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体验 枣泥月饼





(五感)
        橙色,还是橙色,或深或浅的橙色。沙沙的碎屑也挡不住金属般的油亮光泽。红得发黑的枣泥固执地缩成一团,一动也不肯动。它甜里微酸的香气虽然比植物油的清香慢了一点,但却更加醇厚,更加持久。
        我壮着胆子,摸了摸它。硬硬的触觉硬着头皮爬上了我的指尖,但我知道,你分明在伪装着你柔软的质地。
        咬上一口,你很安静,听不到声音。清甜松软的饼香却在我的味蕾上蔓延开,即使嘴被塞的满满的,还是能感受到你的温柔和绵软。接着,甜中微微带苦的枣泥味才袭来,一直一直在那里,不肯散去。
(人物联想)
        夜,铁皮房门口老旧的白织灯亮着,发出刺眼的白光,四下无人,万籁俱寂。
        他摘下了浸满汗水的安全帽,握在左手里。右手撑着铁皮墙,身体微微颤抖。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点燃,猛吸了一口,连整个头部都跟着抖动起来。火星溅到了你身前的阴影里,不甘地翻飞了几下又熄灭了。
        泪水顺着你的脸颊流了下来。你瘦了,像是皮肤直接贴在了骨头上。你黑了,不知何时,你的脸从白,到黄,再到深黄,最后,成了这大地一般的棕黑。
        泪水越来越多,你匆匆几口抽完了烟,重重地扔下去,两腿一软,跪倒在了墙边。我可以听见,你无助的啜泣声。哭吧,现在,这里没有谁了。能听见你哭的,只有这一轮满月,和你自己而已。
        泪水落到了地上,一滴,一滴......
        屋子里传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小伙子的声音传出来:“二哥,干啥去了?” “哦,抽颗烟,没啥。” 你收好了泪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屋子里,又睡下了。
        月光依旧明亮,地上的泪水也慢慢干了。只剩下飞蛾还在白炽灯下冲撞着、飞舞着,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似的。
(作者阐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经过思考,想把枣泥月饼写成一个清瘦的旧式文人,但写着写着五感的时候,这个形象就突然从我的脑海中窜了出来。
        枣泥月饼是一种有故事的食物。明明是软的,却要装出一副坚硬的外表;明明在最深处是挥之不去的苦涩,却把一种又一种的甜撑在人们面前。
        或许是因为你把世间至苦至涩的泪水吞了下去,又把至善至美的微笑留给了所爱之人罢!
        愿每一块枣泥月饼都不必再假装坚硬,我分明看到了你柔软的心。
        愿每一块枣泥月饼都不必再假装甜蜜,你深深埋藏着的苦涩,我能品出。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