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日志——笔尖

听啊,那是笔叫嚣的声音。

我有很多的笔,大多数是用来画画的。有从从硬到软的三棱铅笔,有炭笔,有擦笔,也有细细的樱花勾线笔,都装在一个大大的笔袋里。

最常用的就是2B铅笔,用来起稿打型,沙沙作响的笔尖在纸面上滑动,时而大、时而小,是因为用笔的轻重不同。打好稿、修好型就可以铺调子了,暗面要暗,一遍一遍的铺调使它暗下去,灰面要带一下,之后细细调节。铅笔这时已经换成了6B,侧峰与纸面亲密接触,发出嚓嚓的摩擦声,急促而紧密。之后就可以找小灰调和刻画了,柔软的10B和偏硬的HB铅笔上阵,发出细小的、绵长的喘息,一直这么画上个把小时,就可以完成一副素描。

那么这副素描就是用铅笔和橡皮的尖叫和绝望堆砌起来的,他们被使用、消磨,一点点的变短最后变成不能使用的小笔头,最终的坟墓便是垃圾桶。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