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食堂的一双筷子(两根?)

1、请描述观察对象的物理特征

形状、颜色、体积、重量、气味、味道、触觉(可能环抱/揉搓/弹击……它吗?)、声 音……

它的种种物质特征有自相矛盾之处吗?(例如:一棵浓密的大树,但是在此刻的阳光下却 只有一条细小的树影……)

深褐色的 木制的 摸起来能感受到竖直的纹路 涩涩的 夹杂着一点土黄色

头到尾:愈来愈粗 由圆变方 棱角愈加分明

头部被磨损的厉害 边角处一圈发白 尾部也有一点点

两头的颜色更深

大概二十厘米长

两根一大一小 一深一浅 并不到一起去:因为粗的那根被明显掰弯了

 

2、它的这些特征(从不同方面“看”,各自)会让你产生什么联想? 它像……

触感让我想起了钢笔

磨损让我想象出它日日夜夜夹菜 与油水与食物交织的样子 沾着残羹剩饭的样子 被食堂大叔大妈随意清洗的样子 被洗洁精泡沫覆盖的样子

乍一看颜色好像纯正的红木

想把它掰直,但是不管有多使劲 只有微微的变化 这让我想到了固执的老头子

敲起来有清脆的声音 很悦耳 让我想到小时候妈妈不让玩餐具的经历

互相滑起来有铅笔划过素描纸的声音 哗哗哗

 

3、它内在蕴含着什么样的能量吗?如果它可以动,它动的方式、轨迹、速度是什么样的? 如果它不可以动,它内在有什么能量的传递吗?

放在那里它是静止的 安静的 只是两根木头

但放到人手上便可灵活自如夹菜 转

一根木头只能当棍子 但是两根木头可以当筷子

转起来的时候很容易 很轻

 

  • 看起来,它是怎么生成(长)成此刻这个样子的?你能想象它的历史和未来(寿 命……)吗?

它本长在茂密的森林中,可能高耸入云。被伐木工人砍下后,送入加工厂,抹去树皮,成套加工 制成小而细长的一根筷子。被包装放到市场上,被学校食堂批发而来,经过清洗,放到柜台的铁盒子里。它们可能都来自一棵树,也可能来自多个树,但不论怎样都是独立的,更多是孤独的。每日被不同的学生拿起,与不同的饭菜相遇,再在清洗大桶里与不同的同伴彼此压着,被不同的食堂工作人员粗暴地清洗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着同样的生活。上述遇到的人可能会再次碰见,全看命运的安排。不清楚它能被使用多久,可能在它自己报废的中途会被不懂事的学生掉下桌,又被踢向了角落,然后从此生活在布满灰尘的暖气片底下,或许更惨,被学生们踢来踢去。

 

  • 它有什么功用吗?你觉得,它还应该/可以有什么其他功用吗?

 

夹菜 当转笔练习物 串玉米 做艺术品 盘头发(当簪子)

 

  • 从它的角度出发,它感知到的周边世界是怎么样的(比如:从它的身高/位置/需求出 发……)

它总是躺着看世界 那它的世界一定是斜着的。

它总是把头埋在油盐酱醋茶等汁水里或者肉菜等食材里,被人类的唾液洗礼。它可能是馋嘴或者是被人逼着把头按进去的。每次被使用完后会被扔进方形的白塑料盒,与同伴互相压着,可能会喘不上来气,鼻孔里充斥着饭菜的味道。有些爱干净的还会嫌弃沾在自己身上的菜叶、肉末,以及只能在那恶心的洗洁精里洗群澡的生活。

 

7、它和周围环境的关系是怎样的?它在与不在,周围环境是一个样的吗?

请找出周边三个和它发生联系的事物,想象它和它们的关系(例如:蚂蚁与地面上一块嚼 过的蓝色泡泡糖,窗玻璃与划过的飞鸟,跑道与天空,钢琴和琴房的墙壁,物理实验室的 仪器和使用它的老师……)

盛放它的铁盒子(像麦当劳的取吸管装置一样),洗它用它的食堂大叔,和它一起在吃饭阵地并肩作战的白色塑料勺

它如果不在了,食堂还是会存在。如果把它换成叉子刀子,人们还是可以进食的,但中国人还是更习惯于它的存在。

 

  • 如果它能离开这儿,你希望在哪儿看到它?你希望和它一起做什么?(例如:把垃圾桶 洗净,躺倒在地上,我和它玩滚筒的游戏,或者把它套在头上跑来跑去)

我不希望它离开那里,因为我需要它帮助我把最可口的食物送入嘴中,我喜欢用舌头感受它质感的那一瞬间。如果非要离开,那我希望它可以去能做出更多好吃的地方,因为食物好吃,是对它的一种尊重。我希望和它一起在上菜之前在餐具上演奏出美妙的打击乐,来弥补我的饥饿和它的空虚无聊。

 

  • 它身上的哪个(些)特质触动了你?(例如:怀抱这棵树的棕色树干让我感到安全和温 暖) 哪个(些)特质让你宁愿忽略(例如:垃圾桶的臭味)

平凡却伟大:它小、细、长,只有两根合在一起放到人类手里才能发挥功效,没有表现力。长相平平,只是跟木头而已。 但就是这平凡的木头在中国人手里绽放光彩,它是中国饮食文化的一种象征。

头部和尾部的磨损:这让它失去了木头本身的魅力,那种厚重感、纯净感。那样磨白的痕迹像刀疤一样刻在一个懵懂少年的脸上,一下子让青春的气息带有让人畏惧的杀气。而对筷子来说,是让人失去了对它的喜爱。

 

  • 对它的整体展开联想,你觉得它想象到世界上其他的什么(事物、生活方式、氛围、 情感状态……)呢?(例如:地铁通道里的金属扶栏,让我想到冬夜的冰面一样的停机 坪)

筷子杵在那里像墓碑,棕褐色更显得肃穆。

  • 如果它就是世界,这个世界会有什么样的运行规则?会生成什么?(例如:如果操场 上高擎的灯架就是世界,我认为放灯的架子里会是川流不息的小矮人……)

静止的,紧凑的,是个封闭的空间。

 

  • 和它在一起的你,较之没和它在一起时,有什么变化?(例如:腿上多了三个蚊子 包、T 恤热烘烘的,或者内心感到空荡荡的)

开始手被它弄得凉凉的,但手上的温度迅速传到了它的身上,那一片区域立刻热乎了起来。

  • 如果把你和它合二为一,那会是什么样的?站在它的角度?/站在你的角度?/站在新 生物的角度?

或许它会更开心一点,因为我还是可以掌控我一部分的命运的,比如今天中午吃什么,明天买一杯乐乐茶之类的……再往大了说,我可以通过努力学习改变我生活学习的环境,有了实力与金钱还可以选择住在哪里,和什么样的人生活。但我会不高兴,虽然我贪嘴,却不满足于把大好时光浪费在学校的食堂里。不能到米其林餐厅,也得是个重庆火锅店才行吧……

 

最后,请你以它的口吻写点儿什么。也许是它把自己发出的电流滋嘎声写成了诗、也许是 桌子于自己沉默的中空中生长出了一个故事、也许是花朵给一只鸟的信……

以你独特的体验,上述观看方式还能添加进什么新的话题和角度吗?

作者阐述:与食堂的一双筷子一起静默了三十分钟,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我和他灵魂接轨,并深深地同情他。他的一生都是被人类与命运所掌控着,被在大自然里可以提供新鲜空气、为鸟儿提供栖息之所,但是他却被强行砍下做成这么tiny的小玩意儿。如果不是人类再用,他只是根又细又弱的死木头。以下取材于我曾在食堂观察到的小故事,算是半真半假,现在真后悔当初没有就他于水深火热之间。

黑压压、静悄悄、沉甸甸的。竹快眼前的景象是这样的。他小心地呼吸着间隙中微薄的空气,尽量减小幅度。他的全身被上面陌生的筷子压着,隐隐约约中能看出他不同于自己棕褐色的浅黄色外表。周围的筷子们都沉闷着,他自己也懒得说什么。

又是一天。

他身上有些痒痒,却动弹不得。一想到昨晚那充满泡泡的洗洁精水,他就想吐。那粗糙的大手总是在他身上有的没的胡乱摩擦几下,根本没法止痒。长久以来,他也就只能忍着、忍着……任由身体渐渐对那挠心般痒麻木就好了。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喧闹,那声音愈来愈近、愈来愈大。他感觉身上的负重渐渐减轻了,光亮从黑乎乎的一片中挤入了他的视线。“哗”,一道白光闪到了他的眼睛,他一下子和旁边的另一根筷子一起腾空而起,一只胖嘟嘟的小手攥着他们。

他眨了眨眼,看见了男孩另一只手里的盘子,那上面盛着厚厚的意面与大面积的肉酱,旁边还凌乱的放着一堆洒着番茄酱的炸薯条。不是吧,又是这种油不拉叽的东西,他已经连着一个月被分配到西餐窗口了。现在他最大心愿是去尝一口二层的粥饼,不然都快忘记“清淡”二字是如何写的了。

他被直愣愣地插在了粘糊糊的面里,他的脸上一下子就和油汁亲密接触了。他渐渐上移的发际线使他的额头露出来一大半,皮肤上的毛孔全被堵住了。怎么还没有动静?那孩子不吃饭吗?“咚咚” “嚓嚓”他隐约听到了嘈杂人声中的一丝杂声。“上啊上啊!”他听到有孩子喊道。“上啊上啊!”这孩子干什么呢?吃饭还是杀猪啊?“上上上上上!”他听到了一阵更尖锐的喊叫声,震的他耳膜疼。“不是你怎么这么菜呢,这么快就死了。”“不算不算,从来从来。”他后脚被抓住,头在面里揉了一下圈,载着一大坨面就腾空而起,进入了一片黑暗。他感受到了舌尖的触碰,又很快地消失,再次被插了回去。

又是一阵“咚咚”与“嚓嚓”,又没动静了。他有些焦灼,被满脸的油糊得难受,睁不开眼。竹快从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渴望腥味的洗洁精的洗礼了,他心想,那或许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洗澡水了。即使没有香味,但起码清爽,没有油腻腻的恶心感。

突然,他的后腿被人猛压了一下,整个上身迅速向上弹起。他的脸上残留着的红色的肉末和汤汁在一刹那间挥舞出去了几滴,溅在了模糊的餐桌上。身体感觉轻飘飘的,控制不住地在空中旋转、飞舞,留下一道完美的弧线。

“啪嗒”,冰冷的地面亲吻着他硬邦邦的身体,他的背部感到一阵疼痛。竹快仰视着那男孩的脸,望入他充满兴奋的眼睛中,竟有些不理解究竟什么让男孩这么专注与着迷。因为有桌子挡着,他不知道男孩在看着什么,他只是一味地盯着男孩看,你不管管我吗?竹快想大声尖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该死,为什么自己就说不出话、动不了呢?他更加憎恨自己这木头壳子的身体。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力使他“噌”地一下往右滚去,视野一下子暗了下来。竹快在内心里悲哀地嚎叫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到底是哪里?谁来救救我?

除了男孩不经意间的踩踏,没有什么东西再回答他。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