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天井的方式

空旷的,缥缈的,光与影明晰的撞在一起,分界线很清明。然而站在中央,四面高耸的墙壁显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它是粗糙的,时光在它表面留下了褐色的暗渍,鞋与地面的摩擦发出飒飒的声响,在天井中回荡。以手抚摸,墙砖在指尖留下颗粒触感,坚实的,似乎无法撼动半分。气流在这里汇集又流走,微风拂面,微冷。气味的涌动相当细微,在这样一个空间里似乎不值一提。你永远无法环抱它,是它圈住了你。

阴面的墙壁是一种深沉的色彩,似乎要将一切压迫于它的高耸之下,于是那楼顶一角上停息的鸟儿便显现出一种突兀的轻盈。沉重与轻快,坚守与流动,无声与有声,暗沉与明晰……就这样碰撞在了一起。

它该是无法移动的,但是内在又有什么在流动。操场上的喧闹,教学楼里的人声,不知名机器的嗡鸣,脚步在地面上的摩擦……每一处声响都仿佛从这里流过,又远去。像是水沿着地表径流悄悄汇聚在这么一个湖里,没人知道,也没人在意,只是各顾各的,在这里碰了个面,又悄悄各自流走了。也像风——没有轨迹、没有规律,停不下、留不住。

它必然是早就存在于这里了,至少比我的存在要长久得多。然而它样子却十分新,只是角落里、墙壁上的几块暗渍不经意流露出它的年龄。往后的长长的日子里,它大概还会守着这一方小天地,注目学生来往。

明明是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却像守住了学校一个僻静的角落。是个公共场合,却无人打扰。大概很适合一个人默默靠在角落,望着天空,视线追随着某只划过的飞鸟,思绪却不知到哪去了。

它自己便是一个世界,只是这个世界却是在一个更大的环境中所被包裹的。若是向外延伸,走上一节节楼梯,就会一种走“出”来的感觉。——但它当然仍是独立存在的。这使我突然想到俄罗斯套娃这样一个意象。站在最中间向周围仰望,会觉得一切都是被隔绝的,这是一个结界一般的存在,但是当我把视线落下,就会清楚地感知到它与外界的联系其实很紧密。

它是独立的空间,但这样的空间是依托于周围的大的事物而存在的。它的存在与否往往取决于周围的环境,而不是反之。体育馆、教学楼……是他们塑造了它。但它也仍能影响到一切其他的事物。比如一方天井中透下来的天光。这一小片天空似乎也受到了天井的四壁的阻断,与其它的天空隔绝起来了。像是洒进窗户的光,便不再属于太阳,而成为了这一间小屋的所有物了。这一片天空便是天井的所有物。当然了,若是天井消失,整个天空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只是心里默默地觉着,那一小片天似乎也跟着消失了。

它无法离开,直到结束。

空旷、寂静与流动在它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让我觉得冷静,且安心——如果不是缔造了它的建筑们时时刻刻以它们自己的用途来提醒我,使我一遍又一遍认清自己的身份,明细自己的待办事项。我感到被催促,或者被追赶——那时空旷成为空洞,寂静成为寂寞,流动成为焦躁。

 

作者阐述:其实在真正到达那个地方之前,我的脑子已经提前“走”过一遍了,但是亲身感受还是有所不同。温度、风吹的感觉、鸟儿从视角里一闪而过……许许多多杂乱的细节,逐渐填充进来,这是很有趣的。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