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日志

倾听一本书: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足够有分量。封面被一种古旧而沉稳典雅的青灰色麻布包裹着,用指腹紧贴着封皮摩挲,传来的是粗糙而凹凸有致的触感,没有足够圆滑的细腻,也没有过于坎坷的紧涩,摸起来反倒顺畅舒心。翻开封面,内里的纸张都已经泛黄,有的甚至卷翘起了一角,中间用来装订的白线也零星散了几根,露出孤零零的线头来,连着的一沓纸摇摇欲坠。凑近书页,抛开油印笔墨的清新味道不谈,仔细分辨还能嗅出书柜潮湿阴暗角落的霉味,以及溅着的油渍飘散开的饭菜味,还有一两滴花露水若有若无的香味。闭眼凝神,随即置身在书中触动颇深的情景中了,是月下独松关,再一恍惚,却是当初那番“青骢玉勒马轻迎”往来驰走的景象,依稀听见一声爽朗叫喝,其中难掩几分轻狂得意:“一个来,一个走!两个来,两个逃!你知我飞石手段么?”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