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日志

当我们生活在一个声与光相互交织的世界里,每天听到的是不同却又千篇一律的声音,它们在脑海里循环播放着,变得越来越熟悉,熟悉到置若罔闻。你是否认真的倾听过?

我听过山的声音。我听过天性长臂猿的叫声,此起彼伏、一唱一和,就像连绵起伏的山峦,就像波涛汹涌的海浪,是来自山之精灵对同伴的呼唤。我听过朱鹮的叫声,迎着夕阳,是那么高亢的悲壮,又饱含着渴求和盼望,是“东方宝石”独有的忧伤。我听过溪水的声音,伴随着行者的脚步,一路唱着欢快的歌,是林子里最婉转的调子。我听过篝火燃烧的声音,看得见火星飞向夜空,一片金黄在黑色的夜幕里闪耀,听到的是树枝断裂的“劈里啪啦”和郊外躁动的阵阵虫鸣。山的声音,是缤纷的。

我听过海的声音。站在礁石上,四周被海水环绕着,耳朵里是浪花的声音,温柔的拍打着脚下的石头,为鱼儿们哼着摇篮曲。向前迈步掉进水中,水花的声音明亮的像锣,入水后又沉闷的像鼓。海草在白沙上摆动,轻轻的抚摸着穿梭其中的海参和螃蟹。背上气瓶潜入水底又是非常不同的景象。耳朵里灌了海水,轮船螺旋桨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太阳光已经微弱的像萤火虫,眼前的珊瑚也需要打开手电才能看到。于是我打开了手电,如同大脑褶皱般的珊瑚上附着着五颜六色的海葵,一碰便会像花一样合起来,发出“波”的一声,附近的鱼儿就会警觉的一摆尾巴躲起来,搅动着海底的沙子。海的声音,是宁静的。

我听过城市的声音。我听过马路上大车小车发动机的轰鸣,司机不耐烦的摁着喇叭,发出刺耳的噪音,惊飞了树上的麻雀。自行车的铃铛是清脆的,却没有鸟儿一样动听。我坐在书桌前,听着楼下“突突突”的电钻和厚重的锤子声,听着广场舞大妈富有节奏感的音乐,听着隔壁水龙头哗哗的流。多元的声音让我有些烦躁,同时让我静下心来仔细思索。妈妈的唠叨再次响起,城市的声音,是嘈杂的。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