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体验-昆烟云腿月饼

1.五感
(1) 视觉
包装袋颜色排布很密,第一眼就是个栗子馒头,毫无特色。颜色偏粽黄,看似光平顺滑的曲面上隔一段凹进一个小小的坑,与星球的面有些许相似,却又是不像,它再多些松软,少些干硬。
(2)听觉
你要问我能听出什么,我也实在是说不出来 ,毕竟人家是只单包装的小月饼。不过要再细说,倒是有点碎渣渣落底,干燥剂不太安分的声……
(3)嗅觉
大致上与普通月饼是没什么两样的,但是细细品味却多了一些浓郁的咸,少了点甜腻,要知道云腿的味道可不好藏。
(4)触觉
先撕开包装袋,通通扔掉,啊不,只是包装袋。还没碰上,隔老远就油的不行不行的,食指肚一碰翻来一看好家伙泛着金光。再摁进去吧,我天待会儿怎么吃,这儿被我搞出了一个洞诶蛤蛤蛤,有点软软的,又有点硬硬的,这手感,细思极恐……
(5)味觉
第一口全是渣渣,面粉团似的糕点顷刻融进嘴里,砸吧砸吧嘴,还行。第二口,去,这什么馅啊,又咸又甜的,还特产!第四口……完了停不下来了,没啥可形容可写的,老天太好吃了吧!

2.人物故事
陈姨的烧饼铺对面,前几天刚开了一家胡辣汤店。吃过的都图个爽劲,没吃过的也尝个新鲜,这不,正月十一早刚挂招牌,这小队儿就排到了陈姨的铺子门口。陈姨和丈夫靠着临路的无网窗户大眼瞪小眼,心照不宣的埋怨着这个半路杀出抢生意的人。胡辣汤能有我家现做现卖的椒盐烧饼好吃?陈姨面上不道破,心里边早就喊破了天。被抢生意了,这咋整?天将将暗了两度,灰色还泛白,陈姨便遣着丈夫假作过路人到那家店里吃晚饭。推门一进先打量,里面到是不如门口景气,外边儿至少还堆着两盆绿花,这倒好,除了四腿一面的三张方桌子,怎着连个像样的厨房都没有,俩大桶摆着到是张扬的很。歪坐在墙边的人到是没愣过神来,他一手把着浮在胡辣汤大桶里的长勺,另一只则用来撑着昏昏欲睡的脑袋,这样子看起来像是已经眯了一会了,毕竟现在还早,没到饭点。陈姨的丈夫找了个靠近的地方默默坐下,低头寻找菜单,半天愣是没看到。陈姨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正准备拍拍那人的肩膀,他却一下子像被惊醒一般。站起来,动作却不慌不忙,嘴上一句吆喝,底气足而远传。这话听在陈姨耳里,确是不大不小,她在心里暗自惊叹。“来点什么?招牌要不要?”没等陈姨话出口,人家到是自顾自先说了起来。“嗯,两碗招牌吧”怎么说也要配合一下,毕竟是要解决晚饭的。“好嘞,您稍等”熟练的客套话脱口而出,尽管这是陈姨和丈夫平日里最见惯的场景,总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陌生感,这人是在对自己说吗,怎么像是对自己啊。这种话终究是问不出口的。夜色渐深,陈姨和丈夫虽然拖拖拉拉也吃完了饭。回头要去结账,眼前一幕竟让人恍惚,那男人仰头闭眼,仿佛在想什么遥远的事,手边那瓶酒已经了然。夫妻二人静静放下钱,不愿打搅这难得的清梦。次日,胡辣汤店对面的铺子人去店空。
3.作者阐述
其实是一上手就写的,写着写着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匆匆结尾一是因为留一些神秘感,二是因为真的没想好怎样结尾。那个云腿月饼就是神秘的人的原型,他们既像又不像,比如一开始都是暗淡的无光的,又比如月饼到最后被我发现了美,而男人只能独自品尝孤单的痛楚。没什么特指,只是在这个该有的时间写出这该有的故事。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