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日志

9月30日,清晨六点出头,北京街上很清静,我们一家开始了自驾回老家的旅程。

刚上高速没多久,我就睡着了,醒来时已不知道到哪了。我茫然地望向了右边的窗外,右边是很大的一片农田,盯了一会觉得无趣之后便收回了目光。偶然瞥见了左侧隔离带中间满是类似灌木的植物,它们看起来都饱经风霜了。

这些灌木有绿色的也有红色的。绿色植物的叶子看起来蔫蔫的,有点像放了很久的黄瓜,从远处看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是捏起来却软软的,让人失去了吃掉它的欲望。每个树杈也都有些下垂,就像垂钓者的鱼竿一样。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它是个无精打采的“人”。而红色的植物就更惨了,往往一根树杈上就只有寥寥几片叶子,叶子除了红色还混杂着一些黄,仿佛在告诉着我它的悲惨生活。

风吹了过来,他们在空中摇曳着,有很多叶子已经在掉落的边缘了。听到风声,我不禁裹紧了衣服,打了个冷颤。再看向他们,我突然发现我和它有一点是完全不同的,我冷了会穿衣服,而它们冷了却会“脱衣服”,不过也许它们也是不情愿的吧。我看着“无聊”的它们,逐渐也困倦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继续打盹了。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