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体验-金沙奶黄流心月饼

一、五感

*视觉:透明的真空包装下她静静躺在塑料盒子里,微凸的LOGO是个烫着大波浪、头顶王冠、眼底含笑的双尾美人鱼。豆黄色的外表不禁让我想起常吃的黄豆糕。包装上浅浅印着“台式月饼”,喔,原来台湾也是吃月饼的。边缘磕出一个豁口,里面澄黄的流心像泉水般冒出些许,诱人垂涎。她就像一个多面的女人:系上围裙是七八十年代糕点作坊的老板娘,换上西装裙则是摩登白领。

*嗅觉:褪去包装纸,咸蛋黄的味道掺和着奶香和麦芽糖的气味扑鼻而来。更甚是感冒而堵塞的鼻腔也被这月饼独有的香气疏通,让气味进入肺叶、融入骨血。一股方便面的浓香飘散过来,连我的月饼也称红烧的了!

*触觉:用手感受月饼的质地,怕破坏她完美的造型而愈加小心翼翼。豆黄色的月饼皮上沾有黄油,滑溜溜的,还有些硬却不失弹性。想象着月饼里的溏心在流淌,指尖仿佛感受到了一股魔力,竟放不下它了,手情不自禁的将它送到嘴边……

*味觉:怀揣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对美食的向往,郑重地咬下一角含在嘴中。那甜味像抽丝般一点一点从舌尖蔓延至整个口腔,先是香甜软糯,而后又加入一味咸香。细细咀嚼,咸蛋黄儿和月饼皮糅合在一起,咬合间粘黏在牙齿上。月饼屑顺着唾液穿过咽喉咽入腹中,让月饼种子在胃里生根发芽,结出一树的月饼!味蕾被这美妙感染,意犹未尽,一口、又一口……

*听觉:和包装纸摩擦的沙沙声,咀嚼时被月饼有些黏住的牙齿咬合声-嘎嘣,舌尖搅拌的

细碎声音,许多无法捕捉到的小动静

二、联想人物故事

1980年 高雄

月月出生在台湾高雄,这一年她十七岁。高中毕业后家里没钱供她读大学,她便跟着母亲在厂里做工活儿。十七岁的豆蔻年华,她留着齐耳短发,走起路来头发晃啊晃个不停,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上有些刻意的抹着花白的粉底,是啊,小姑娘开始会打扮自己了。母亲骑着老式单车载着月月去厂里,月月坐在后面,一只手紧紧拽着母亲的衣襟,一只手不停地和邻里街坊热情地打招呼。

换上蓝色工服,带上袖套,月月有模有样地坐在缝纫机前开始一天的工作。嘎吱嘎吱响的缝纫机、唦唦的丝线,月月忙碌又享受着。家里条件不好,月月懂事的很早,她喜欢在厨房忙活,做做点心、烤烤糕点。先前每年中秋,邻居的大哥哥家总会送来几块广式月饼,月月一家一人一小口宝贝得很。“前不久,大哥哥家搬到了大陆,今年中秋的月饼还有着落吗?”月月心里隐隐担忧,一天下来都皱着个眉头。 晚上躺在被窝里,月月思前想后,灵光乍现:自己做月饼。接下来每天收工后,月月就飞奔回家一股脑儿钻进厨房,每天烤一小块月饼,失败、再来,失败、再来……

一个多月下来,月月吃月饼把脸吃圆了,也把月饼研究出来了。中秋。这天月月赶了半天工提早回家准备月饼。五仁、莲蓉、咸蛋黄,每种馅做三个,自家留五个,给街坊送四个,月月打点得明明白白。一家子围坐在院子里,头顶着一轮满月,咬下一角含在嘴中。那甜味像抽丝般一点一点从舌尖蔓延至整个口腔,这便是幸福。小姑娘从厨房出来,拍拍手上的面粉,提起月饼去邻居家敲门。井阿姨,章奶奶,小赵伯伯…

1990年春 台北

日月如梭。月月出落得亭亭玉立,昔日的短发如今已及腰,圆嘟嘟的鹅蛋脸也变成了白净的瓜子脸。

月月坐在糕点铺门前的藤椅上,回味着那年中秋的故事。做出的第一枚月饼也是她这个糕点铺的敲门砖。当年邻居建议她开间作坊,挣得多也不是很累,从此月月成了他们街道第一个个体户。

十年岁月,沧海桑田。月月和儿时的小伙伴在台湾办起了三家连锁店,有了独家秘方和独立生产线。日子越过越红火了。

1994年 厦门

改革开放以来,大陆经济发展势头迅猛。月月见此契机,拎起行囊,带着炽热的心和经典技术,花两个月的积蓄买一张船票来到厦门发展。在这里困难重重,她无所畏惧。在原有传统工艺上结合现代化技术进行改进,结合大陆特色对产品设计宣传进行丰富,到各大面包坊学习生产、管理技术,实地考察最优店面选址……半个月下来,月月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回到台北,她和合伙人着手为进驻大陆做准备。

终于,一年后,厦门市中心一十字路口举行了盛大开业仪式。

2010年

大街小巷似乎都有了月月糕点铺的名声。月月站在玻璃落地窗前,看着手中的业绩报表,欣慰不已。如今的他们已成为全国十大糕点品牌,也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台湾品牌。而月月也成了名副其实的业界女强人。

可你瞧,她的办公桌上立着一张黑白老照片:17岁的月月和她的第一块月饼。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