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眼体验-何京铎

走楼梯

我闭上了眼睛,视觉于是消失了,一切便也就这样遁入黑暗之中。但是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我仍知道,我脚下的依旧是那个大理石板制成的光滑台阶。我不停地继续走下去,以手扶着栏杆,有时谨慎地虚着步子试探,有时勇敢地一往无前地走——从一层到地下三层,我从没撞上过什么,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撞上的。我确切地感到无趣,这熟悉的路,我走过无数遍,如今就算是蒙上了眼,也只是在那数目上又添了一笔罢。

 

摸灯管

走到尽头,脚下的台阶突然消失了,我好像来到了一片挺大的平地。我搜遍我的记忆,却也没发现我在何时曾来过这么一个地方。

“这是哪?”我问我的同伴。

“这儿有个东西可以给你摸的”我没有得到回应,只是听到一个有趣的声音自顾自地说着。过了一会,我的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又细又长的细纸盒,其中还包着一个很硬的管状物。我仔细地去感受它的触感,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划过心头,我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灵感,只一瞬间就明白了它是什么东西——一根灯管。我将它像棍棒一样挥舞了几下,感到非常有趣。

“这是灯管?”我问我的同伴。

“你的样子看起来很滑稽耶。” 又是那个有趣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我不由得睁开了眼,楼梯下漆黑的阴影和不断生涩转动着的土灰色纸盒猛地映入我的眼帘。这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在心中想着,不过那个储物间令我很容易地联想到哈利波特在姨妈家里住的破屋——这的确勾起了我美好的回忆。

我将手中的装着灯管的纸盒递给我的同伴,却不料一不小心让灯管滑了出来落在地上,不过幸运的是灯管没有碎掉。

“这里面装的居然是灯管?”同伴看到了滑出的东西,惊讶之色溢于言表,好像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似的。

我乐得笑了。

听音乐

(在楼梯上走得厌烦的我,教同伴把我带到另一个地方。她很快便开始给我指路,我跟随着指示,在地板上来来回回反复转动、前进,直到我已经记不起我究竟身在何处,我的心里在终于升腾起了不同于常的情感——我感到所有我所经过之处仿佛都湮灭了实体,只有忽明忽暗的光线还在向我昭示着心外世界的存在。这时我已经确信,我们感受世界的主要方式一定是视觉吧!)

我走着走着,耳边忽地出现了音乐。先是一丝悠长的笛声萦绕于四周,然后是无数凌乱的琵琶响声继而不断地从虚无中衍生出来。接着,像是一颗渺小的种子在一瞬间长成了枝繁叶茂的苍天大树似,那些声响终于在一瞬间拼凑成了雄浑华丽的乐章,尽管我不懂音乐,但是在这乐声的浸润下,我依然浮想联翩——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辽阔的荒漠,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荒漠顶上是万里无云的淡蓝,其中坚硬而起伏不平的沙土,在橙黄色残阳的映照下也泛着淡橙色的光芒。那荒原上没有人影,显得很寂寥。

嗯,大概跟《渔家傲 秋思》中的“长烟落日孤城闭”差不多的样子吧!

我想着想着,忽然肩膀猛撞在了一根石柱上,我吓得浑身一颤,不住睁开了眼。

等我回过神来,看到直直竖在面前的五面墙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到非常压抑,有些喘不过气来。面对着这我每天都会路过,甚至十分钟前刚刚见过的房间,我竟然有了这么不同寻常的感受。

当我们失去了视觉,我们长久以来感知外界的方式就立刻崩溃了,就像那时的我一样,正是我的联想在一定程度上取代视觉参与了印象的形成,才会出现那样奇怪的“教室很大”的错觉吧!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