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蒙眼体验

从地上的地铁B口开始——从脚下传来轰鸣,轰隆隆的声音翻滚而来,伴随着中央空调轻微的嗡鸣,环绕在我耳边。脑后是一阵人轻轻地、似乎刻意压低了声响的咳嗽声,应该是个女性。现在仍在扶梯上,微冷,闻着空气也有寒意。扶手前进的速度似乎比扶梯本身稍快,原本置于身侧的手已然行至身前,令我不得不把重心稍往前移。

随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曾日复一日行走过这一段路,但从未有哪一刻觉得它如此漫长。同伴说快要到了,于是我将右脚微微抬起,在她说“迈步”的时候几乎是跳下了扶梯。

下了扶梯后转了个弯——我猜是这样,蒙上眼睛之后方向感实在不是很好——来到了一个略显嘈杂的地方,能听到有人用对讲机在说话,但是听不清楚。走了一会,人声更嘈杂了,脚步声在我周围繁乱地响起。“嘀——嘀——”的响声从左方传来。这声音很亮,是明显的机械音,可能是有人刷卡进站时发出的声音,也可能是安检机。

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弹,这感觉像是用的年长了的铁桌,将桌斗按下再任它弹起。声音也很像。当然这不可能是桌斗,我推测是那种有长条孔的下水道盖一类。又过了一段,脚下又踩了这样的东西,这次感觉到它整体向上凸,若是把它横向切断,它的截面该是半圆形的。上面还有些小凸起。可能是减速带?

再往前大概是地铁闸机了,鉴于我和同伴都没带地铁卡,也没有坐着地铁一路回家(这是我回家的地铁线)的意向,她于是带着我向右转。我摸着墙,感受着指尖很平滑的墙纸的触感,手指与墙纸摩擦一路发出沙沙的声音。每隔一段路,手便会触到纸张卷起的边沿。我猜想现在大概走在一个空旷的通道,脚步声相比之前稀疏了一些,却回荡的更响。偶尔有手机铃声打破了周围的沉静,急匆匆地划过空气而去。即使摸着墙,我总也觉得路崎岖不平,仿佛下一步将要踏空。突然手边一空,一直触摸着的,或者说,倚靠着的墙消失了,我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仅仅剩下同伴的手和脚下“并不平整”的路面。我心里一跳,立刻捏紧了她的手,低声尖叫起来。缓了一缓,我复向前走去,一阵香味扑鼻而来,我顿时觉得有些饿了。

摘下眼罩,我已经走出了地下地铁口。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