝视。

她扭头凝视着手里的红薯皮,做出了一个决定:“我每个月,不,每星期都要吃烤红薯!”

“好啊,”我说着,“虽然你每次都这么说。顺便,这是第几种你每周都要吃的食物了?”

巷子“唔”了一声,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但很快便放弃了,“我的本子上都写了的!不会忘的!”

缓缓打出一个“?”我看着她,“这是忘不忘的问题吗?”

巷子挠了挠头,准确地说,挠了挠她的帽子,也没说什么。

我们都知道,这些是肯定会被完成的,肯定,肯定,不管对我们中的谁来说,都一定会完成。

只要可以的话。

我们在小公园里溜达,巷子听我讲学校里发生的事,一边吐槽,一边说自己这边的情况。

找了个长椅坐着,今天是工作日,只有我那坚决不遵照北京市放假规定放假的学校才能跑出来了,附近没人,天气有些热,她把帽子摘了抱在怀里。

“崽哥什么时候回来?”我踢了踢地上的石头,问她。

“哥哥过两天就回来,那个节目组的节目要结束了,”她把石头踢到了草丛里。

我从包里拿出来给她带的书,接着说:“那样也挺好的。”崽哥是弹钢琴的音乐老师,之前被一个小节目组邀请去参加一个去乡村给孩子们弹钢琴、献爱心的公益节目,虽然具体不太清楚,但巷子很开心,她说哥哥你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你去做公益很好啊、我这边出不了事的有大姨看着我、放心走吧我最近身体很好、去做些美好的事情吧、咱也不差这一个月的钱……她说了很多,崽哥还是听她的去了,打点好了一切、嘱咐了一切能嘱咐的,去了这个节目,虽然我觉得崽哥是为了给巷子积福,但大家都说,巷子是个懂事的孩子。

对啊,懂事的令人心疼。

“呀!”耳边传来幼童的呼声,打断了思绪,轻轻地撇过去,立刻知道了原委,“妈妈!那个姐姐没有头发……”那孩子很快被母亲捂住嘴抱走了,临走前还冲我们歉意地笑了笑。

虽然我和巷子已经习惯于这样的事情,但为了节省麻烦,她苦笑一下,还是把帽子戴上了。

这件事并没有打扰她的好心情,她继续笑了。

但我不笑了,不管多少次,发生这样的事,都很难过。

巷子看着我:“小白很温柔呢,每次都为我难过。不用这样的,不用的,不用为我难过。”怎么可能啊,我在心中喊道,怎么可能不难过啊,“除了你和崽哥,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她盯着脚尖。

我还是忍不住说:“你接着说一个试试。”我知道,她要说,死掉就死掉吧。

“是红薯不好吃,还是我们的表现让你产生什么误解?”我把她的脸扭过来对着我,“林巷子,听好了,我们希望你活下去,为了你做的一切,不是让你因为‘我们想’而努力,是想要让你为自己而活,为林巷子而活。无论什么样,只要是林巷子,我们照单全收。”

“白血病并非不可治愈。”

“我见过太多怀着微小的希望而死去的人了,从十岁到七十岁,没有什么人挺下去。”

“但是巷子,你是一个普通人,想要普通的活着很正常,感到绝望和不公很正常,嚎啕大哭也很正常,你此时此刻正‘活着’,我们尽力做好一切,就够了。”

“要是还不行呢,毕竟现实可没有什么奇迹。”

“我们会哭的很难过,你再也吃不到你本子上的烤红薯。”

“那我就试着,为了烤红薯而活吧,真没出息啊。”

“这样也很好了。”

“竟然被比我小三岁的你说教了,真是抱歉,明明是我的痛苦,却也变成了你的痛苦。”

巷子是有很多想要做的事的,她想看大庆阅兵,她想穿旗袍,她想去旅游,她想继续画画,她想吃很多美食。

唉,都没做到啊。

作者阐述:这篇写作的目的是我自私的个人理由,出于想要让她在世界上留下更多的痕迹的想法,拿起了笔。写出来还是无法满意?写作中也很苦恼,感觉是个烂尾了。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