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日志 江梨

这支笔我已经用了好久了

        轻轻敲一敲,能听见“哒哒”的金属响声,听起来冰冷冷的,仔细听去,能听到弹簧颤动的声音。
        摸上去,是清凉的金属触感,光滑得难以置信。握笔的地方坑坑洼洼的,已经有些磨平了。贴近鼻孔,深吸一口气,闻到了淡淡的腥咸,像是铁锈。
        它的商标已经卷了,边沿有些泛白,通体的黑漆也被星星点点地磨掉。有光泽的黑固执地跳跃着,像是一匹年老的狼,尽管已经有气无力,但眼里闪出的光仍然可以让人不寒而栗。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