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倾听日志—团子

倾听黄昏下万籁俱寂的环境

十月一日,盛大的国庆阅兵结束之后,怀着无比激动但却劳累的心,在感叹祖国70年来翻天覆地变化的同时,静静望着天花板,睡下了。

两个半小时的午睡过后,已是下午四点多了。睁开眼,望着天花板。那模糊的白色与万籁俱寂的房间,让我怀疑我是否还处在梦里。侧身一看,一束光线在黄昏时分洒在了书桌上,正好迎合了这一略显孤独沧桑的氛围。风扇发出枯燥而细微的嗡嗡声,桌上的纸张在风的作用下相互摩擦,发出令人恐惧的声音。虽有声,却比无声更加静谧。脑海中迅速回忆着阅兵式那热闹无比的场面,这种巨大的落差随即令我恐惧起来。一转身,掀开被子,扔开枕头,一把抓起了手机,重重地按下开机键,惨白的苹果在黑暗的手机屏上显得那样突兀。那苹果的周围不是绝对的黑色,而是反射出更加昏暗的房间与那一道射进屋内的日光。

我扔下手机,穿好衣服,大步迈下几个台阶,穿过昏暗狭长的走廊,越过餐厅的饭桌和整齐码放着餐具的吧台,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场景。我迫切地想要打破着绝对安静的环境,我大声呼喊着家人,可是还是一片安静。

我还想去喊,可终究还是让这万籁俱寂的环境压过了我,我不敢在发出一点声响。我从未如此恐惧过。那是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是一种绝对寂静带来的恐惧。

我转身跑会房间,扑倒在床上,抓起被子盖住头,将自己深深的埋在里面。一把抓起起手机,贴在脸前,“4:03”的字样也是惨白的。我迅速解开手机,毫无目的地翻看着微信,翻看着和朋友的聊天记录,翻看着给刚刚结交的朋友写的信件,翻看着着刚刚结束却又恍如隔世的国庆大阅兵报道……

看着日历上的日期,赫然写着10月1日,又转眼看了年份,一个大大的”2019“。我依旧恐惧着,依旧深陷在仿佛失去一切的感觉当中。

此时的我,仿佛置身于至暗的海底,上面万米深的海水将我压得无法呼吸,甚至被撕裂。

我用微信向朋友发出第一条呼喊,她很快就回复了,可我并未因此而来到海面上,而是继续向下沉去。我害怕失去任何东西,可此时的得到朋友的回复之后,又会更加害怕。

那一刻,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捂住了耳朵,蜷缩着将自己埋在枕头和被子当中……

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也很享受爱静带来的乐趣。而今天,在黄昏下的绝对寂静中,我并没有一丝喜爱之情,而是无比厌恶,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一切事物仿佛都在以最快的速度离我而去,时间的概念就此模糊了,它不再具有可以限制它的单位。宇宙爆炸至今的137亿年间,发生的事情就如同沧海一粟。在极为宏大的时间面前,我显得是那么渺小。它不是一个物体,却可以将我压的喘不过气来。它不包含任何的事物,它是一种绝对真空的状态,甚至连时间的概念也烟消云散。它是什么?我至今不得而知。

作者阐述:倾听的对象难道只能是一种有声的物体么?我想不是的。我倾听的对象,是一种环境,一种毫无声音,甚至于万籁俱寂的环境。我倾听的,更是我的内心,一种在绝对安静的黄昏中惆怅的恐惧,一种对仿佛包含一切却又绝对真空的事物所带来的恐惧。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