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体验——橘子

一、 外观
我的橘子不例外地是黄色,那种橘黄是如果被放到阳光下观察,便会变得盈盈地通透的颜色。在它上面覆着白色的,均匀的细网,没有了它的橘子是完美的,但又是不美丽的。它罗织在一片橘红之上,如霜雪临于夕晖,又似东北岁初结的窗花,凝在窗面上。那透明的窗户里透出写煦暖的黄光。

二、(吃掉它的)听觉
其实在听觉上的体验不像其他那么美好,因为通过传导听到自己咀嚼它的声音,有点像恐怖片音效的3D版(汗)……

三、嗅觉体验
初闻是刺鼻的。闻惯了发酵的面包与奶糖的鼻子,总是有些不习惯于此,但若不急于离开,就有新的味道袭来。那大约是清晨的露水与宫阙中的香花的味道。那香的味道不是严肃的,不是柔美的,而是清新的,像青草间笑着的孩子。

四、触觉
橘子摸起来像皮肤,比较软,大多时候都有些凉意。只是这皮肤老化的速度有些过于快了,放上几小时,就失却了大多水分。不知道为它做些保养会有用吗?

五、开动^^
能感觉到那种水分溢出来,甜味传过来,而最后都流走,剩下些无味的表皮的感觉。总之,终于吃到它时像是尝到琼浆玉露。

六、小故事

第一次明白“哥哥”这个人是谁时,我三岁,但他已经十五岁了。我不敢直呼他的大名表字,但我知道他叫赵珣之。公子如玉,形容哥哥不太妥。他可算个读书人,但全无沉静的气度,最好下溪看鱼,上树观天。

记忆还依稀模糊的时候,哥哥总是带我到溪边去。我说,邻居家的王三哥哥抓鱼,你怎么不抓?他笑着回答,我都多大了,而且,你不觉得天天跟这些鱼儿见面更有意思?我蹲下来剥莲蓬,一边剥一边想:哥哥真是个奇怪的人。
我拿渔网招惹他,说:我要去抓鱼了。他在溪边不为所动。我大摇大摆地拿着网子往溪边走去,和他擦肩,渔网一股力道之间就到了他手中。他举着渔网,望着我先是一本正经,而后忍俊不禁。他跑开,举着我的渔网,边笑边说:追不到,抓不着……

等到我记事清楚了,哥哥也很少去溪边了。小时候有一棵老树长得高大,他总在晚上带我爬上去,双手交叉为枕。那些晚上的星辰像长河流转,璀璨流光。却也就是在这时,哥哥在书房中的日子突然多了,陪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的时间少了。我远远地看见书房里的哥哥,他常常看着大树和小溪,有时也看着我。

后来我明白,哥哥要去考试了。我夜半醒来,他的房中总是隐隐地亮着灯。我迷迷糊糊地去给他拿些衣服,他望着我和我说话。哥哥的眼睛总是红红的,好像包蕴着很多想说的东西。然而哥哥总是终究不说什么,也许是太累了。偶尔在白天看到他,他很少再笑了,眼睛暗沉沉的,总是望着脚下的前路。坐在溪边的已经只有我一个人,我想,哥哥那么累,为什么还要学习,要考试呢?水里的鱼冲我吐泡泡,它们也不懂。

小十年后,我送他进京为官。看他加冠头顶,身着朝服,纵身跨上大白马,可我以袖微微掩面:我总不希望哥哥去做官,他可去游遍四野,可去纵马江湖,甚至可去从军一行,但为何执意进京?转念一想,或许这只是我不愿哥哥离开自己吧。目光中他踏踏北行,离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乡,离开长堤、烟柳和小溪,越来越远了。

又几年后,哥哥回来了。他乘着大轿,进家门将父母长辈一一拜过。哥哥更瘦了,更像大人了。看着他行礼,谢父母之大恩,我总感觉这情景有着见过千万面的陌生。眼前的赵珣之不再会言谈不着边际,确实是更沉稳。但是我转过身去离开,他更像身上的朝服,而不是陪我玩的那个哥哥了。

哥哥走到哪里,那些随从就跟到哪里,哥哥来见我时也是这样。哥哥命人备好茶水,问我最近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云云,我的话语却零零落落。晚间哥哥自然让人打点好了宴席,桌上山珍海味林林总总,爸爸妈妈喜笑颜开。

往后余年,一次大婚,一次乔迁。我有时望着北方惘然,也只是转瞬之后又投身于家务琐事之间。孝敬父母,事奉丈夫,料理家事。几年后,听闻哥哥要去南疆,在途中病逝,时年四十又三。我饮泣半个晚上,北望十余年,哥哥回到了原先的树顶上,看星星或者是照亮那个村落。

拜望哥哥的墓地,那四周长满青草。清风拂过,点亮零落的碎片:哥哥带我去溪边,走一条很长的路;我和哥哥爬上大树,星辰在头上闪耀;哥哥骑上白马,离开家乡,若是年少的我,一定不愿看到哥哥那样,但长大便明白,哥哥若不进京为官,家里的生活很难保全。人之于世,大抵像浮萍之于江河,浮浮沉沉,怎由自主。
哥哥,那个曾经会咧着嘴笑,叫我的名字的人,用灵动换来厚实的外壳,用清香换来静神的沉郁。我总觉得哥哥还在溪边或是树上等我,这一次,他不会再去京城了。

七、作者阐述
昨晚动笔时想了一段时间,联想过沉香给人的印象,也想过荀令君,但觉得太古朴、太严肃都不是很合适。最终认为这应该是一个灵动、清新的人吧,像橘子给人的滋润感一样;这也应该是一个有自己的想法的人,就像橘子独特的、郁郁的香。
闻着这种香味,总觉得它带着古意,于是把背景定在了古代;还会有些悲哀的感觉,因为会想到当橘子的香味格外馥郁,能够安神的时候,它的灵动和鲜活已经不在了。橘子沉淀下的香味(陈皮的味道)反而是一种苦涩。
这样定下了这个人的性格、这个故事的背景和基调,它就已经呼之欲出了。抱着“希望像赵珣之这样的人能有遵从内心地机会”的想法写了它,但是写的太长了。如果叙事的能力更强一些,应该能更好地表达吧。

订阅评论
提醒
9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